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黑道文小段子(多CP)第二弹

文章禁出乐乎,任何形势下的都不行。非逼着大家都挂这一句...

书接上文,第一次看的小天使们记得配合食用。

第二弹开始,故事的脉络就渐渐清晰起来了。

————————————————————————

【师哥,东区的场子叫人扫了!】

许昕一瘸一拐的走进来,满脸都是血,马龙轻轻的用一条手帕给他擦着,缓慢又温柔。

“道上都说,我的大蟒阴狠能缠人,今晚要是夺不回场子,我看你就别回来了~”

许昕没说话,拎着刀扭头杀回去,马龙注意到他身后投过来的一道冰冷的目光。

“哼,方博是吧。”



【呦呵,我当是谁呢,这不是鼎鼎大名的皓哥么。】

樊振东歪了一下嘴角,叫手下拿消防斧砍断了两条腕子粗的铁链,然后用脚尖踢了几下王皓的身子。

“还有气,送到雨哥那里好好照顾,别弄死了。”



【你见没见过这个人?】

陈玘拿着两张照片在长春的大街小巷徘徊,原来他就出生在这个地方吗?很美,很安静,像是他嘴角那个若隐若现的酒窝一样迷人。

“你走吧,这不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是警察,他……早死了。”



【吴教官,你的学生那么多,干嘛挑上我!】

王皓揪着头发缩在墙角,他在跟毒瘾做无谓的抵抗,两鬓斑白的吴敬平搂着他没说话,悄悄的擦了一下眼角。

“因为你是最出色的啊……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出色的人活该承受更多。”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樊振东看着王皓伤痕累累的脸,淡淡的回答着后者的诘问。十六岁又怎么样,世人若没见过十六岁的黑道大哥,那是他们没见识,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个叫樊振东的人。



【阿龙】

“叫我龙哥。”

张继科梗了一下,用酒精掩盖住错愕的表情。

“叫不出口是吗?可以滚啊,有的是人排队想叫!”

自从陈玘走了之后,大家都变了,好在张继科还是张继科,还记得自己要保护一个叫做马龙的男人。



【昕哥,你先走,我掩护你!】

这大概是许昕第一次注意到方博的存在,可惜,也是最后一次了。

“你干嘛下个套把许昕赔进去!”张继科带人想去支援,被马龙按下。

“放心,不该死的,一个都死不了。”



【你的日子过得蛮潇洒~】

陈玘给邱贻可满上一杯酒,看着他稍微发福的脸上泛起红光。

“有了老婆,就有了牵挂,往事再莫提了。”



【真神了,整个黑道都在找你。】

周雨一边给王皓换药,一边观察着这个瘦骨嶙峋的男人,马龙的地牢可不是什么好去处。

“你还是个学生吧。”

王皓开口,声音像是锯条划过玻璃一样破碎。



【这是周雨,以后就让他陪你上学吧。】

樊振东翻着旧相册,上面的自己肿着一张包子脸,被周雨搂在怀里上药,马蜂真是一种要命的昆虫。



【玘少,好久不见,肖叔有请。】

光天化日之下摆起鸿门宴了,肖战真厉害,还是当年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你的人里面混进了条子,总要给道上兄弟们一个说法,若是念什么旧情下不去手,师父可以帮你。”

“怎么,别以为我叫你一声师父你就真的有资格插手我的帮派事务,管这么宽,活该你长不出头发。”



【东哥!王皓不见了!】

看着小弟慌张的脸,樊振东从旧相册前不耐烦的抬起头。

“不是交给周雨了吗,叫他来见我。”

“雨哥……雨哥也不见了。”



【铜锣湾的那帮人疯了,挖地三尺的找人呢。】

许昕接过马龙递过来的毛巾擦了一把汗,目光从他身后阴沉的张继科脸上掠过。

“六子那边有消息,说是丢了个人。”

“谁?”突然开口的张继科成功的吸引了马龙的注意。

“你这么好奇干嘛,难不成王皓会在樊振东手上吗?”



【这是邱贻可,你叫他浪浪就行了~】

陈玘嘻嘻哈哈的跟眼前的少年扭打在一起,王皓歪着头从桌子上拿了一只橘子,慢慢剥。

“当年说好了一起打天下,结果你小子怎么半道就溜了。”

没留神被锤了一拳,邱贻可笑了笑没说话,忙着给王皓倒酒。

“你看我早就说过,玘哥身边是不缺人的~”



【皓哥,咱们去哪?】

周雨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深秋的寒冷是浸入骨头里的,敲打着心脏让人瑟瑟发抖。

“你能搞到去成都的车票吗?”


评论 ( 30 )
热度 ( 108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