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衍生】 白龙传(第二卷)(继科儿登场)

文章禁出乐乎,任何形势下的都不行。非逼着大家都挂这一句...

第二卷    天狗

(一)

    关于白龙的传说还在继续,许昕一开始还兴致勃勃的去画舫听书,后来也烦闷了,要是日头好,他宁可去田里看陈玘锄草,还能瞅见王皓怀里揣着个点心匣子在一边瞎指挥。

    “艾玛这个是瓜!这个才是草呢~”

    马龙这几天倒是不太开心的样子,虽然对谁还都是一副笑眯眯的脸,但是每到晚上都会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许昕知道他浅眠,特意跑到隔壁学了个简单的结界,好像也没什么用,许昕只好归结于自己的法力低下,不能保护哥哥。

    马龙只要一消沉下去,整个平庞胡同的天都黯淡了,陈玘是个急性子管不了那么许多,拉着小龙人儿的手腕子就往后院走,许昕“刺溜”一声想跟去看看,被王皓一脚踩中了尾巴,生生把一条水蛇腰拽的好长。

    “玘哥...嘎哈呀?”马龙还是奶声奶气的,瞪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

    “你这几天怎么回事?半,半夜不好好睡觉折腾啥呢?”

    “我...我睡不着觉你咋知道的?”马龙对着手指,白白净净的指尖泛着一点红,陈玘压下了自己冲口而出的“卡哇伊~~”

    “废话你睡不着,着觉那是你的事儿,你别,别来点我们屋的灯啊!”

    陈玘说起这件事就心塞,借口天凉了一个人睡冷,好不容易哄得王皓跟他挤一个被窝,每天晚上刚想干点啥,马龙就“刺溜”一下从窗户窜进来,把他家卧房的灯给点上,还迷迷瞪瞪的跟王皓说:皓哥啊~孔哥喊你扛塔呢...

    这不是耽误事儿么!

    马龙听了咬着嘴唇,抽抽搭搭的,眼泪转啊转的,看的陈玘手足无措。

    “小龙人儿你...你有话好好说...”

    “玘哥啊,你说我是不是作下病了...你说的点灯啥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啊,这可咋整?”

    陈玘回去跟王皓一说,俩人的脸都拉下来了,小龙人儿这是招上啥不干净的东西了吧?又是一天半夜,许昕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被窝空空,转头就往隔壁跑,果然看见马龙正在撬陈玘家的窗户呢,户主两个人抱着胳膊在院子里站着,一筹莫展。王皓拉过许昕的手,给他塞了块芙蓉糕。

    “皓哥,你这个时候还吃的下去啊?”

    “大蟒啊,我跟你说,人要想得开,啥时候都不能不吃饭直道不!”

    “谢谢啊,可我不是人...科科”

    随着许昕的一声冷笑,一个阴沉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谁叫老子小名儿呢...”

    张继科捂着一脑袋的包委屈的坐在地上,旁边是一脸肃杀的陈玘,手里还拎着他的白玉汉剑。

    “矮呀!师哥你打的太狠了。”张继科还犟嘴,陈玘飞起一脚给他踹墙上了。

    许昕抱着昏睡不醒的马龙在一边,看着贴在墙上的张继科,悄悄的跑过去在背后给他补了一脚。

    “哎?谁踹老子!你这条死长虫要上天了是不是!”感觉到身后的不对劲,张继科转过头来骂街,许昕抱着马龙赶紧跑到陈玘身后站着。

    “谁叫你害我的哥哥的!”许昕一脸理直气壮。

    “你说那条小白龙啊~”张继科舔了一下嘴巴,仿佛意犹未尽。

    王皓慢慢悠悠的吃完了手里的芙蓉糕,站起来拍了拍衣服,走到前边左右打量着跟夜色融为一体的张继科,嘴里砸么着,哎呀好久没看见这么油光水滑的小黑狗了,二郎神又换宠物了?被看的人也大大方方的回瞪着王皓的小圆脸,红舌头在嘴边稍微一露头就被陈玘一个爆踹糊脸。

    “老子的人你也敢惦记!”

    王皓拦着陈玘的腰稍微一使劲,半举着把他抱离现场。

    “玘子你别激动,这孩子我看着还行啊。”

    “......皓子你变了,你这是腻味我了还是腻味咱们这个家了,你说...”陈玘一撇嘴,扭身抱着许昕和马龙,此时唯一正常的许昕吓得差点把蛇胆吐出来。

    “皓哥,玘哥...你俩有事说事,别学电视剧里面那些叽叽歪歪的行么,我胃不好...”许昕特别委屈,他就想抱着马龙回家。

    “行了别闹了,这条狗给我带着吧,你们都别管了。”王皓大手一挥,凭空变了一条18K金的狗链出来,一甩手就给毫无防备的张继科套上了,后者楞了一下,想去脖子上扯,才发现自己的一双手变成了一对黑黑的狗爪子。

    “嗷呜~~~~~~~~~~~~~”

 (二)   

    张继科原本是天上的天狗来着,一辈子的主要任务就是追着孔令辉咬...然后被暴打。

    这次偷偷下凡来是因为看中了西湖边上惊鸿一现的马龙。反正松软可爱的他都爱吃。

    于是现在每天早上西湖边上的百姓们都能看到丰神俊朗的王皓手里牵着一条臊眉耷眼的大黑狗遛早的样子。如果陈玘没出去种地,那么他也会跟着,手边还牵着湖对岸过来玩儿的周雨弟弟和小胖。小胖这个孩子太可爱了,总是伸手去扯大黑狗的耳朵,看到他不耐烦的龇牙之后又嘻嘻哈哈的跑到周雨身边,两个腮帮子鼓鼓的是王皓刚刚喂给他的榛子仁。

    许昕就没有这么快乐了,总是虎视眈眈的盯着张继科看,生怕自己怀里的马龙再给抢走了。

    自从张继科被王皓用一条缚神索打回原形,马龙果然就能睡得着了,也不梦游了,但是陈玘依旧不开心,谁家卧房里半夜趴一条大黑狗也不会开心的呀!尤其是他刚想伸手搂一下王皓的腰,这条总是很困的黑狗就突然睁眼,撅着个长嘴在一边吹口哨...

    “喂?肖天师嘛?我是玘子啊,那个你新收的那个徒弟,叫个张继科的,对对...我能不能把他弄死啊...什么?不行?为啥...理由就是欺师灭祖呗~”

    肖战微笑着挂断了陈玘的电话。

    然后抱着头跟土地公公王涛抱怨:你看看,你看看这一个个的,气的我都不长头发了!

    王涛形式性的安慰了一下肖战,吃着王皓给他寄的零嘴:这个收徒弟啊是个运气活儿~对不~全看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啊,哈哈。

    肖战表示我不想跟你说话,我要静静。

   王皓带了张继科几天之后,看着孩子还挺乖的就把他的缚神索给解了,许昕抱着胳膊在一边咂嘴巴。

   “啧啧,皓哥我发现了,你就是喜欢这种日天日地的。”

    话音还没落,张继科松着手腕子“嗷”的一声儿就往许昕身上扑,被王皓拎着脖领子提回来。

    “继科儿啊,你要胡闹我就不喜欢你了啊。”王皓软软的捏了一把张继科的黑脸,后者突然摊成一团废狗。

    “嘿嘿,皓~”

    陈玘应景儿的出现。

    “你叫谁皓呢!皓也是你叫的!?”

    张继科看着陈玘的一对杀眉,咽了咽口水,沉着嗓子说道:

        今夜,

        在这西子湖畔,

        请将我遗忘,

        就像遗忘你的鸡脆骨和粉蒸肉,

        带着决绝的目光,

        哦,

        遗忘。

    王皓一扭头冲着陈玘说了一句。

    “我想吃粉蒸肉了。”


评论 ( 13 )
热度 ( 90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