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楼诚】 姑苏

 关键词:小时候    @楼诚深夜60分 

    小时候的阿诚很喜欢苏州,也许是那里的青瓦白墙给他完全不同于上海的独特记忆吧,总之只要是明楼回家祭祖,阿诚是一定要跟上的。穿了干净衣衫也只是瘦瘦小小的一团,牵着明楼的衣角,在青石板铺就的巷弄里啪嗒啪嗒的走着,步履飞快。

    明家老宅其实并不大,坐落于老城东南隅,外表看起来平平无奇实则内有乾坤,假山回廊一应俱全,后院还挖了一方小小的池塘,铺满了夏荷,阿诚有时候会趴在旁边看蜻蜓点水忘了时辰。因为看着阿诚喜欢,明楼往往处理完家族事务会再待上一两天的时间,带着他大街小巷的转悠,碰到卖茉莉花的就掏出几个铜板给他脖子挂一串,一整天都是香香的。

    稍微长大了一点的阿诚也会抗议,自己一个男孩子总挂着一串茉莉花不像样子,于是明楼便将项链换成胸针,挑上一朵开的大的,用长针别了在马甲的口袋处,刚刚好。再往后阿诚就渐渐明白了明楼的心思,买茉莉花事小,大哥是可怜那卖花的老妇。

    苏州城在阿诚幼小的记忆里是一个温柔的存在,永远安静整洁的巷子,乌篷船上传来的小调,点心店老板娘软糯的招呼声,还有大哥的微笑。

    明楼从很早的时候就不穿长衫了,读书的时候是中山装,回到家里是规整的三件套,后来出了国就更不消说,顺便拐带的阿诚也小小年纪就学起打领带,什么温莎结,四手结,着实练习了一段时间,看的小家伙也嚷嚷着要学,笨手笨脚的学不会被明楼好一通数落。

    只有在回苏州的那几天,明楼会换上罕见的长衫,他身量高肩膀又挺拔,穿起来也别有一番儒雅的气质,天气稍冷一些再搭配一条灰色羊毛围巾,立在烟雨氤氲中的小桥流水间,打一把黄油纸伞,大哥就是这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了。

    天气放晴的时候,明楼喜欢倚着窗栏看书,阿诚照例是要去厨房给他端一碟云片糕再泡上一壶好茶的,明楼对吃食很挑剔,不能太甜也不能太咸,要清淡不油腻,一来二去的就喜欢上了云片糕,每次阿诚端过来他都要率先捡一片塞进阿诚的嘴巴里。好的云片糕做的极薄,能敷纸透字,只在舌尖上一转便化了,明楼还记得阿诚第一次在明家吃到这物事的时候那一脸惊讶的表情,于是很多年都改不了拿这个逗他的习惯。

    明楼读书的时候也会随便的捡一本递给阿诚,要他趴在自己旁边,可是往往聚精会神读书的反倒是那个领了任务的小的,大的一会儿看看蝴蝶,一会儿玩玩折扇,消磨一个下午也没读进去几页,纯粹为了享受这静谧的时光。有一次阿诚在专注看一册民间精怪故事话本的时候,突然从窗口飞来一只马蜂,明楼拿了折扇去打,动静吓到了聚精会神的阿诚,他把话本一撂打翻了一盏香喷喷的茶。于是一大一小手忙脚乱的收拾案面上的书,好是折腾了一番,停当下来之后两人脖颈都挂了汗,面面相觑。后来还是明楼先憋不住扶着额头笑了起来,阿诚鼓着腮帮子想笑又不敢,被明楼揉乱了满头的毛。

    只这一次阿诚便记得将茶盏单独放置在茶案上,再也不敢图明楼方便往书桌上挤了。

    说起来一直到跟随明楼去法国读书之前,阿诚总共来没去过几次苏州,但是却对那个地方有着莫名的好感,直到很多年以后的某一个晚上,他从深沉的睡梦中惊醒,茫然无措之时,身后的人咕哝了几声乡音,用他温暖的胳膊伸过来将冷汗涔涔的阿诚搂进怀里。接下来的梦里便全都是苏州城的青瓦白墙,幼年的阿诚牵着明楼的衣角,带着馥郁的茉莉花香。

    有时候爱上一座城市仅仅是因为,那里承载了一些独特且无人能够渗透的美好时光。


评论 ( 11 )
热度 ( 62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