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衍生】 白龙传(第四卷 完结) 莲童

文章禁出乐乎,任何形势下的都不行。非逼着大家都挂这一句...

(三)

    王皓已经两天没来蹭饭了,这下马龙和许昕都吃不下了,隔壁一天到晚没动静,碍于陈玘的脾气谁也不敢上门去问,最后犹豫了半天,马龙觉得这事儿是自己惹得,也应该由自己去了结。

    鼓了半天的勇气,刚想敲门,就听见背后一阵风声,马龙回头一看,周雨火急火燎的往这边跑。

    “哎呀不好了!快去看看吧,倒霉的县太爷要围湖铲莲呢!”

    这可是件大事儿,马龙跟着周雨进门,就看见陈玘乱七八糟的趴在院子里喝酒,脸上胡子拉碴的,衣服脏兮兮的,头发也没人给绾了,凌乱的垂着跟街口要饭的乞丐似的。

    “哥啊,这咋整的?”

    “嗯?小龙人儿……你皓哥回来了么?”

    马龙心里一紧,敢情自从那天从他家出去,王皓就没回过家,嚷嚷了那么多年,这回是货真价实的离家出走啊……

    “玘哥啊,你这是……皓哥就算回来看见你这样,他多闹心啊。”马龙还在往宽了说,周雨可是等不及了。

    “哎呀哥哥们,这都什么时候,县太爷两个时辰以后就要围湖铲莲,皓哥跟小胖都急的没招儿,咱有啥事儿能不能过会儿再说?”

    陈玘跟马龙眼睛一瞪。

    “王皓/皓哥在你那儿?”

    “啊,在我家啊……小胖急的直哭,皓哥哄他呢。”

    “你这孩子不是耽误事儿呢么,以后重要的话先说!赶紧的玘哥啊,快咱们……”马龙“走”字还没说出口,只见陈玘一个后空翻起来,以迅雷不急掩耳盗铃之势飞快的完成了:洗澡,刮胡,换装,梳头等一系列过程,拎着他的八尺白玉汉剑就出门了。

    路上顺便还了解了一下这个事儿的来龙去脉。原来本地的县太爷为官不正已久,百姓怨声载道,有个秀才看不下去,特意画了一副《碧水红莲图》,偷偷的贴在衙门口。莲者,廉也。这是拐弯抹角的讽刺县太爷贪腐,失了为官者的气节。

    这背后捅肺管子的事儿县太爷愿意么,当时就勃然大怒气的差点犯了脑血栓……其实要是真犯了倒好了。他让全城捕快追查了一礼拜却没能抓到人,后来看着这西湖里面茁壮成长的莲花心烦,这才下令要围湖铲莲。

    一行人到了周雨家,陈玘反而不敢进去了,在门口站着,非让马龙先进去探探虚实。马龙咂着牙花子,一脸看怂逼一样的表情看着陈玘。

    “瞅啥呀,你不懂……这叫……敌情不明,按兵不动。”陈玘还解释呢,只见里面一撩门帘出来一个人,不是许昕又是谁。

    “唉呀妈呀!玘哥,龙哥你们都在啊!”

    这一嗓子喊的,估计天上的顺风耳又要闹工伤了。陈玘气的握紧了拳头,早知道就应该打死这货不留活口的。

    “你们不进来还等啥呢,在门口装白玉狮子玩儿啊……”里屋飘飘摇摇传出来一句话,陈玘家教甚严二话没说翻墙就进去了。

    许昕挠了挠头,这玘哥有门不走爱翻墙,这是随的谁啊?与此同时正在天宫执勤的太白金星刘国梁突然就打了一个大喷嚏……

    陈玘是贴着墙根进的屋,只瞧见王皓坐在里屋的床上,窗幔遮着看不清表情,稍微往近处走两步,就被瞪了...王皓的眼睛很圆,瞪起来十分有杀伤力,陈玘觉得自己被击中了。然而两个人这样激烈的心理斗争在外人许昕看来无非就是互相看了一眼,并感受不到任何紧张。

    “胖儿睡了?”许昕压低了嗓子,王皓点点头,帮小胖掖了掖被角。

    “咱们外屋说话吧。”

    该来的不该来的反正是都来了,大家稀稀拉拉的坐了一屋子,马龙盯着莫名其妙出现的方博。

    “你来干啥?”

    “现场直播。”

    “你走...”

    方博死赖着不走,非说自己是新闻工作者,有义务记录神魔道的大事儿。

    “唉呀妈呀这年头,狗仔队都自称新闻工作者了?”许昕一手指着方博冲着陈玘傻乐,方博气急败坏的踹了他一脚。

    “你懂个屁,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看着年轻人们斗嘴,陈玘皱了皱眉头,他的当务之急是赶紧解决了这件事儿好给王皓留个好印象,然后趁热打铁的破镜重圆,秋天到了,一个人睡太冷了,何况他原本还是一块玉,没人暖着根本就不热...咳咳,扯远了,总之王皓今天必须跟他回家。

    “我看很好解决!”陈玘站起来撸了撸袖子。

    “我去把那个倒霉县太爷neng死就行了~放心,很快。”

(四)

    马龙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陈玘拦住,神魔道的众人是不能插手红尘事的,这是天规,就像他们所住的平庞胡同一样,看似普普通通,其实中间有一道厚厚的结界作为屏障隔开人间和仙界,不可侵犯,也不能逾越。

    大家坐在客厅里一筹莫展,马龙捅了捅许昕的水蛇腰,让他找一个办法出来,正好在小胖那里将功折罪,许大蟒愁的一脸褶子…这个时候方博突然趴到许昕的耳朵边说了句什么,两个人脸上都露出了奸诈的笑容。

    “妥了,这事儿就交给我跟方博来办,大家就等着瞧热闹吧~”

    马龙不放心,拉着王皓和陈玘一起隐了身跟在许昕和方博身后,这两个熊孩子也不知道在哪找了两身道袍,一本正经的穿着,手里雪白的拂尘随风摆动,许昕更花哨还戴着一副蛤蟆镜。你别说,这个方博摇着铃,手里牵着许昕,还真像牵着一个瞎子。

    “走走走,游游游,路见不平我一声吼~知前世,算身后,红尘有我断冤仇~”方博摇头晃脑的念叨着,手里摇着个铜铃铛,许昕这个瞎子演的太到位了,一路上就没有走过直线。两人一路往县衙方向走,身后跟着一串看热闹的小孩儿。

    “哎呀道兄,你感觉到没有!”方博突然咋呼起来,装模作样的跟许昕搭话。

    “感觉到了...好强烈的一股怨气,这家人啊哼哼,不出三日必有血光之灾呀~~~”两个人在县衙门口一唱一和,周围看热闹的群众围了一大圈。

    “道兄呀道兄,这个可不能乱讲呀,你可知道这是哪里?”方博假意捂着许昕的嘴,好似他透露了什么天机似的,隐身的马龙王皓陈玘三个人同时扶了一下额...这俩小子真能装啊。

    “这是哪里?师弟你欺负我瞎看不见是不是?”

    “哎呀,这里是县衙啊,刚才我们说的那些就权当做没说吧,下山之前师傅一再的嘱咐方外之人不能掺和官家之事啊。”方博拉着许昕就要走,却没想到被两个官差给拦住了,说是县太爷有请...

    正中下怀!许昕和方博假意要推辞溜走,最后被两个官差架着进了县衙。

    见了县太爷还能有好么,许昕翻着白眼掐着手给他算,把以前干的那点缺德事儿都给抖露出来的,连七岁尿炕,八岁玩儿火的事儿都说了,县太爷听的一身冷汗,忙不迭的拜大师。

    “这会儿拜师有什么用呢,业火已经种下,贫道还是那句话,不出三日啊...”

    “别呀,大师您要救我啊,只要渡过此劫必有重谢!”

    “重谢我不要,安贫乐道是本分...师弟咱们走吧!”许昕两个爪子向四周围摸着,方博赶紧过来牵住他的手,县太爷急的围着他俩团团转。

    本来三个人都走到门口了,许昕突然一歪头,冲着县衙的大门说:

    “这里本有一方渡劫的屏障,谁把他揭去了?!”

    县太爷跟几个衙役官差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看门的大爷想起来原本这个地方是贴着那副搓火的《碧水红莲图》的。

    “有此物可保三月平安呀,可惜可惜...”许昕摇了摇头,县太爷一把抓住方博的手,死活把他俩留住。

    “大师!我在找人画一幅您看怎么样?!”

    “哎呀你还找人画什么,这明明门口就是一副天然的碧水红莲啊!”方博嫌弃的瞟了县太爷一眼,拉着许昕头也不回的走了。隐身在一边的马龙看到这里终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两个熊孩子还真能想招儿啊。

    果然,从那天之后,县太爷再也没有提过要铲莲的事情,反而告诉手下人要对西湖岸的莲农们好一些,少收点税,好让他们把一池莲花养的壮壮的。

    小胖自然开心啦,连带着王皓也开心啦,王皓一开心陈玘就开心啦,于是大家都有好日子过了。马龙高兴的做了一大桌子菜犒劳许昕,方博咬着筷子委屈的说。

    “好像一开始想到这个主意的是我呀...”


评论 ( 11 )
热度 ( 81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