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黑道文小段子(多CP)第四弹

文章禁出乐乎,任何形势下的都不行。非逼着大家都挂这一句...

书接......你们懂的。

英雄不朽~丢瓦哈拉~

————————————————————

【少他妈给我打马虎眼,你当初怎么跟我说的!】

陈玘揪着张继科的头发把他按在沙发上,锋利的刀尖只差一分就要戳破他脆弱的眼珠。

“王皓……是我跟丢的……我只是,眨了一下眼。”

“屁话!那他怎么会在樊振东手上!”

张继科原本平静的眼底突然泛起了一层波澜,陈玘疑惑的掰过他的脸,突然间一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中炸裂。

“许昕上次告诉我……樊振东一个月前,扫了东区的场子……”

“玘哥!”

【接下来,你想怎么办?】

火锅咕嘟嘟的腾起一阵芳香的烟雾,三个老爷们儿吃的大汗淋漓,温柔美丽的邱嫂笑眯眯的又在桌子上添了三碗醪糟圆子。

“我想回头,你信吗?”

王皓给邱贻可满上一杯酒,就像当初那样。

“我信,可是你觉得玘子会相信吗?”

【老秦死了,我知道您老人家不痛快,但是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马龙被肖战踩着跪在灵堂正中央,陈玘往前走了一步就被人用枪口顶住了脑袋。仿佛隐藏在黑夜里的张继科飞快的出手卸掉了那只拿枪的胳膊。

“你看,这样多不好。”

陈玘跨过滚在地上哀嚎的小弟,给灵堂上面那个微笑的照片,敬上三炷香。

【王皓的底细查清楚了吗?】

“查不清楚……好多东西都叫人抹干净了,而且好像就是陈玘干的。”

樊振东眯着眼睛翻着手下给他送过来的两张薄薄的纸片,已经概括了王皓的前半辈子。

“他这是想给王皓留后路呢~哼,倒贴到这种地步,最后还不是被人家出卖?”

【师父!师父!】

马龙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迎接他的是张继科灼然的双眼。

“你怎么在这……”

“你喝多了然后……”

“好了别说了!出去!”

【谁能证明王皓就是条子?】

陈玘翘着二郎腿做了个摊手的动作,面前的肖战气的头皮发红。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老秦那单生意,知道的人,数不出一只手,难不成是你我走漏的风声?”

陈玘看了一眼张继科,后者从黑色的手提包中拿出一张文件。

“这是鼹鼠调查了一个月的结果,条子那次行动其实是误打误撞,本来的计划是抓赌。”

“你骗谁啊,你家抓赌带着特警水警一起啊!”

“信不信由你,这是省公安厅的内部文件。”

【东哥,少年英雄,名不虚传。】

听说陈玘只身一个人闯了自己的总部,樊振东满脸都是玩味的表情。

“哪里,我才是久仰大名啊,杀神。”

实木的大门关上,没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许昕接到通知赶来的时候,只看到陈玘一个人站在十字路口中间抽烟,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大家都小心的为他绕开一个纺锤形的空间。

从许昕的角度看过去,像是一只孤独眼睛。

【蟒儿,想不想去成都?】

陈玘还记得邱贻可把方博托付给自己时的表情,他说这个孩子从小就苦,跟着我也是受罪,不如在你手底下我还放心些。

“玘哥,我不敢去成都,我没脸……”

许昕试图用一块大毛巾将自己藏起来,笨拙的像只鸵鸟。

【我19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被马蜂蜇的满脸包的他,看上去比现在还胖。】

周雨没有接王皓递过来的啤酒,他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会。

“啧,樊振东把你保护的真好。”

成都的夜晚没有香港的璀璨灯火,偶尔一个窗口漏出来的点点光明,像是天边的启明星一样引人遐想。

“我这个应该算是背叛吧?”

“年轻人,先问过了头顶的国徽之后再说话,会比较好。”

【张继科你不要命了!】

王皓从血海中杀出来,一刀砍在一个小弟的后背上,温热的血喷洒在张继科脸上,他呆呆的伸出舌头,咸的。

“你他妈要是不会杀人,就给我回家奶孩子去!”

那一场械斗,王皓身中6刀,其中有3刀都是替张继科挨得。

【上次我走的匆忙没有说明白,以后井北区只有一个老大,那就是龙哥。】

陈玘走了,只带走了许昕一个人。

坐在开往成都的飞机上,他明白了王皓曾经说过的那句话,有的事,即使知道了真相,你依旧无能为力。

【东哥,上次我们砍伤的那个家伙,他醒了。】

樊振东正在认真的跟电脑玩儿一局黑白棋,他享受这种僵持不下的结局,谁也奈何不了谁。

不过这一次,命运的天平似乎要向着他这面,倾斜了。

“这游戏真有意思,呵。”

评论 ( 12 )
热度 ( 78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