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衍生】 白龙传(第五卷) 淑贞 (巴蜀第一爆上线)

文章禁出乐乎,任何形势下的都不行。非逼着大家都挂这一句...

(一)

     眼看着就要入冬了,虽说这平庞胡同四季如春,但是偶尔去街上一趟寒风吹来也还是凉飕飕的,马龙开始把箱子里的厚衣裳都折腾出来在院子里晒,许昕托着腮帮子看了看自家小院横七竖八的晾衣杆,又看了看隔壁陈玘一身新做的藏青色滚银边的棉布袍子,羡慕的撅着嘴。

    “哥,这件衣服我都穿了三年了。”许昕拐弯抹角的提醒马龙。

    “哎呀还真是,你看当初我挑的这料子多结实~哈哈。”马龙开心的用一根粗棒子敲打着衣服,涨起满院子的尘土。

    “哼...”许昕失望的回过头,又使劲看了两眼隔壁,突然他的绿豆眼转了一下,计上心来。

    吃完了午饭许昕借口去隔壁玩儿,跑到陈玘那里软磨硬泡,非要试试人家的新衣服。

    “你穿这个不合适。”杀神皱着眉往回扯自己的袍角。

    “为啥呀,玘哥你别那么小气给我试试嘛~”

    陈玘耐不住大蟒的缠人,最后还是脱了给他过过瘾,果然是不合适的,许昕一脸兴奋的穿着跑回自家小院的时候,马龙脸都皱成一颗核桃了。

    “昕啊,你衣服咋缩水了呢?”马龙歪着脑袋使劲给他往下拽了拽,袍子却依旧停留在大蟒的小腿肚上...马龙疑惑的问。

    “这是今年的新款?七分袍?!”

    “哥你就说好不好看吧!”许昕生怕马龙把衣服扯坏了,赶紧拽他起来。

    “好看是好看,但不合身啊。”

    “那是当然,这是隔壁皓哥刚给玘哥做的新衣服,我穿当然不合身了。”许昕瞪着眼睛看着马龙,眼神里全都是等待。

    “哦...这样啊...那快给人脱了,一会儿皓哥看见该不高兴了。”马龙完全没有get到许昕的意图,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晒衣服去了。

    计划失败...今天的许大蟒依旧没有新衣服穿。

    然而隔壁有新衣服穿的人正在院子里罚站。

    “皓,你生气归生气,别不吃饭啊,饿坏了自己怎么办?”杀神在院子里站得笔直,言语诚恳的哀求着屋子里声称要绝食的对象儿。

    “你少来这套,我为啥跟你分的居呀?!”王皓抖着腿嗑着瓜子,丝毫不为所动。

    “你心眼儿小...”

    “我心眼儿小?你一天到晚瞅都不瞅我一眼,在电视机跟前等着盼着看《致富经》我不说你拉倒吧!”

    “我看《致富经》咋地了...那《贝太厨房》一出来你眼睛不也直了吗?”

    “《贝太厨房》咋地,《贝太厨房》的马大厨是我的心中偶像!”

    “那《致富经》里面的邱老板就是我梦中情人,爱咋咋地!”

    王皓把手里的瓜子罐“啪嚓”一声甩了,碎瓷片子满院子飞,他叉着腰站在里屋门口,手里抖着一张白花花的手绢...哎不对,是信纸。

    “陈结巴!你今天终于把实话说出来了是不?你以为你背着我一天到晚给那个邱淑贞写信我不知道是不是?好,那你跟她过吧,老子不伺候了!”

    信纸糊了陈玘一脸,他皱着眉头拿过来一看,果然是自己的字迹,封面四个清晰的大字:淑贞亲启...

    “哎哎哎?皓哇,这是个误会你听我解释!!!”

(二)

    马龙抱着膝盖一脸同情的看着陈玘。

    “所以玘哥你是说这个淑贞是你师弟?”

    陈玘沉痛的点了点头。

    “艾玛你可拉倒吧,你骗骗皓哥就算了你咋还骗我呢。”马龙起身要走,被陈玘一把拽住。

    “他真是我师弟啊......淑贞是他外号,他大名叫邱贻可!”

    马龙搂着许昕懵逼的看着陈玘。

    “不是很懂你们肖门......”

    为了澄清这个误会,陈玘决定让自己师弟来一趟,就当旅游了,路费他出,可是邱贻可不同意,说是每天忙着打麻将吃火锅没有空,气的杀神直接给他寄了一包刀片。

    于是在一个天气晴朗的早上,王皓还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家大门正在被什么重型装甲袭击,“咚咚”的仿佛是攻城的节奏,王皓趿拉着鞋揉着眼睛,站在院子里稍微醒了一下神儿,才慢慢悠悠的施了个法术开了门。你问他为啥不自己用手开?因为他怕糊脸。

    “格老子滴,咋个这么久才开门啊!”一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站在门口骂骂咧咧,眼神四处乱飘好不容易才对上站在院子里吃手的王皓。两个人都有点发蒙,过了好久那个小伙子才首先反应过来。

    “哎呀哎呀,这是嫂子吧...你看看我这个人就是脾气不好,冲撞了哈哈哈哈哈,请嫂子不要介意。”

    王皓看着对方伸过来的手,“库茬”给了一个过肩摔。

    陈玘正在马龙家帮着扫院子呢,突然感觉隔壁扔过来一个大包袱,他下意识的伸手一接...

    “浪哥?”

    “浪人?!”

    许昕手里拿着个豆包在背后默默的感叹。

    不是很懂你们肖门......

    陈玘把邱贻可扶起来,给他拍身上的土。

    “你咋过来的?”

    “嫂子给我甩过来滴...个仙人板板...师哥你咋个找了这么一个火辣的性子呦?”

    陈玘听了这话就不乐意了,从后面打了一下邱贻可的头。

    “我们皓可温柔了!你看见没有,我这身衣服都是他新给我做的,街里街坊都说好!”邱贻可揉着后脑勺砸着嘴,不是很懂自己师哥现在的怂样。

    其实也难怪邱贻可诧异,当年他和陈玘一起在蓬莱肖天师门下学艺,那可是上天入地的闹腾啊,肖天师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没得头发,一直到现在。陈玘还好一点尤其是邱贻可,本来就司火,脾气更是火上浇油的暴躁,被神魔道开除了三次又回来了,堪称古今第一人。

    可是看看现在,原本叫做杀神的男人一脸小家子气的温柔,给他嘚瑟自己对象新给做的衣服,哎呀邱贻可就感觉胃里一阵反酸想吐。

    “你小子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赶紧跟我回家把误会解释清楚,我已经半个月没有热被窝睡了,快!”

    陈玘拎着邱贻可的脖领子给他整回家,结果站在门口不敢进去,杀神怂起来还是相当的一如既往,反倒是刚刚已经进过一次门的邱淑贞同学,大摇大摆的就往里走,被陈玘又给提回来。

    “我跟你说啊,进去多说点好听的知道不?别蹿火...”

    邱贻可点点头表示自己心里有数,于是他扯着脖子冲着里屋喊。

    “鸡脆骨大甩卖,第二包半价!!!”

评论 ( 16 )
热度 ( 80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