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衍生】 白龙传(第一卷)(主龙蟒,杀团)

文章禁出乐乎,任何形势下的都不行。非逼着大家都挂这一句...

第一卷     朔望

(一)

     西子湖畔住着一条白龙的事情最近被闹得沸沸扬扬,也不知风声是从何而起,但街头巷尾的传播速度总是惊人的。许昕靠着画舫的栏杆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半耷拉着眼皮听说书人胡诌。

    “那白龙原本是东海的龙太子,后来游戏人间路过西湖,但见波光潋滟,四周围之景色美不胜收,故而驻足停留……”

    许昕撇了撇嘴,切……这个龙太子还真没啥见识,放着个辣么大的东海,偏偏看中个水泡子……想到此时水面忽而一阵风起,原本坐在栏杆上的少年一个转身,翠绿的身影融进波纹里,居然登时不见了踪影。

    距离西湖只有几步路远的平庞胡同里,马龙正在小院中间晾衣服,木门啪嚓一声被推开,一个长手长脚的少年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张口叫着饿,不是许昕又是谁。

    “回来啦。”马龙笑着,抖了抖手里白净的布袍“今天说书的讲到哪了?”

    “说你是东海龙太子,还说你因为是马年生的,所以叫马龙,你哥叫龙龙,你还有个弟弟叫鸡龙……”可能是有点累了,许昕看上去不精神,蔫嗒嗒的靠在马龙身后,尖下巴怼着他的肩窝。

    马龙眯着眼睛,反手摸了摸许昕的脸,把最后一件衣服搭好。

    “这说书人知道的还挺多的~”马龙说。

    许昕差点把下巴杵地上。

   “还真是这么起的名啊!!!”

    一直到吃饭都没缓过劲,许昕一直抱着脑袋,这个东海龙王太不讲究了,文化水平之低下令人发指。还好当年自己的父王守住了底线,许昕这个名字虽然不像个妖怪的名儿,但至少好听!

    马龙敲了一下他的头。

    “快吃吧,一会儿隔壁的皓哥闻见味儿,你连汤儿都喝不上了。”

    皓哥应声进门。

    身后还跟着横眉冷对千妖指,俯首甘为种菜农的陈玘哥哥。

    马龙一看到陈玘就眉开眼笑,凑上去求摸头。许昕咬着筷子头砸吧嘴,一个没瞧见,桌子上的鸡脆骨少了半碗。

    “玘哥你也学学厨呗?看把皓哥饿的,这一天到晚来我家蹭吃的也不是事儿啊。”

    许昕一边飞快的下筷子,一边说着,却依旧没能在王皓的攻势下讨得多少便宜。

    “谁,谁说我不会做饭,我会——炒鸡蛋!”陈玘很骄傲的仰着脸,马龙在一边拍手附和。

    只有王皓听到炒鸡蛋三个字,明显的皱了一下眉头,吃饭的速度都降下来了,让许昕钻到空子抢走了最后一根鸡翅膀。

    许昕本是西湖底的一只青色大蟒,平时嘻嘻哈哈的捉鱼捕蟹,快活不知时日过,五百年的光景转瞬即逝,那天天降暴雨,西湖水位骤然飞涨,许昕在池底呆的烦闷想去上面透透气,一出水便迎头钻进了一个少年的怀里。那少年软手软脚的拎着他的尾巴,对上他一对儿豆眼,相视一笑。许昕当时就觉得自己心里有块地方咔嚓一声儿,破土而出了个什么东西,挠的心里直痒痒。

    “你好呀~”青色的大蟒拧了一下腰,突然变成个半大的小子,浑身上下光溜溜的冲着马龙直乐。

    “不要则样...”马龙捂着自己的眼睛“你好歹给自己变一件衣裳啊...”

    王皓抱着西瓜拿着勺子,坐在廊下吃瓜,耳边是陈玘絮絮叨叨的说话声,哦对了,这瓜是陈玘种的,一整片瓜田就长成了这么一株,因为别的瓜苗都让他当成草给锄了。陈玘讲着隔壁小龙人儿和许大蟒的相遇,语气里满满都是不屑。

    “你嘎哈这么羡慕?”王皓抹了一把嘴,换了个姿势吃瓜。

    “我,我羡慕?我什么时候羡慕了?不是你从,从哪里看出来我羡慕?”陈玘一瞪眼睛,两条眉毛像是要单飞一样,直冲天际。

    “得了吧你就是喜欢隔壁那个白龙你憋以为我看不粗来。”王皓吃的有点撑,于是他起来活动了一下,然后开始站着吃瓜。

    “可是马龙那么可爱~软软的~”陈玘脸上露出了蜜汁微笑,连眉毛都柔和了些许。

    “那你认他当个干儿子呗,反正你比他大一千多年呢。”王皓实在吃不下去,把剩下的一半往陈玘手里塞,后者接过来看了一眼,发现王皓给他吃了个太极图。

    “那不行吧...毕竟他可是龙子啊,我才是个妖怪。”陈玘挖了一勺塞进嘴里,发现这瓜还挺甜。

    “废话当然不行了,你想啥美事儿呢。”王皓拍拍手,看了一眼天上的月牙儿,突然就叹了一口气。

    黑漆漆的夜空东边亮着一弯纤薄的残月,冷白的光线照下来投在王皓亮晶晶的眼睛里。

    明天就是朔日了。

(二)

    清晨,露水才刚刚凝结在绿莹莹的草叶上,许大蟒便在马龙的监督下,坐在窗口摇头晃脑的背诗,他其实脑瓜蛮聪明就是不肯用功,每次都要马龙许了好处才肯踏实一会儿。

    马龙坐在院子里认真的用芦苇杆编一个小笼子,听说是要送给湖对岸的周雨弟弟,周雨这个孩子喜欢爱唱歌的东西,马龙给他编的这个其实就是蛐蛐笼。

    夏天还有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就要正式的过去了,有些耐不住寒气的草叶已经翻了黄边,穷途末路的秋虫在这个时节叫的更加响亮,一到夜里便吵得马龙睡不着,许昕每晚都要起来好几次,化了原型在周围游走一番,把那些吵闹的虫子全吓跑。

    今天倒是新鲜,开饭的时间过了很久隔壁也没有动静,许昕没了王皓抢吃的,有些失落,伸长了脖子往门口瞧,被马龙一巴掌糊在了脸上。

    “看什么呢。”

    “今天皓哥跟玘哥出去玩儿了?”

    “你忘了今天是朔日啊,你个没记性的。”马龙往他碗里夹了一筷子菜。

    许昕恍然大悟,低头往嘴里扒拉着饭,王皓本是天上那轮明月投在人间的一缕光华,朔日的时候,明月隐而不见,于是王皓也就不会出现了。

    马龙看着许昕突然安静下来的脸,咬了一下嘴唇。

    “你可知道皓哥是怎么认识的玘哥吗?”

    马龙少见的露出了一脸八卦的表情,看的许昕一愣,赶紧往嘴里塞了一块红烧肉。

    “哥你快说!”

    其实也没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当初陈玘是大明宫含元殿屋顶镶嵌的一块安邦白玉,清清冷冷的俯瞰着整个大唐帝国的兴衰。玉本就是天地精华所孕育,陈玘在山中已经修了一千年,出世之后又在殿顶渡过了漫长的一百年的时光,他总是一个人,寂寞的忘记了如何去说话,于是当天上那轮明月第一次照耀进他洁白通透的心里的时候,他有了生命中的第一个想要抓住的伴侣。

   “以,以后你就,就,叫...皓了!”

    陈玘开心的手舞足蹈,如果一块玉有手的话。

    可是被他叫做皓的那个家伙很冷静的趴在陈玘的身体里,懒洋洋的不愿意动,只是砸了砸嘴巴,说了一声:饿。

    许昕杵着脑袋的胳膊一歪,说了一句:“不愧是皓哥。”

    再后来大明宫破,陈玘在战火中从屋顶跌落,一直慢吞吞的皓却意外灵巧的化了人形,稳稳的接住了那块清冷的白玉。

    “你,你,你...”陈玘不自在挪了挪身子,皓掌心里的温度烫的他脸红。如果一块白玉有脸的话。

    “你啥啊...憋这么瞅我,我老厉害了知道不!”皓把陈玘往怀里一揣,继续说。

    “你那点一千年的道行算个啥,月亮啥时候有的知道不?有月亮就有我!”皓说着飞快的往宫外跑,他早就惦记城里那家包子铺了,以前碍于要陪着陈玘说话,他总是没机会去吃。

    被揣在怀里的陈玘叹了一口气,别扭的尝试着,终于在皓到达包子铺之前化成了人形。成了人也依旧高冷,白净的脸上一对杀眉,皓围着他转了一圈,露着白牙笑。

    “笑,笑什么。”

    “你还挺好看的哈~”

    “啥意思...”

    “说真的,你比后面宣政殿屋顶的那块玉好看多了!”

    “你在外面还有别的玉!”陈玘气的嘴巴都利索了。

    “是啊,我想去哪都行啊,我跟你说后面那块玉叫马琳,哎呀长得啊,俗称出锅老!虽然他是我老乡吧,但我真的不想承认我们长白山能出品相那么老的玉啊...啧啧”

    陈玘翻了个白眼,心里五味杂陈,过了好久他才拉了拉皓的袖子。

    “那...那你没跟你老乡一块走啊...”

    “我跟他干啥,你长得多好看啊。”皓一手一个肉包子,吃的相当开心,陈玘也不管他用油手拉着自己的袖子,突然就开心起来。

    “再说了,你不是给我起了个名儿么,我过了这么久,第一次遇到有人肯给我起名字。”皓咬了一口包子,想了一下,又把包子往陈玘的嘴边递。

    看着陈玘咬了一大口,皓也开心起来,摇头晃脑的说着:

    “你叫陈玘,我也不能只叫个皓,我也要有姓!”

    “那你自己说,想,想姓啥~”陈玘一挥手,相当大气。

    “......我要姓王!”皓回头看着陈玘的脸。

    “玉字去一点,白璧本无瑕,我帮你把这一点照亮了,我以后就叫王皓。”


评论 ( 18 )
热度 ( 169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