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衍生】 白龙传——中秋特辑

文章禁出乐乎,任何形势下的都不行。非逼着大家都挂这一句...

    今天是中秋了呀。

    许昕一向在节日上面比较重视,他早早就起来洒水扫地,把院前院后整理的一尘不染。马龙坐在窗前专心的脱模做月饼,偶尔歪头往外面看一眼,就能瞅见许昕高挑的背影忙进忙出的,于是安心的在嘴角点一抹笑容。

    日头升到中天,马龙把最后一枚蛋黄月饼也送进烤炉,洗净了手之后到外面给许昕帮忙。秋季是瓜果成熟的季节,大蟒一个人提了一桶从西湖底取出来的冰澈水,正在把买回来的果子放进去浸。

    “哎呀,秋老虎还是蛮厉害的呀~”穿了一身鹅黄色棉纱长衫的陈玘摇着蒲扇从门口走进来,笑眯眯的捧着一个精美的漆盒。

    许昕笑的后槽牙都看得见:“玘哥你看你还这么客气,来就来吧,带啥东西啊~谢谢啊!”

    马龙抬起一脚轻轻踹了一下接礼物的许昕,然后从桶里捞出来一个红彤彤的苹果塞到陈玘手里。

    “皓哥呢?”

    “他去对面接小胖和周雨了,俩孩子不省心,非要穿新衣裳才肯出门。”陈玘拿起苹果咬了一大口,这冰镇过的就是不一样,甜的沁人心脾。

    马龙笑着没说话,陈玘身上这件衣服以前从没见过,准是王皓新给做的,颜色这么鲜亮,倒是挺衬陈玘这个人的,显脖子长啊。

    过了没一会儿,王皓就拖家带口的来了,两只手一边一个,周雨个子高,小胖个子矮,三个人排成WiFi,信号满满。周雨这孩子比较热情,手里拎着一个竹篓,里面是三尾活鱼。小胖穿个橘色的衫子被打扮的喜气洋洋的,怀里抱着个点心匣子。

    “哎呀大家都这么客气呀~”刚从屋里出来的许昕看见礼物又把嘴咧到了后脑勺,伸手接过鱼篓又去拿匣子,被小胖奶声奶气的呵斥。

    “别动,这不是给你的,这是我跟皓哥带的零食,自己个儿吃的~”

    也好也好,许昕想着,自己带零食好,这样最晚来的孔令辉就能勉强吃上一口了,不会像以前那样回回来,回回啥也不剩。

    周雨帮着许昕把宽大的竹席铺在干净的院中,又跟小胖抬来了马龙家水曲柳台面的矮桌,冰好的的瓜果梨桃和各式点心摆了一桌子,大家席地而坐。日头稍偏的时候,客人们陆陆续续的都上门了,先来的居然是张继科。

    一身黑色长衫却意外的穿了一双亮蓝色布鞋的张继科没精打采的捧着一个小泥炉,马龙起来招呼他,却被许昕抢了先。

    “呦呵~这不是黑狗子么~今年带了啥好吃的呀!”  

    “蛇肉煲。”

    “滚!”

    张继科的小泥炉里别有洞天,源源不断的新鲜食材被他从里面掏出来,陈玘眯着眼睛看他,回头跟王皓说:“这小子的法术又精进了。”小胖趴在泥炉前面看热闹,张继科看着他肉嘟嘟的小脸忍不住上手摸了一把,还没摸出手感来小胖就被身后虎视眈眈的周雨给抱走了,张继科砸么了一下嘴巴,抱着自己的尾巴发呆。

    紧接着来的是王涛,乐呵呵的拄着葫芦拐,大家知道那宝葫芦里面准有玄机,果不其然,王涛从葫芦里倒出来一个大包袱,他给大家一人带了一件迷彩色的毛背心...除了王皓小胖和周雨,院子里其他人一点也不想要...

    方博能来倒是出乎了大家的意料,他个人的解释是因为大家忙着过节所以没空打他,稍微能安全一点。小院里的人都表示我们啥礼物也不要,你就少编排我们一点比啥都强。

    张继科已经点起来小泥炉,上面咕嘟咕嘟的煮着水,马龙张罗着往里面放锅底,陈玘闲得无聊用自己的白玉汉剑把一个萝卜削成了一个弥勒佛的形象,大家看了啧啧称奇,都说这刻的跟刘国梁一模一样。

    月亮眼看着就要升起来了,马龙烤的月饼堆成一座小山,年纪小的孩子们光顾着往嘴里塞,都来不及看是什么馅的。只有方博捂着腮帮子大喊:“哎呀妈,这么大一块冰糖啊...表嫂你做五仁月饼也稍微注意点啊...”然后被许昕和马龙追着满院子双打。

    “说谁是表嫂呢!给再给我说一遍!”

    满满的月亮终于升起来了,太白金星架着云笑呵呵的降落下来,果然领导就是要压轴出场的。

    “同志们哇,中秋节快乐~那个我先说两句啊。首先表扬两个人,这个一个许昕一个zang继科...”

    许昕:???

    继科: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大家都知道是哇,过去我经常批评他俩,为什么今天要表扬呢,是哇,因为我批评的词儿都用光了,是哇,那就不能硬批啊,就只好表扬了。”

    小院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掌声,领导就是不一样,找借口都那么冠冕堂皇。

    “至于表扬这两位什么地方呢,是哇,我会暂时还想不到,就这,大家鼓掌!”

    众人:机械的拍手.JPG

    刘国梁一到,孔令辉就不远了,但是大家隐隐的都感觉有点不好,果不其然孔令辉给大家每个人都拿来了一条荧光粉的围巾,还逼着大家都围上合影。

    “我赶脚今天不戴以后就没机会了呀,而且我觉得这个颜色挺好看的呀!”孔令辉难得笑着说话,刘国梁在一边开心的给他捧臭脚。

    “小辉儿说的对!来大家都戴上,小辉儿除外。”

    众人:生无可恋.JPG

    酒席正酣,马龙仗着出众的酒量在趴倒了一大片的情况下,依旧坚挺,他亲眼看着王皓拎着酒壶,一个一个的敬,离开的时候那些被他敬酒的人无一例外都哭得昏天黑地的...张继科一边哭一边被方博嘲笑,于是他一爪子拍在方博脸上吼了一句:你喝你也哭!

    王皓谁都灌就是不灌陈玘,因为后者是啤酒一两的量,只能撅着嘴在那边喝果酒,小胖因为未成年于是也团在陈玘身边,尝一口果酒就皱眉头。方博已经嗨了,搂着许昕就“表哥,表哥”的喊,马龙觉得这样下去要出事儿,赶紧把他踹一边,掏出来一团废蛇的许昕抱在怀里。

    “嘿嘿,龙哥~”许昕还笑呢,呲着一口白牙。

    “高了吧?让你非跟方博较劲。”马龙拿了一个手巾板帮他擦脸。

    “龙哥你长的咋这么白呢~”这已经是醉话了。

    “我是白龙啊。”难为马龙还认真的回答他。

    “那我还是青蟒呢,我脸色也不青啊~”

    这样傻缺的对话,王皓那边也在进行着。

    “皓啊,你说这瓜地里它为啥总有草啊?”

    “有瓜就有草,有草就有瓜呗。”

    “这么神奇啊~”

    “是啊,它俩找个伴儿呗。”王皓哄睡了小胖,把他的头枕在自己膝盖上,还忙着跟陈玘扯淡。

    “那不就跟咱俩似的吗~嘿嘿,有你就有我~咱俩搭个伴儿”陈玘歪歪扭扭的撑起来,凑到王皓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然后又趴下了。

    马龙觉得有点辣眼睛...

    可是许昕不这么想,他的一双小豆眼死死地盯着对面看了一会儿,然后认真的跟马龙说。

    “哥,我也要亲亲。”

    “你...学好不容易,学坏一出溜...”

    “哥!我也要亲亲!”

    “你...你让方博亲你吧...他准能答应...”马龙把缠上来的大蟒扯开,去收拾被张继科和周雨打翻的酒碗。

    许昕不快乐了。

    一直到后半夜他都撅着一张嘴。

    马龙把喝的东倒七歪的众人都安置下之后,小院里就剩下一团赌气的大蟒,上去用脚踢了踢,只得到“哼哼”两声。

    “还不睡啊...搁这儿冬眠呢?”

    “哥...你不爱我了...”

    马龙吓得差点一个跟头翻出去,这孩子从哪儿学的词儿啊,还真挺敢往外整的别说。

    “好了好了...别闹了。”

    于是在凉风习习的秋夜,许昕,一条西湖边的大蟒,依稀仿佛收获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吻,来自他最爱的哥哥,马龙。


评论 ( 14 )
热度 ( 86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