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黑道小段子衍生——轻舞(杀团初遇)

文章禁出乐乎,任何形势下的都不行。非逼着大家都挂这一句...

有妹子点了这一段,说是想看看陈玘从王皓的大腿后面摸出一把手枪来......是怎样的一种体验,那么我就随便写写,依旧当做【黑道小段子】的资料补充。

请配合原文食用,效果更佳。

第一弹 第二弹 第三弹 第四弹 第五弹

第六弹 第七弹 第八弹 第九弹 第十弹

——————我是一列小火车———————————

   霓虹闪烁,夜色点缀在都市的背后,王皓像是一只轻巧的猎豹从钢筋水泥的丛林里面优雅的跃出,他抬起胳膊慵懒的抓了一把头发,冲着夜店的保安挥挥手。

    “哟!小虎~”

    “旭哥,今天场子里的人多吗?”

    “人不少,就是不知道你要的那种,多不多啊~”两个保安相视一眼,促狭的笑起来。

    王皓低着头轻抿着嘴唇,如簧巧舌要留着去赚钱,跟这些人,他犯不上。鼓了鼓腮帮子重新扬起头,细长的手指从火红色的发梢上面捋了一把,王皓狭长的眼角甩出个白眼,然而这样的王皓,即使是在翻白眼的时候也是好看的,带着一点稚嫩的单纯。

    黑色的风衣一闪,王皓已经踏进了昏暗的大门,淡淡的古龙水似有似无,卷起空气中一抹妖娆。

    被叫做旭哥的那个人依依不舍的冲着他的背影喊着:

    “喂,小虎,你什么价嘛~说出来我哪天照顾照顾你的生意啊~”

    王皓听闻回过头来,两根手指一立,小巧的嘴巴张开,甜甜的露出一口白牙。

    “两千万。”

    “靠!”

    旭哥的咒骂声被其他保安取笑的声音打断,王皓转过身,微笑的面孔骤然坍塌,他歪着嘴角轻蔑的哼了一声,甩着手里的黑色包包往夜场深处走去。

    王皓已经在这里工作了2个月,人人都认识他,“轻舞”夜店的小虎,长得白净可爱,他总是穿着一件背部镂空的紧身皮衣,仰着一张圆脸轻轻的笑。如果运气不错的话,你会看到他斜倚在吧台的角落里,手中托着一杯橘黄色的橙汁,搭讪的人总是不缺的。

    “轻舞”的老板很喜欢他,安安静静的从来不闹事,不沾毒,他每天晚上都会选中一个客人,然后被他们拥着去任何他们想去的地方。所以老板有时候会在分成的时候稍微大方一点,毕竟这年头认真赚钱的男孩,不多了。

    但是没人知道王皓究竟是做哪一行的,酒保与看场保安之间总是流传着关于他的十分不堪的传言。不过也有同样在“轻舞”里面赚钱的男孩子肯定的说过,“小虎才不是做皮肉生意的人,因为他身上的味道,干净的让我想吐。”

    可惜今晚王皓的兴致不高,这连调酒的小黑都看的出来,他已经接连拒绝了5个前来搭讪的顾客,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小虎,不舒服啊?”小黑给王皓倒了一杯橙汁,把他手里的Moscow Mule换掉。小黑很喜欢王皓,这在“轻舞”是人尽皆知的事。

    “还好,就是头有点晕...”王皓说着,接橙汁的手腕一歪,身子软软的从吧台边缘滑落。

    还没等小黑叫出声来,王皓就凭空的又被什么东西托了上来,打翻的橙汁也被扶正,一双保养良好的手正在用纸巾帮他清理吧台。

    “你是?”

    “陈玘。”

    小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个男人的眼神,清清冷冷的,一双眉毛斜飞入鬓,像是随时要准备取人性命一般。南岗区最年轻的老大,江湖人称“杀神”的传奇人物,现在正扛着王皓的身子大步的往门外走去,没有人敢出头去哪怕问上一句。

    其实王皓一直就醒着,他只是因为头晕而懒得说话,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直到被放进陈玘的黑色商务车后座,他还持续着自己装死的状态。从平稳的车速来看,这是一辆好车,王皓把眼睛张开一道缝,就看到陈玘冷漠的侧脸。

    “你谁啊...”声音黏黏糊糊的,王皓挣扎着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

    “睡你的人。”

    “滚蛋......”

    话音刚落,驾驶座的位置伸出来一管长枪,马龙单手扶着方向盘,从后视镜里凶狠的观察着王皓的动态。

    “龙仔,收起来。”马龙很不愿意,然而还是照做了。

    陈玘歪着身子好笑的观察着王皓,他的食指在下巴上面敲打着,似乎对眼前的人很感兴趣。

    “停车,放我下去。”揉了半天太阳穴的家伙抬起头,鼓着腮帮子冲马龙喊着,还用包包里面装着的黑色钢笔去捅他的侧腰,搞得马龙超级火大。然而陈玘就这样笑眯眯的看着他,不发一言。

    “你丫有病啊!”王皓歪了一下头,把陈玘放在他后脑勺的手甩下去。

    嚯~小老虎生气了,看来以后要好好管教。

    陈玘眼睛里面的笑意瞬间收敛,左手一勾锁住了王皓的喉咙,右膝往上一顶刚好卡在脾脏的位置,剧痛从身体的侧面传来,王皓只觉得眼前一黑,胃里翻江倒海。

    于是一直到酒店,王皓都乖乖的,任凭陈玘摆布,因为相同的痛苦他不想遭受两次。

    “挺上道的,识时务。”

    打发走了马龙,陈玘慵懒的靠着浴室门,王皓正在里面洗澡,撅着嘴巴看上去不是很高兴的样子,他慢吞吞的打着泡沫,慢吞吞的弯腰搓洗,拖延时间的行为昭然若揭。

    “有用吗?”陈玘笑了一下,手指继续在下巴上敲打出节奏。

    “......”对方进行了无声的抵抗,再转过身来的时候,眼睛里居然还闪着泪花。

    “少来这套...好了我不看你。”陈玘翻了个白眼,王皓这样的家伙他见的多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眼泪更是说来就来能拿十几个奥斯卡。

    浴室的水声渐渐停了,陈玘双手交叠在脑后躺着看电视,漫长的5分钟之后,裹着白色浴袍的王皓才小心翼翼的从门口蹭出来,鼻尖上还挂着水珠。

    陈玘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王皓抿了一下嘴巴,委委屈屈的挪过来。

    这孩子看着一张包子脸,其实还挺瘦的...陈玘心里想着,就伸手去摸他的大腿,王皓捂着自己的浴袍往后躲,被一把抓住脚腕拖回来。

    “都这个时候了还想跑?”

    挣扎间,陈玘的手指擦过一个坚硬的物体,他眼中的笑意瞬间结成冰。两下把王皓撂倒,这次手上加了力气,疼的王皓脑门上的冷汗涔涔而下。白色的浴袍被彻底扯开,陈玘从王皓的大腿后面扯出来一把小巧玲珑的一发式手枪,他眯着眼睛瞄了一下,转手把枪口压在王皓的太阳穴上。

    “你用这个方法,杀过多少人?”

    被威胁的人反而放弃了所有挣扎,一脸冷漠的趴在床上,他年轻富有弹性的肌肤还带着刚刚沐浴过的清香,让陈玘有些失神,好在他马上就找回了重点。

    “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你崩啊,不崩了我你是小姨子养的!”

    王皓梗着脖子说着,长长的睫毛因为剧痛而抖动不停,像是两只受惊的蝴蝶。

    “艹……你他妈的!”

    陈玘食指一紧,抵在太阳穴上的枪口发出轻描淡写的一声。

    “咔塔。”

   没有想象中的脑浆迸裂,陈玘愣了一下……把枪口调转过来检查,才发现里面根本没有子弹。

    “给老子滚起来!”

    被一脚踹下床的王皓骨碌碌翻了两下才停住,笨拙的重新爬起来,陈玘又生气又好笑,表情扭曲的吓人。

    “玩儿我呢?带把手枪没子弹?”

    “你丫懂不懂情趣啊,这他妈是杀人用的吗?!”

    王皓转了转被勒青的手腕,一脸嫌弃的看着陈玘,嘴角一撇“啧啧啧”的发出些惹人嫌的声音。

    陈玘居然有些梗住了……片刻过后,只觉得耳根子有点热……

    气氛异常尴尬,光溜溜的王皓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丝毫不搭理在床上思考人生的陈玘,只给他留了一个圆润的背影。

    “喂……出来卖的。”

    “你他妈叫谁呢!”

    “咳咳……”陈玘不好意思的摸了一下鼻子。

    “那你也没告诉我你叫啥啊。”

    “怎么着?想聊天啊~”王皓突然从沙发上转过来,光滑的两条胳膊搭在沙发背上,晃悠悠的。

    “……”

    “老板,咱们明码标价,我可不便宜,陪聊一小时500。”

    “你他妈打劫啊,这香港最好的小姐老子睡一晚也不超过2000……”

    “哎呦,老板挺懂行啊~”王皓笑眯眯的脸色一转,双眉压低从沙发背后一跃而起,左膝向下狠狠地压在陈玘的小腹上。

    房间里的形势风云变幻,王皓捡起那把被陈玘丢在一边的手枪,轻笑着从舌根下面拿出一颗子弹。

    陈玘瞪大了双眼。

    “我靠……你舌头下面藏着子弹还能说话!”

    王皓听闻把膝盖往下一压,陈玘只觉得喉头一甜,鲜血瞬间涌进口腔,他心里暗骂一声,妈的……肋骨肯定断了。

    “老子不张嘴,一样能说话。”王皓把子弹压进枪管,在陈玘的鼻尖处晃了晃,又意外的收了回去。

    他依旧是慢吞吞的从陈玘身上爬下来,慢吞吞的扒了陈玘的外套穿好,最后慢吞吞的把枪塞进包包里。

    “老板,该给我结账了。”

    从这晚开始,道上流传起来一个诡异的传说,南岗区的老大出门撞鬼被上身了,天天去“轻舞”夜店给一个叫小虎的男孩捧场,还天天被橙汁泼脸,乐此不疲。

    很多年后,已经习惯了被王皓忽悠的陈玘,终于在一个午夜梦回的瞬间,想起了一个缠绕了他许久的问题,于是冒着被打的可能,他把王皓从睡梦中摇醒。

    “艹……打你啊!信不信!”

    “信!信!你先告诉我一个事儿。”

    “说。”

    “你当年在夜店到底是干啥的?!”

    王皓皱着一张包子脸,一巴掌糊在陈玘的胖脸上。

    “废话,接头啊!”

    被糊脸的陈玘愣了一下,又接茬给了自己一个嘴巴……

   “妈的,忘了你是条子了……唉……”

——————我是回不去的从前—————

很多妹子说脑补不了轻巧的猎豹???乃们对我竹子皓还是了解不够啊,上两张资料补充图吧,故事主要发生在这样颜值的时期~~~~




评论 ( 21 )
热度 ( 61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