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如果

文章禁出乐乎,任何形势下的都不行。非逼着大家都挂这一句... 

送给一个小天使的团杀向短文

 不过好像也不是很明显的团杀...

——————————————————————

    做个体育老师也挺好的,每天王团子回家都会这么安慰自己一遍,尽管今天二班的课又被数学老师给占了...谁叫人家是班主任呢是吧,毕竟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也没人说学好体育,走遍天下的...当然了要是武术特长生,就另说...

    于是大家都知道了,王团子是个话唠来的。

    平庞二中的体育部,一共有八个正式老师,王团子是其中一个,其实人家大名叫王皓,团子这个外号是他的好朋友陈小杀起的。陈小杀原本也不叫陈小杀,单名一个玘字,美玉无瑕的意思,当然了,父母的愿望是好的。后来被王团子小杀,小杀的叫着,大家也就习惯了。陈小杀是个颇有女人缘的老师,学生们都喜欢他,曾经他的体育课被别的老师占了,家长甚至打电话到校长办公室来投诉,搞得副校长刘国梁也很头痛。

    平庞二中算是个市重点学校,规模大,师资力量强,为了响应这几年素质教育的号召,开设了各种各样的兴趣班,王团子和陈小杀主要负责的是乒乓球。其实作为体育老师,每样运动都多少能来几下,为啥他俩就被分到了乒乓球部呢,大概是因为身材吧...

    于是每到周三放学之后,就能看到两个包子脸的老师领着一群豆丁,在两张乒乓球台子前面挥汗如雨,几年下来也算是有了成绩,手底下有几个孩子被挑进了省队,听说有一个还有望进入国家队,消息传过来陈小杀搂着王团子抹眼泪,叫后者塞了一把卫生纸在他脸上。

    今年的教师节,那个最有出息的孩子拎着大包小包的来学校看老师,王团子扭着人家胖乎乎的小脸合了张影,小心的放到自己钱包里,陈小杀反而装的挺不在乎的,坐在一边闷头给孩子粘球拍。

    “胖儿啊,你进了国家队可不比咱们学校,一切都要听教练的知道不...”王皓耐心的嘱咐,把自己当年在省队的经历恨不得都灌进孩子脑袋里。

    被叫做小胖的孩子直点头,呆呆的拉着王皓的袖子不撒手。

    陈玘吭哧吭哧的粘了一个球拍还不够,又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来一个球板,这可是他珍藏了两年都不舍得用的球板啊,上面有世界冠军孔光军的签名呢...

    “东砸,这个球板是老师送给你的,一定要争气啊。”陈玘心疼的看了最后两眼,唰啦唰啦的开始上胶水。

    送走了樊振东,王皓很惆怅的站在学校门口,如果说自己当年的冠军梦可以以这样一种传承的方式来实现,那么也没什么不好。陈玘比他想得开,正在盘算找机会再去要一个孔光军的签名...

    学校出了一个体育天才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副校长刘国梁从区里开会回来笑的嘴都合不上,礼拜一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表扬了王团子和陈小杀老师,还带回来了区里奖励两位老师的奖金。

    “你们就敞开了玩儿,是哇,学校给报销!什么巴厘岛啊,什么夏威夷啊,是哇,随便玩儿~我批你俩的假!”刘国梁乐呵呵的,觉得自己蛮潇洒,王团子跟陈小杀面面相觑,啥巴厘岛,夏威夷的...这都是度蜜月的地方...我俩大老爷们...去了多别扭。

    但是假已经批下来了,不去也浪费,王团子陪着陈小杀吃了三根山楂冰棍,才稍微想出来一个地方。

    “要不然咱俩去横滨吧...一个礼拜之后正好打世乒赛,你不是还想找孔光军签名么...”

    追自己国家的球星追到日本去,也是一件颇为时尚的事情,陈小杀想了想就同意了,两个人跟刘国梁汇报了之后,后者赞不绝口,旅游还不忘了钻研业务,真是金牌员工啊!

    日本说小也不小,两个语言不通的人差点就迷失在羽田国际机场,好不容易找到大巴售票口,顺利的通过中文优势买到了去往横滨的车票,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王团子坐在座位上,打开一包薯片咔哧咔哧的嚼,陈玘时不时的从他敏捷的进食间隙里面,偷几片吃。

    “我跟你说吼,要不是因为你是左撇子,压根儿就别想偷出来一片儿~”王皓颇为得意。

    陈玘认命的点点头,特别后悔出发前把零食都交给他背着了。

    如果说日本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特点,那大概就是干净,整条街道上空荡荡连个垃圾箱也没有,陈玘本来想下车买根冰棍吃,后来想到自己还要背着冰棍纸回酒店,就嫌麻烦。王团子一点也不嫌,他手里拿着一个大塑料袋,里面装满了吃剩的包装纸,陈玘不禁心生敬佩,看来什么也挡不住他对吃的热爱。

    两个人定的是酒店的标准间,为了节省一点房费多跑几场比赛,结果刚进门就傻眼了,标准间成了大床房,两个老爷们儿直接石化在门口。后来陈玘用自己半生不熟的英语跟前台据理力争了好久也没能改变他跟王皓要睡一张床的事实...酒店只是答应,给他俩的房费打个折。

    “挺好的不是么...退的钱还能买点土特产品~”王皓挺满意,正在烧水烫杯子,陈玘也没辙,认命的从包里拿出了洗漱用品。

    “我长这么大,还没跟除了我妈以外的任何人睡过一张床...”

    “哎呀可拉倒吧,就跟我老跟别人睡似的,这不也是第一次么。”

    “你半夜打呼噜不?”

    “那我哪知道啊,不过马上你就知道了~”王皓眯着眼睛扔给陈玘一件T恤,叫他先去洗澡。

    结果晚上陈玘睡的很沉,也完全没有留意到王皓到底打不打呼噜。

    世乒赛的精彩程度超出了两个人的想象,谁说乒乓球比赛的观看性不强的?陈玘嗓子都快喊哑了,王皓默默的递给他一瓶水,看着这个平时懒洋洋的家伙眼神里流露出来的那令人畏惧的杀气,觉得自己给他起的外号一点都不抓瞎。

    十六强比赛过后,陈玘像是一只小鸟一样飞奔到门口去堵孔光军了,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条废杀...抱着球拍心满意足的瘫倒在座椅上,王皓咂着牙花子,想着一会儿中午去吃拉面还是烤肉。

    每天几乎都是这样在赛场和酒店中度过,王皓有时候会想,自己当年要是也进了国家队,大概也就是这样的生活了吧,日复一日,直到自己巅峰时代的过去。

    很快的,世乒赛就结束了,中国乒乓球队包揽了男女单,男女团的金牌,可谓是毫无悬念,王皓和陈玘也准备回国了,两个人最后一次站在球馆门口请别的游客帮忙合了一张影。

    “我们也算是参加过世乒赛的人了~”王皓笑着跟陈玘说,原来他在乎的是这个。

    两年后,作为小将的樊振东,在德国打败了顶级选手奥恰洛夫,开启了他辉煌的冠军生涯,陈玘还记得那时候挥舞着报纸跑进来的王皓,那张明媚的笑脸。

    如果时光不曾辜负每一个人。


评论 ( 9 )
热度 ( 41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