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回梗时间)【关祖X程雨】血色玫瑰

 @三头怪小姐 想要关祖程雨 甜虐不计QAQ

啊啦,这一对真的好难写,在我浅薄的价值观里,阿祖那样的孩子,死亡才是最好的归宿,然而却又不能叫天使一样的程雨去杀人,于是就变成了这样一个不咸不淡的故事,希望能够喜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人即是地狱。

    关祖第八次抚摸自己的狙击枪,也许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伙伴,永远的忠诚永远的沉默,最重要的是带给他无上的安全感。关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摸到枪支的时候,那还是一把小小的警用手枪,冰冷的枪管熨帖在掌心里,带来一种奇异的感觉,像是死神的亲吻,冷漠而残酷。

    “阿祖!走啦!”朋友在召唤他,今天是最后的“处刑日”,他们要搞一票大的,让全世界都看得到的,那是蝼蚁们拼尽全力的呐喊。

    行动的路上,阿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自己为什么要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又为什么会走到今日?这是一个可笑的哲学问题,阿祖的神经负荷不起这样一本正经的运作,终于罢工了。他管伙伴要了半支大麻烟,后半程的脑子里全是星星。

    起初很顺利,他们搞来了整个香港的媒体,长枪短炮的看他们做世纪末的最后表演,定点爆炸的闪光弹代替了镁光灯,把鲜红色的血液定格在尚存温热的瞬间,一个一个的人倒下,死亡或者哀嚎,如同一曲末日哀歌。可是关祖却越来越不开心,他等的人没有来,再完美的表演没了看客终究是一场可笑的自我放纵,他愤恨的换了一柄微冲,打出一梭子金灿灿的子弹。

    看客终于到了,尽管有些迟,阿祖兴奋的从狙击镜里观察着,他难以忘怀的一个男人,程雨。干净的仿佛一泓清泉,每天下午5点他都会从这栋大厦门口经过,风雨无阻从无例外。他的眼睛很长,毫无意义的美丽着,像是皇冠上多余的一颗珍珠,是的,因为程雨是个货真价实的盲人。

    所以阿祖没有办法引起他的注意,自傲的出色样貌也完全派不上用场,程雨的个性很温和却十分惧怕陌生人,尤其是阿祖身上混合着大麻酒精和枪油的味道,叫他一经接触就落荒而逃。

    送你一支血红色的玫瑰吧,我的幻想。

    大厦里依旧不断有人倒下,警方包围了整栋大厦也慢慢的在疏散群众,马路另一侧的程雨也受到了波及,他侧着耳朵倾听着救护车和伤者的声音,意外的没有躲开反而拄着盲杖靠的更近。阿祖从狙击镜里兴奋的看着,他几乎是瞬间就达到了大麻所不能提供给他的高潮,单单注视着他精致的脸庞就足以慰藉平生,阿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

    从没有这样想得到什么人,哪怕是毁灭了全世界,关祖无视着队友的呼叫,突然从隐蔽的钢板后面站起来,飞快卸下了一身的装备。扔掉狙击枪的时候,他有过一丝犹豫,然而还是义无反顾的转身离去。丢在地上的对讲机里,队友的声音还在躁动:

    “阿祖!你去哪!你去送死吗!”

    我是去送死的呀,呵。

    大厦的背面有一个隐蔽的出口,阿祖从紧急通道跑下去的时候正看到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接管了这里,他一把扯下自己的面具,回到二楼运动用品专柜换了一套篮球衣,过大的棒球帽挡住那双疯狂之眼,这时候的他也无非是个叛逆期的少年,两位警察将他护送了出去,送到了马路对面——程雨的身边。

    他第二次靠他这样近,近的连程雨鬓角的碎发都看的分明,关祖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厉害,他急需一支大麻来压压惊,然而翻遍了全身也没能找到。

    人潮骚动了一下,程雨被挤得有些趔趄,关祖正好张开双臂将他环在怀里。

    “你!”他挣扎了一下没能挣脱,一张脸已经惨白。

    “别害怕……我不会杀你的。”关祖根本就不会讲什么情话,大概这个世界上他能给出的最甜蜜的誓言就是:我不会杀你的。

    在混乱的中心广场,在刺耳的警笛和人们的呼喊中,关祖和程雨就这样紧紧的贴在一起,耳鬓厮磨间,鲜血和大麻的味道呛进程雨的鼻腔里,他几乎要窒息了。

    “这是我送给你的血色玫瑰,喜欢吗?”关祖绞尽脑汁想出了第二句他认为的情话,疯狂的字眼凿进程雨的耳朵里,引发他全身不自然的颤抖。

    “请,放开我。”

    天哪,他的声音原来这么好听,软软糯糯像陈记甜品铺的凤梨班戟,关祖几乎沉醉在他的声线里,连对方挥舞过来的盲杖都没能发现。额头很痛,手腕也被迫松开,程雨在他的视线下落荒而逃,关祖微微勾了勾嘴角,慢慢悠悠的跟随着他凌乱的脚步。

    像一只玩弄松鼠的猫咪,关祖在这尾随的游戏中获得了新的乐趣,一条一条街被抛在身后,程雨的记忆力很好,每个红绿灯,每条马路,每个转弯,他都不曾错过。原来香港还有这样的景色的,像是一片沙漠里的绿洲,关祖注视着眼前出现的街道,郁郁葱葱的树木遮盖起低矮的楼房,程雨消失在其中一栋浅黄色的建筑物里。作为高级警司的儿子,关祖当然不知道,这是香港为数不少的平民区之一。

    就在这一瞬间,关祖仿佛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问题,那个关于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的问题。流浪和找寻,是身体也是心灵的苦旅,就在这个烈日炎炎的夏天,在一场炸药和鲜血的角逐之后,他找寻到了唯一的天堂。


评论 ( 10 )
热度 ( 26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