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衍生】 白龙传(第三卷 完结) 言灵 (悼念方博)

文章禁出乐乎,任何形势下的都不行。非逼着大家都挂这一句...

(三)

    方博万没有想到自己才出虎穴又入狼窝,这个世界对他太不友好了,眼看着陈玘的刀锋就在眼前,万般无奈之下他大喊了一句。

    “都别动!我要开始预言了!!”

    别说这一招还真管用,果然大家面面相觑都收起了拎在手里的家伙。

    “我跟你说小混蛋,你,你想好了再说话啊...”陈玘反应的比较快,扭身抱住王皓不撒手。

    “哥,不是我方博要搞事儿,实在是你们逼到这份儿上了,其实在下的心愿是天下太平啊~”

    “哎呀你可拉倒吧,我实话告诉你啊,孔哥已经发了通缉令,他人说话就到,你的心愿等着跟孔哥解释去吧。”王皓觉得陈玘抱的他有点热,半撩起衣服下摆挂在他身上,一只手闲的去捏自己肚皮上的肉。

    “不是孔令辉咋知道我在这儿啊!”方博彻底绝望了。

    “那肯定是我告诉他的呀~”小院中央神光一闪,土地公公王涛伴着白烟适时的出现,拄着他的八宝葫芦拐,笑眯眯的跑去跟王皓叙旧。到底还是看不惯陈玘,上手把两个搂的结实的人掰开。

    “涛哥你过,过分了啊……”陈玘挺不乐意,又想上去搂,被王涛用葫芦拐怼住。

    “陈玘我实话告诉你说,我这座土地庙,将来是要留给我王皓的,你们谁也别想那些歪不掉的心思。”王涛环视一周,用手指挨个点过马龙许昕以及兴致勃勃看戏的方博。

    众人:不要不要……您自己留着……不对,您给王皓留着......

    方博心想我的《小粉红》下周又有素材了:土地公公房产花落谁家,白玉杀神誓做上门女婿。

    故事发展到这里,孔令辉不来难道还等着过年么。

    只见一朵祥云从天而降,驮来了面如冠玉,目似朗星的——刘国梁。

    众人:???

    “哎呀大家都在哇,那么我讲几个事儿,是哇,首先批评两个人,一个许昕一个zang继科。”

    许昕:哈?

    张继科:躺枪有点远,我是上一卷的...

    刘国梁说话就踏着方步走下来,手里拿着一个木头板板上面还夹着几张白纸,只见他看了一眼板板,抬头继续说。

    “这个许昕,是哇,大家都知道,最大的特点就是快乐,是哇,太阳光,这样不好,是哇,每天我们在玉帝驾前开会的时候,是哇,都能听到从人间传来的魔性的笑声,是哇,顺风耳为这个都把耳塞戴上了,还要跟玉帝讨劳动损伤的那个补贴,是哇,这样很不好。”

    许昕:【无语望苍天】快乐也是一种罪过么...

    “另一个这个zang继科...是哇,平时就喜欢耍个酷,弄个飘,是哇,很不符合咱们天庭工作人员的那种平易近人的作风,是哇,你看看马龙,你看看王皓,是哇,你再看看陈...陈玘的问题我们一会儿再说...”刘国梁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食指,低头翻了一页。

    “zang继科虽然你说,现在拿了天庭坐骑赛跑比赛的冠军,是哇,可能在你自己认为已经功成名就了,是哇,就能放松自己了么?是哇,不能!上个月就没有按时的去追月相大仙嘛,是哇,导致老百姓连传统节目天狗吃月亮都看不上了,是哇,影响很不好。”

    【许昕歪头看了一眼拿着手机的你:你们居然在乐乎看训话,科科。】

(四)

    王皓听的有点犯饿,偷偷扯了一下刘国梁的袖子。

    “太白金星大人,张继科er不在,他的问题我们能不能就跳过去。”

    到底还是自己看着长起来的孩子,刘国梁稍微给了一点面子,直接把纸翻到了最后一页。

    “那我们讲一下陈玘的问题啊,是哇,这个杀神...外号也不知道谁给起的,是哇,太不吉利了,你这是要杀谁?嗯?就说我们跟你交情不大,这王皓,是哇,也算是小神了,你连他也不放过吗?”刘国梁鼓着腮帮子看着王涛,后者用八宝葫芦拐狠狠的怼了一下陈玘。

    “那个,我替他解释一下吧。”王皓慢慢悠悠的从原地挪了半步,挂在陈玘肩膀上。

    “问题不就出在杀字上面么,其实大家要知道这个杀字啊,他是一个形容词,不是一个动词,是形容我们玘子这个与生俱来的气质,不是说他要怼谁的意思。”

    刘国梁跟王涛互相看了一眼。

    “哦,你看我们皓儿这么一讲,大家都明白了。”王涛首先开启无脑表扬模式。全体人员除王皓外,集体翻了一个白眼。

    方博看着说到现在根本没有批评自己的意思,于是颇有些侥幸,准备找个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掉,却没想到刚刚有了这个念头,刘国梁就读到了自己的名字。

    “还有那个方博,是哇,这次表现的很突出。”

    众人:哈?

    刘国梁完全无视了大家的看法,继续说着。

    “大家都知道是哇,咱们神魔道的活动对于百姓来说一直都很神秘,是哇,一直都得不到应有的重视,是哇,你看上次咱们的天庭运动会就没什么人买票,后来还是靠王皓拉来的鸡脆骨的赞助,是哇,在门口赠票还要搭一份儿鸡脆骨才把会场坐满。但是自从方博同志是哇,开办了这个《小粉红》之后,百姓们逐渐的也了解到了我们神魔道的一些故事,是哇,还自发的组织了类似于“粉丝会”之类的小团体,是哇,现在我们比赛也有人买票了,这多好,是哇,所以表扬一下!大家鼓掌!”

    碍于面子,现场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方博这个感动啊,真是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儿~自己居然也有千年的媳妇熬成婆,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一天呐。看来刘国梁同志的觉悟就是比一般人儿高,他暗自里下了决心,一定要将这个八卦事业进行到底!

    “一会儿方博会后留一下,这个小辉儿刚才跟我讲有话跟你单说。”刘国梁把自己手里的板板收起来,拍了拍手。

    “好!散会!”

    大家一哄而散,陈玘扛着王皓就跑,身后的王涛拿着拐追他,许昕扭身盘在马龙腰上,一双绿豆眼眨巴眨巴,红舌头“嘶嘶”的伸着讨好。

    马龙突然想起一句诗: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这个打麻将还是原配搭子好。

    于是他腻味的戳了一下许昕的脑门:“你以为自己是条狗啊,还伸舌头,这样很诡异哎~”然后笑着跑厨房给大家做饭去了。

    原地只留下了懵逼的方博。

    刘国梁过来深情的望着他的眼睛。

    “小辉儿说,玘子的猪圈最近人手不够。”


评论 ( 13 )
热度 ( 76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