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衍生】 白龙传(第一卷)(完结)

文章禁出乐乎,任何形势下的都不行。非逼着大家都挂这一句...

(三)

    故事讲完了,许昕依依不舍的站起来收拾碗筷,对他来说,隔壁的皓哥和玘哥仿佛都是与天地齐寿的人,他们见证了许昕从一枚蛇蛋到一条大蟒的整个过程,甚至比马龙跟他呆的时间都长,而且他俩又那样要好,像是两株比肩而生的白杨。

    “过了朔日皓哥就回来了,你别想啦。”马龙在背后说着,他感觉许昕突然就长大了,不再是那条在他怀中终日嘻嘻哈哈的大蟒了。

    第二天的中午,马龙不出意外的做了一大桌菜,许昕也照例在桌子上摆了四双碗筷,他俩从日当午等到日偏西,菜冷了,两个人的心也凉了。

    “我去隔壁看看!”马龙一拍大腿站起来,他看到许昕呆呆的坐在椅子上。

    “你不跟我一起?”马龙奇怪的问。

    “不不不...”许昕站起来在屋里转圈“那个...那个...我收拾收拾,哥你先去...”

    许昕这是害怕了,自打马龙那日在风雨中跟他相遇,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大蟒。

    “那好,我先去,你在屋里呆着不许乱跑知道么。”

    “嗯...”为了印证自己的话,许昕干脆现了原形,跑到床上盘成一坨青团。

    马龙叹了一口气。

    隔壁没有王皓也没有陈玘。

    马龙孤零零的回来,进门就看到了躲在窗户后面的许昕一对绿豆眼...

    是夜,许昕乖巧的搬着一张铜盆,里面乘了水,他把铜盆放在小院中央的石桌上,天上一弯新月,水中也存着一弯,许昕盯着水里那弯不停地看,这明月的光华千千万,究竟哪一缕才是他的皓哥呢?

    看着看着,许昕就有些困,耷拉着眼皮撑着下巴,马龙在门口看着他可怜兮兮的背影,拿了一件外套去给他盖。

    月亮越升越高,悬在夜空正中的时候,穿着一身黑袍的陈玘推门进来,他反常的没有束发,长长的发线从头顶铺下来,遮了一半的脸。这幅装扮就连马龙都有些骇然,踌躇的拉着许昕的手,不敢上前。

    “小龙人儿。”陈玘的声音有些沙哑。

    “玘哥,咋地了?”马龙去屋里倒了一杯水,可是陈玘没有接。

    “帮我一个忙。”陈玘很认真的跟马龙说着。

    马龙按照陈玘的要求在小院正中摆了一个银盆,许昕凑在一边看热闹,之见陈玘翻手从衣袖中拿出一柄弯刀来,银光闪过,盆中滴滴答答的蓄起一弯灵血,许昕“哎呀”的叫了一声,化成一条小蛇钻进了马龙的领子里。

    马龙此时却不顾上他,伸出食指沾了血迹在银盆四边飞快的布下一个“缚”字阵。霎时间天幕滚滚,飞沙走石,许昕躲在马龙的衣服里瑟瑟发抖,大风扬起了陈玘如墨一般的长发,更加映的他脸上病态的白。渐渐地,天上的黑云吞噬掉了新月,一团白雾自银盆之中升起,白雾越来越浓,逐渐凝成一个人形,陈玘终于支撑不住单膝跪地吐出一口黑血。马龙想要去扶他一把,双腿却像是钉在了地上,一寸也不能移动。

    待那白雾散去,一个身着白袍微微发福的身影半悬在银盆的上空,眉头皱皱的看上去极度不耐烦。只见他稍微运了一下气,食指点着陈玘的脑袋,缓缓吐出一句话来。

    “嘎哈啊!小样儿你是不是找抽!”

    陈玘默默的在心里念了一句:看来是找对人了。

    来的不是旁人,是掌管月相的大仙——孔令辉。

    月神驾到,就连马龙也要给三分面子,何况本来就是妖怪的陈玘和许昕,于是三个人眼睁睁的看着孔令辉吃光了马龙家所有的山楂片。

    他砸了砸嘴巴,喝了一口茶,在陈玘欲言又止的脸上逡巡了片刻之后慢慢的翘起了二郎腿。

    “就是你这个瘪犊子给我整这儿来的?”孔令辉一张嘴,马龙就想笑,但是又不敢,使劲的掐许昕的尾巴,掐的他“嘶嘶”的叫。

    “瘪犊子...是什么意思?”陈玘嘴角还挂着血丝,一脸懵逼。

    “艾玛瘪犊子你都不知道啊,你咋不会说官话呢?”孔令辉眼里的鄙视又加重了一分。

    “这是官话?!”

    “咋不是啊,在平庞胡同这就是官话。”

    陈玘疑惑的看着马龙,后者憋红了脸,使劲点了点头,然后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

    “嗯呐!”

(四)

    “我不会说官话怎么滴,把王皓还我!”陈玘有些恼羞成怒,从腰间扯出一把白玉剑,剑锋冒着凌冽的寒气,孔令辉斜斜瞟了他一眼,从喉咙里哼了一声。

    “你说还就还啊,我王皓是你家的?!”

    陈玘一下子就没话了,王皓说白了只是孔令辉的一缕光华罢了,是自己太寂寞才硬要把他留在身边,说到底不过是一念执着。

    许昕在马龙的领子里面着急的来回窜,后来忍不住化了人形,使劲的拽马龙的袖子,被他扰的心烦,马龙腆着脸往孔令辉的跟前走了两步。

    “小辉哥~”

    “别,按你的辈分,应该叫我师叔,整洋气一点,你叫我uncle吧!”

    “......”马龙扁了一下嘴。

    “看给你委屈的,有话说!”

    “那个啥,你把皓哥藏哪儿了?你看我中午整这么些饭菜啊都没人吃了...多浪费。”

    孔令辉一听说有人浪费粮食,这就坐不住了,非让马龙把菜热热给他送来。

    许昕看着孔令辉风卷残云的吃,悄悄咽了一下口水。

    “叔啊,你还没说皓哥去哪了呢...”马龙乖巧的蹲在孔令辉身边,不时的给他夹口菜。

    “去哪?我把他发配到托塔天王那儿帮着扛塔了,大侄子我跟你说啊,干我们这行的就没有那么胖的,说出去都丢人,别人家那是一米月光,他那是一根光柱!”孔令辉撇着嘴说着,根本不管身后陈玘那个要吃人的眼神,要不是有许昕拦腰抱着他,他早就用自己的白玉汉剑怼他了。

    “死胖子你也不看看自己!”许昕来不及捂陈玘的嘴巴,让他秃噜出来,吓得一条水蛇腰都硬了。

    屋里瞬间寂静了下来,马龙张着嘴看着孔令辉慢慢转过来的脸“吱”的一声变回了一条白龙窜到一边跟大蟒紧紧的抱在一起。

    “你刚才缩谁胖...”

    “我说你,怎么滴?”

    “我胖吗?”

    “你自己没照过镜子吗?”

    “......”

    “......”

    “哎呀小辉儿啊~你怎么跟个孩子置气呢。”面目慈祥的土地公公扛着拐棍,大摇大摆的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明显瘦了一圈的王皓。

    “涛哥啊...你咋来了。”孔令辉勉强挤出来一个笑脸。

    “我再不来你都要把我王皓饿死了。”王涛笑眯眯的往后一指,抓了个空,原本在后面老老实实的王皓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窜到陈玘身边,一脸心疼的给他擦嘴角的血。王涛的笑容凝固在嘴角。

    “儿大不中留啊...”

    后来经过王涛大哥的调停,孔令辉终于肯终止了王皓的下放减肥计划,临走还拿了马龙一大包零食,说是回天路途遥远,怕自己支撑不住。陈玘在后面默默地腹诽,撑死你。

    王皓跟在陈玘身后,皱着一张脸,双手死死的绞着陈玘的袍子。

    “怎,怎么了?”

    “你说我是不是特别胖啊?”

    陈玘咽了一下口水,才没顺嘴说出实话来。

    “不胖,哪儿胖了~挺好。”

    “你净骗我,我这次回去兄弟们都说我脸大如盆,马上就要赶上孔哥了。”

    陈玘心说,你比孔哥可胖多了...

    “胖点怎么了,我喜欢就行了,你要是瘦下来,每天捯饬那么好看,该被高丽国的小姑娘追走了。”

    陈玘没瞎说,当初王皓瘦的时候他俩云游四方,路过高丽国的时候差点没走成,那小姑娘们拽着王皓的手就喊“欧巴”啊,也不知道是啥意思,吓得后来王皓一听见玉米棒子就腿软。

    这俩人说着情话,马龙跟许昕在一边冷的直掉鸡皮疙瘩,但是王皓受用就行了呗,露着一口小白牙笑的眉眼弯弯,许昕看了一会儿不得不承认,皓哥真是一个好看的胖子。 


评论 ( 14 )
热度 ( 106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