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黑道小段子(多CP)第十弹

文章禁出乐乎,任何形势下的都不行。非逼着大家都挂这一句...

前情请戳~

第一弹 第二弹 第三弹 第四弹 

第五弹 第六弹 第七弹 第八弹 第九弹

不知不觉已经有了一万字,我也是妹想到...是不是选择某个片段展开一下呢?大家怎么看,可以投票呦~~~

下次更。

——————————————————————————

【这小子嘴还挺硬。】

张超转了转手腕,一拳砸在何钧杰的肋下,痛得他深深弯下腰,很久都直不起来。

深厚的阴影背面躲着肖战一双阴鹜的眼睛,他慢慢点燃一支烟,慢慢的抽,火花沿着洁白的烟纸闪烁攀延,仿佛裹挟着那条被拷打着的生命,逐渐走向尽头。



【杰哥那边出事儿了。】

樊振东拎着枪跟追出来的周雨匆匆打了声招呼就一头扎进淅沥的雨中。

“东哥,我去吧。”

王皓红着眼睛从黑色商务车里钻出来,拎着一把开了刃的长刀,手柄处用白色的纱布缠了一层又一层,跟黑色的刀身产生强烈的反差。

“皓哥...拜托了。”



【东北虎同志...这次是我违反纪律,我一个人来承担!】

“你放屁!”

周雨被王皓从身后踹了一脚,扑倒在灰尘密布的阁楼里,脏污沾染上他的脸,分割出破碎的沟壑。

“回去好好给我守着你的东少知道吗?何钧杰的事情我来搞定,这是命令!”

这不是周雨的第一次感情用事,只是每次似乎都逃不开那个叫做樊振东的人。



【何钧杰可不好抓啊,这小子滑的很。】

孔令轩就着张超的打火机点着烟,烟丝里面夹杂的大麻叶叫他精神一振。

“想想办法啊,兄弟,肖哥那边多少钱都肯出。”

“我试试吧。”



【不是吧雨哥...】

带了墨镜和口罩的周雨侧身躲在暗巷,修长的手指被真皮手套包裹着,滴水不漏。

“别废话,你小子要发财了。”

“您什么意思。”

“听说最近道上有个人的行踪比较值钱啊...”

孔令轩眼睛一亮。



【锦毛鼠那边出了纰漏,东北虎正在想办法挽救。】

刘国梁揉了揉自己肿胀的太阳穴,计划又一次被打乱,上次同样的情况出现的时候,他失去了一个无比珍贵的战友,这一次呢?

“唤醒将军,请他密切注意香港的动向,见机行事。”

“是!”



【这是哪?】

方博没想到张继科会在这个时候醒来,他正在偷吃王皓走之前留给张继科的水果,现在嘴巴被新鲜的菠萝挤满,只能发出简单的“呜呜”声。

“你是谁?”

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方博圆溜溜的眼睛转了几圈。

“我是你山东老家的兄弟方博啊!”



【肖叔。】

“少他妈来这套,你管谁叫叔呢!”

肖战最讨厌王皓那副笑面虎的样子,礼数周到的杀人,一副斯文败类的模样。

“杰哥是泰国方面的人,您连他都动,这是砸道上兄弟的饭碗啊。”

“王皓,当初老秦出事儿,道上都说你是条子...可是玘子不信。”

肖战转了个身,长风衣下摆一甩露出他皮质短靴里面的半截枪柄。

“我们不如做个交易,你别管何钧杰这档子事儿,我还你一个公道。”



【我想睡你。】

16岁的张继科并不知道那个经常出现在陈玘身后的瘦弱少年是什么来路,只是偶然酒会上的惊鸿一现,他过分白皙的脸颊衬着嘴角的一滴深红色葡萄酒液,艳若春花。

桀骜张狂的四个字换回来的是马龙的一撇浅笑,和陈玘两个小时的殴打。

“你也配。”

头脑被耳光抽的昏沉之际,张继科只听到来自他的简短回应,清脆软糯。



【师哥的事情我就不去了...玘哥辛苦你...】

许昕抱着脑袋缩在墙角头也没抬。

“大蟒,看开些...”

也许自己也没什么资格去说这话,陈玘点了一支烟,想想又掐灭。

“听说张继科醒了,你去看看吧...”

“方博是不是也在。”

“嗯...”

“那我还是不去了。”



【师哥师哥...我睡不着~你帮我打蚊子~】

马龙揉了揉许昕的头,认命的从被窝里爬起来。

“蚊子在哪呢?”

“哎呀在你脸上!”

啪叽,脸颊一热,马龙看着在一边偷笑的许昕,只觉得血液“唰”的一声涌到耳根。

“你他妈...”

“我跟电影上面学的~好玩儿吧~先在师哥身上试试,明天出去把妹,诶嘿嘿。”

许昕笑的没心没肺,慢吞吞钻回被窝,他看不见身后马龙的手指在他偷吻的位置轻轻擦了擦,然后移到唇边。



【你不是条子吗,就这么空手回来了?】

沉重的实木大门关闭,樊振东在王皓面前摔了杯子。

“那东哥想我怎么样,带着飞虎队缴了肖战?然后道上都知道你樊振东跟政府合作,目的是吞噬控制香港所有的社团?”

摔杯子王皓也会,而且他摔了两个。

“杰哥跟我是从小一起长起来的,亲兄弟不过如此,你现在告诉我就这么算了?”

“何钧杰一定要死,你再努力也不过是陪他一起死,肖战在查老秦的事情了,我的东哥!”


评论 ( 16 )
热度 ( 64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