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黑道小段子衍生——夜港 (老秦遇难)

文章禁出乐乎,任何形势下的都不行。非逼着大家都挂这一句...

本文为 胖球【黑道小段子】的衍生,主要展开了秦志戬码头遇难的那个片段,丰富了很多细节,大家可以配合段子食用。

前情请戳...

第一弹 第二弹 第三弹 第四弹 第五弹

第六弹 第七弹 第八弹 第九弹 第十弹

————————————————————————

    无聊的巡警懒散的拎着警棍,从走过了无数遍的街道拐弯,视线从一个毫不起眼的黑色巷口望进去,连今晚这样璀璨的灯火都投射不进去的漆黑巷口,仿佛隐藏着什么特别的阴谋。手中的高光手电一闪,椭圆形的追光落在一柄银色的物件上,灼痛巡警的双眼,他拿着手电的腕子一抖,唯一的光芒瞬间熄灭。

   “咔嗒。”

    伴随着这轻微的拉开保险的声音,是巡警落跑的脚步,凌乱恐惧,却原来一个人的脚步声都是有表情的。

    今夜的南岗注定不会平静了。

   ————北京————

    刘国梁坐在他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吴敬平的消息以五分钟一次的频率敲打着他的太阳穴,东北虎同志五年的潜伏,能否让香港这一池固若金汤的污水泛起波澜,只在今晚。

    五年来,他送进去了多少优秀的战友同志,然而最终留下来的也只有老秦和东北虎两个人,组织上有明确的纪律,卧底的同志坚持跟组织单线联系,从不交叉执行任务,也就意味着今晚之前,他们两个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你踏上的是一条背负着原罪的孤独之路。”王皓离开警校的那天,孔令辉给他带了一瓶酒,瓶身上用小楷规规整整的写着这样一句话。

    作为警校的在职校长,他能做的也只是看着自己最喜爱的学生喝完这杯酒,然后将瓶身深深埋进土里。如果世间万物皆有灵性,等到王皓从香港回来的时候,这瓶酒也许会生根发芽,长成一株坚挺的白杨,春风吹过,它摇晃着鹅黄色的枝丫,一如少年离开时的那样。

    【香港的问题不在于黑社会团体的众多,而在于团体之间维系着一层紧密的关系网,牢不可破。如果我们能从其中打开一条突破口,使他们互相怀疑,互相牵制,再趁机扶持一个新兴的,可控制的势力出面来调解,吞并,那么局面就会完全不同。】

    刘国梁还记得自己意气风发的跟老师讲出上面这一番见解,并且放言如果给自己十年的时间,他一定会给世界一个全新的香港。那时候老师只是微笑的捧着杯子,搪瓷缸子里面是泡到极浓的茶水,他喝了一口,拍了拍自己学生的肩膀。

    “说到就要做到。”

    两年后,这位永远一副笑面孔的老师仿佛从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了,而刘国梁则如愿以偿的坐上了他现在的位置。

    “东北虎传来的新消息,南岗有变,不知道为什么反黑大队和飞虎队都开始整装推进,有可能打乱我们预定的抓捕计划!”

    “立刻下达命令,地方警力原地待命,不得推进!”

    “来不及了,先头小队已经到达交易现场,有零星交火。”

    “密切注意动向,尽最大努力保护东北虎,保护老秦同志!”

    “是。”

————夜港————

    当地人总是叫它:阴阳码头。

    阳光下的它是南岗区最大的商务码头,来往船只和集装箱军团川流不息,带来滚滚财富和希望。而当夜幕降临,这个被陈玘控制的黑色港口则笼上了一层灰败的面纱,香港三分之一的毒品和走私品经由这里上岸,分装,流散出去。

    一面天使,一面恶魔。

    港口本无罪,该死的是控制它人。

    此时,被道上叫做秦哥的人,正被小弟们簇拥着躲避在一片凌乱的集装箱背后,他的手枪只剩下最后一颗子弹。今夜他按照计划是要接一批来自泰国方面的高纯度海洛因,这种事儿他不是第一次做,从未失手...

    港口外面包围推进的是香港极负盛名的飞虎队,它是独立于香港警署的机动部队,装备精良作战狠辣,秦志戬握了握手中的枪柄有些想不通。他早就知道今晚会出事,可是来的不应该是飞虎队,而应该是由深圳直接调动的特警和水警才对...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此刻的王皓正在驱车赶往阴阳码头的路上,他上交给刘国梁的原定计划是在老秦接货时直接由内地特警一网打尽,然后在道上放出风声,有人想黑吃黑,故意给警方透了风,由此达到社团之间互相猜忌的效果,然后再进行下一步的计划,可是为什么香港警署会突然插手今晚的行动呢!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老秦同志的安全,除了王皓没人知道他的卧底身份。

————陈玘总部————

    王皓的突然消失让陈玘有些措手不及,码头的事情他已经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不是从小弟的嘴里,而是从警署内部,这样关键的时刻,他身边最倚重信任的人突然消失,但愿太阳升起来的时候,王皓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完美的解释。

    然而马龙却不打算聆听王皓的解释,他已经召集了手底下所有小弟开始地毯式搜索王皓的下落,一旦发现直接带回,手段不论,不死就行。此时心情最复杂的则要数张继科,他坐在角落里认真的缠着一柄开山刀,这种用纱布包裹刀柄的方法是王皓亲手教他的,从他第一次学会砍人开始,如果说王皓是条子,那么他这个被王皓亲手捡回来的家伙,又是什么东西。

   “这批货的来路有没有问题?”

   “应该没有吧...这个阿沙我们已经合作了这么多年了。”

    许昕认真的回答着陈玘的问题,却只看到对方的眉头越皱越紧。

   “玘哥,会不会是哪个老大背后下的刀子?”

   “你说的有道理...大蟒...”

   “有什么道理?”马龙从背后冷笑一声。

   “道上这么多年的规矩谁敢第一个破坏?何况这批货各位老大都有一份,谁会跟钱过不去!”

    马龙的话一点一点的把陈玘最后的希望打破,他多希望这个时候王皓能带着一身夜露踏进房间,一如往常挂着笑容说一声:玘子,我回来了。

————北京————

    “这个时候只能将计就计,立刻联系东北虎,尽力保护老秦同志的安全。”

    留给刘国梁做决定的时间不多了,他只能咬着牙下达这样一个鱼死网破的命令,其实他何尝不明白,枪炮无眼,一旦双方交火...生命就是最先破碎的东西。

    “也告诉东北虎...保护好自己...”

    刘国梁不知道今夜之后,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去见孔令辉,那个始终守护着一瓶深埋老酒的校长,他在等待一次破土,一枝花开,等待自己最喜爱的学生涅槃重生。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的秦志戬正在静静的注视着生命从身体里,以血液的形式,渐渐流逝...自己到底把这份背负着原罪的职业,做到了最后一刻。

    “如果可能,我希望能埋在老家镇江的一个小村子里,不进什么公墓...就让我一个人,静静的躺着,这辈子我欠的情太多了,下辈子...不想做人了。”

    临行之前,老秦拉着王皓的手,最后握了握。

    “老秦同志...”

    “你知道经我的手走过多少毒品吗?一万三千五百九十六克...人死了,家破了,再也回不来的。”

    王皓不知道怎样去安慰秦志戬,他又何尝不是这样夜夜拷问自己的呢?贼做的久了...就当不回兵了,人生不是简单的兵捉贼游戏,失败了还可以重来。

————樊振东总部————

    “航哥,干的漂亮。”

    徐晨皓开了一瓶香槟,给一屋子的人满上,樊振东来的有些迟,身后没有看到熟悉的周雨。

    “大番说得对,航哥今晚立功了。”

    樊振东招手叫大家都坐下,兴致勃勃的端起香槟杯,金黄色酒液用馥郁的泡沫给空气中增添一点欢脱的气氛。

    尹航腼腆笑了笑,从怀中掏出来了那柄关键的银色手枪。

    “月初警署刚刚下达了禁枪协查令,看见这个家伙,那个巡警跑的比兔子还快,不过倒是没想到能把飞虎队都招来,看来秦志戬活不过今晚了。”

    听了这话,大家都哄笑起来,只有徐晨皓左右环顾着大厅。

    “东哥,怎么没见雨哥啊?”

    “我没叫他,你们记住,雨哥不沾这种事,以后都注意点。”

    “是!”

    被独自留在房间里的周雨默默打开了手提电脑,五分钟后,樊振东跟泰国毒枭阿沙以及何钧杰的来往邮件被悉数备份下来,存储进一块细小的芯片中。这块芯片会依次经过周雨的鞋底暗格,特殊垃圾袋,清洁工人的手套,国安局香港站点,最后到达刘国梁的手中。

    最原始的传递情报的方法,却最安全。

    做完了所有工作,周雨重新打开了上周一从礼品盒边缘获得的纸条,上面用密写药水简单的写着一行字。

    【锦毛鼠,准备苏醒。】


评论 ( 11 )
热度 ( 31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