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衍生】白龙传 (第五卷) 淑贞 完结(喜迎郝帅)

文章禁出乐乎,任何形势下的都不行。非逼着大家都挂这一句...

(三)

    有了陈玘的介绍,邱淑贞同学终于摆脱了被扔出去的命运,好好的坐到了堂屋里,而杀神却依旧还在院子里站着……王皓拉着邱贻可说家常,还带头嗑瓜子,后来周雨小胖来串门,后来马龙许昕来送饺子,屋里人出人进的,陈玘依旧风雨不动的被罚站。

    眼瞧着天要黑了,王皓拍拍身上的瓜子皮站起来往外面一瞥,陈玘立刻打了个立正。马龙许昕见势一窝蜂的围上来帮陈玘说好话,听的王皓耳根子都麻了,把他们通通轰走。

    “你还在院子里杵着嘎哈,还不关门敞开着等贼呢?”

    王皓稍微给了个好脸,陈玘立刻冲去把大门锁了,回过身就是另一副面孔了,弯着腰捶着小腿肚,哼哼唧唧的往堂屋这边走。

    “哎呦……这一天哎呦……我这个旧伤啊……”

    王皓这一下可绷不住了,赶紧上去扶他。

    “咋回事儿啊?老毛病犯了还是咋地,膝盖还是腰啊?”

    “膝盖有点疼,腰也难受……小腿涨得慌……”陈玘皱着一张脸把自己半身的重量都挂在王皓身上,一步一哎呦,王皓彻底没脾气了,一低身把陈玘背起来就往卧房里跑。

    路过堂屋正中站着看热闹的邱贻可的时候,陈玘露出来一个奸诈的微笑,结果前者指着他淡定的跟王皓讲。

    “嫂子别担心,我师哥装病可像了,太白金星看了都说好。”

    “不能吧,他从来没骗过我呀,万一真难受呢,我去看看。”王皓还一本正经呢,邱贻可感觉自己被按倒在地喂了一大把狗粮。

    俩人进了卧房,王皓把陈玘往床上一放就开始脱他的裤子,趴在窗户根儿偷看的邱贻可吓得捂眼睛,这天还没正经黑呢,这是干啥呀!哎呀我还是个单纯的小处男啊。

    其实王皓只是想看看伤,一点也没有你们想的那种意思。

    毕竟天还没黑。

    认真的看了看他光滑的膝盖,又按了按细白的后腰,王皓直起身子心情复杂的看着趴在被子上哼哼的陈玘,然后一脚把他踹下床。邱贻可就听见里面“噗通”一声巨响,心里那个五味杂陈,这也太能折腾了,到底是年轻火力旺,可惜了他家的雕花木床啊。

    “行啊哈,你现在都知道装病骗我了哈?”

    “那我还不是没招儿了么,你看我师弟还在院子里,当着外人面你好歹给我点面子...”

    王皓也不是那不讲道理的人,起身给邱贻可做饭去了,中午马龙送的饺子还没吃完,直接裹了一层鸡蛋液下锅煎了,香气扑鼻。再叫小胖下河去摸了一条鱼,加上葱丝姜片小草菇砂锅炖着,王皓瞅着火站在厨房门口,陈玘屁颠屁颠的给端了一碗嗑好的瓜子仁。

    轻易不下厨的王皓菜刚起锅,墙头就趴了一溜儿小脑袋,通通把这帮小馋猫放进来,还是这老几位加上一个王涛哥。

    人有点多,这菜就不够吃了,王皓又打发陈玘去地里摘了点豆角回来加肉炒了,又做了几个凉菜,手起刀落的黄瓜刚拍好,张继科黑黢黢的脸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窗口。

    真热闹...王皓叉着腰站在院子里,寻思着到底做多少米饭才合适。

    但是邱贻可此行却不是来蹭饭的,他是有一桩难办的事,正好趁着大家都在,一脸杀气的邱淑贞同学开始软软糯糯的倾诉着自己的遭遇。

    当初在蓬莱仙岛,邱贻可学的本领是司火,火乃一方百姓的生活重器,饭无火不熟,铁无火不器,就连晚上点灯熬油的也是离不开火,还有巴蜀地带日常的消遣火锅更是与火紧紧相依。

    “但是最近我总觉得有人跟我叫板...”邱贻可声音虽然软,语气却很冲,眼睛一瞪颇有陈玘的风范。

    “说说,说说...”王皓使劲的吃瓜子仁,陈玘使劲的给他剥。

    “我前脚离开我的火神庙,后脚贡品就让人吃了!”在桌的诸位都不小心噗的一声笑出来,吹得瓜子皮到处飞。

    “这个事儿我有经验。”王涛举了一下手。

    “关于庙里的贡品啊,十有八九都是耗子吃的。”

    王皓听了一愣,陈玘马上出来护犊子。

    “瞎说,我们皓子在家吃得饱,从来不稀罕你的贡品!!!”

(四)

    邱贻可听着听着怎么话题都跑偏了,赶紧把大家的重点重新划了划。

    “奇怪的事儿还有呢,这不是巴蜀气候潮湿,所以一般我到了梅雨季节都会挨家挨户的走访查看,要是哪个孤苦老人家里没有干柴,我就施点法术帮他烘干什么的,谁知道我前脚从这个村子走,后脚就下雨,倾盆大雨啊,老子那点心思全白费了!”邱贻可义愤填膺,在坐的各位也是感同身受,这就问题大了,如果抛去邱贻可本身的衰运以外,那就必定有人从中作祟。

    “那要就是邱哥自己衰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进来的方博,嘴里塞着饺子,还不忘了犯贱。

    要说到底是陈玘的师弟,邱贻可二话没说一个火球就把方博给轰出去了,马龙抱着许昕,小胖抱着周雨大家赶紧起身躲啊...只有张继科稳如泰山的坐在原地没动,估计是睡着了。

    “那怎么整啊,邱哥我们能帮你点啥不?”算是看明白了,这可屋子就马龙一个有良心的人,其他人全是来看热闹的,邱贻可感动的拉着小白龙的手。

    “哎呦大兄弟呀,你这个......手,可真白啊...”

    许昕在背后尾巴一甩,卷住马龙的腰给拽回来。

    “这事儿想解决也简单,我教你个口诀,下次再有老百姓给你上供啊,你就偷偷把这个“定”字诀布在贡品上,要是有人偷吃,少说十二个时辰动不了,你就可以回去捉赃啦~”王涛还是笑眯眯的,晃着脑袋趴在邱贻可耳边如此这般的教了一遍,邱贻可眉开眼笑的谢过,第二天就着急忙慌的回四川去了。

    于是又是小半个月,陈玘早起看到一只火红色的小鸟趴在窗棂上,叽叽喳喳的叫,想必是邱贻可给他捎来的口信,果然没等陈玘招手,那小鸟便伶俐的落入他的掌心,扑棱棱化成一张粉红色的纸笺。

浪哥见字如面,

    弟安好,勿念(请务必看下去,我知道你看了开头就撕纸的习惯!浪人 is watching you!)

    上月自兄家中获得技能“定”字诀,余大喜过望,回乡正值初一,火神庙果得供奉不计其数,念及王涛大哥的嘱咐,故而将口诀施之......

    哎呦我的先人...太费劲了我就直接写白话吧,涛哥的口令真好使啊,上来就抓到了十几只耗子...我都不知道敢情火神庙有这么多邻居跟我一起住啊,这么说来我也不是很孤单啊哈哈啊哈...扯远了...除了耗子我还抓到大个儿的玩意儿...看着人模狗样的就是有一点特别奇怪,跟张继科似的,没长眼睛啊。

    你说他睡着了吧,他醒着呢,你说他没睡着吧,他下一秒就打呼噜,还跟我说他有个特别好的名字啊,叫个郝帅......哎呦你说这个没羞没臊的啊,他好意思起我都不好意思叫!!!

    原来这个家伙是个司水的,因为巴蜀地雨多潮湿,老百姓不愿意给水神建庙,他没有地方吃供奉就只好偷我的,你说说现在这个公务员待遇怎么还三六九等啊,我下回去天庭要跟太白金星好好反映一下这个问题。

    偷偷下雨的事情也是他干的,他就是闲得慌...说是帮我找点事儿做,这样老百姓感恩戴德能多给我进贡点,他也好多吃点...就是这么没出息。  

    总之问题已经解决,谢谢师哥和嫂子以及大兄弟们的帮忙(虽然你们啥也没帮,嫂子还莫名其妙打我一顿。科科。)

    然后帮我跟王涛大哥道谢(就这一个好人...哼。)

    最后劝师哥一句,那啥搂着点,注意身体...实在不行把床换个铁的吧,至少能多用几年。

                                               你亲生的师弟

                                               邱贻可书。(不是淑贞是贻可!)

评论 ( 14 )
热度 ( 74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