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风吹过的夏天

给我可爱的微子 @什微 


“今后,他就是你的弟弟了。”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像一团粉圆一样的男孩子,阿荣轻微的皱了一下眉头,还没有学会圆滑处世的他,心里只担心桌上那瓶刚开盖的汽水,恐怕要于别人分享了。


这个孩子不爱说话,进屋到现在只捧着装了汽水的玻璃杯,盯着里面不断上升的气泡,不知在想些什么。阿荣坐在自己床上摆弄自己的木吉他,那是一把很旧很破的木吉他,是隔壁小伙伴跟随父母搬家的时候,送给阿荣的纪念品。墙上糊着落满水渍的报纸《如今的香港百废待兴》,这样墨黑的标题任谁也提不起兴趣,阿荣更关心今天的晚饭问题。


“担仔面?”阿荣随口问了一句,然后把目光飞快的转向一边。


“嗯......”那个小男孩点了点头,眼珠动了一下。


第一天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阿荣的父亲很有本事,这是周围邻居讲的,因为从小到大这个父亲就没有露过几次面,只是每个月准时汇来钞票,支撑着阿荣不富裕却也不至于饥饿的慢慢长大。今年夏天不同,父亲托人送回来一个孩子,说是阿荣的弟弟,听说是跟一个日本女人生的,他不记得自己有过中文名字,只叫自己是堂本刚。


“喂!阿弟!”阿荣一直这样叫他。


堂本刚的眉眼长得跟阿荣很相似,带着说不出的温柔,想见他们的父亲就是靠着这样一幅面孔有了无数的旖旎邂逅。过了这个夏天阿荣就该上高中了,他在犹豫,身边的朋友总是劝他不如去夜总会唱歌来的赚钱,尽管是一把破吉他,阿荣也可以用它唱出好听的歌曲。但是他还是有着一丝丝读书的念头。然而堂本刚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切,父亲寄来的钞票并没有因为两个孩子的开销而变多,这显然不够。


“阿弟,今晚我去“喜乐会”唱歌,你在家不要乱走。”阿荣背起吉他,走到门口,又回头加了一句。


“回来给你带汽水。”


堂本刚点点头,他并不知道与钞票有关的事情,他只知道哥哥的歌唱的很好听,舞步也漂亮,跟他在日本看到的电视上的明星一样。


阿荣今晚的演出很不顺利,舞台下面总有几个小混混瞎起哄,嘲笑他的破吉他和衣着。阿荣认识他们,但他不想理会,毕竟钞票比较重要。演出结束之后,阿荣在后巷跟小混混们打了一架,好在劳务费没有被抢走,他拎着吉他回家。香港是个奇怪的地方,不管多晚你总能看到亮着的灯光,或是鱼丸档,或是赌档,仿佛有一群人天生就是昼伏夜出的,与白天的世界全然相反。


回到家堂本刚已经睡下,阿荣轻手轻脚的放下东西,然后跑到屋外冲了一个凉,身上的伤痕还在隐隐作痛。阿荣觉得自己算不上一个好孩子,他只是想好好活下去,也许是屋里那个小朋友给他带来的力量,15岁的阿荣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责任。


堂本刚每天都在鱼臭味中醒来,那是隔壁街的鱼档开门带来的味道,熙熙攘攘的街道,闷热的空气,这里跟奈良很不相同。他有时候也会对着广告上偶然出现的鹿角图案发一发呆,回到奈良是他从未想过的事。


哥哥最近出去演出的频率增加了,有时候连白天也要去,而且很少带上他的吉他,邻居说他开始表演歌舞,吉他很碍事。堂本刚在家无聊的时候会模仿哥哥的手法在吉他上面比比划划,偶尔也灵光一现弹出些自己都觉得厉害的调调,然而更多的时候是一串无意义的叮叮咚咚。有一次阿荣回来的早,正好撞见,于是便教一教他,关于神奇的和弦。


很快堂本刚就弹得很好了,后来甚至连街上的人们都听得出来,他比阿荣要弹得好,大概是因为专注。


但是阿荣始终不愿意听从大家的建议,带堂本刚出去演出赚钱。


“我阿弟还小,要读书的。”


大抵阿荣也明白,一旦出去登了台,就没有回头的路了。


今天是去邮局领汇款的日子,阿荣没有等到父亲的消息......他在邮局等了一天,直到人家关门,然后又在邮局门口的路灯下面坐了很久。


回家的时候他带回去一瓶汽水。


“阿弟,喝汽水了。”


堂本刚从床上滚下来,伸出胖胖的手指将玻璃瓶接住。


“今后,我就是你哥哥了。”阿荣一本正经的重新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看着懵懂的堂本刚,揉了揉他的头。


夏天结束了。


评论 ( 1 )
热度 ( 4 )
  1. 什微读书不高 转载了此文字
    脑补了一下哥哥和团子,泪都要下来了TAT都别管我让我先去哭一会。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