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黑道小段子(多CP)第十一弹

文章禁出乐乎,任何形势下的都不行。非逼着大家都挂这一句...

前情请戳...

第一弹 第二弹 第三弹 第四弹 第五弹

第六弹 第七弹 第八弹 第九弹 第十弹

————————————————————————

【将军询问,是否可以与东北虎建立联系?】

刘国梁眯着眼睛在把玩一个乒乓球拍,片刻过后他摆了摆手。

“时机还不到。”



【帅哥,我想请你帮个忙。】

看着王皓递过来的烟,郝帅犹豫了半天,道上的人都知道,王皓有两样东西不能轻易碰,一个是他手里的烟,一个是张继科。

“小虎……”郝帅跟王皓也是“轻舞”夜店时代的旧相识了。

“帅哥,这次决不为难你,我只是想保一个人。”



【肖哥,何钧杰恐怕是不行了。】

宁死也不肯透露一个字,这样的硬汉越来越少见了,肖战看着他被血污沾染的脸,居然生出些恻隐之心来,然而也不过是转瞬即逝。

“扔海里喂鱼吧,做的干净点。”

“是。”



【超子~这么晚还办事啊。】

郝帅站在一艘摩托艇上,笑眯眯的叼着根烟,火红色的烟头时明时灭,像一盏遥远的灯塔。

“你不也没歇着嘛~”

张超凑上去接了一口烟,一扬手,漆黑的海面上溅起一圈水花。

“我嘛,我就是做的这半夜的生意啊,不说了,那边还有一批货等我,回头一起喝茶。”

张超目送着郝帅的摩托艇消失在目力不及的地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香港社团最嚣张的时候,曾经学着梁山好汉排坐次呢。】

王皓半躺在周雨卧室的飘窗上,怀里还抱着一个熊猫玩偶,玩偶的主人不敢坐着,诚惶诚恐的立在一边。

“那……皓哥你当时排第几啊?”

“呵,一群没文化的小子能排出什么花来。”

王皓低头扭了一把熊猫玩偶的脸,顺手甩给周雨,然后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裤子。

“我走了,再呆下去你的东少就该来敲门了。”



【六小龙。】

陈玘拿着报纸笑了半天了,王皓都怕他抽过去,无奈的走过来把报纸夺走。

“诶!你再让我回味回味~这词儿整得还挺好的,说我啥来着,哦,得杀神者得天下~哈哈”

王皓夸张的撇了一下嘴。

“不过是江湖小报吃饱了撑得,说排坐次排了半个月,才憋出来一个六小龙,看把你美的。”

六小龙者:杀神陈玘,小虎王皓,海门郝帅,厉鬼张超,神魔愁邱贻可,万事通单明杰。



【肖战闹了这么大一出,最近肯定要避避风头。】

樊振东跟王皓在球台前挥汗如雨,两个老大也没什么碰的上的业余爱好,除了吃,就是打。

王皓发了一个弧圈球,樊振东正手一个狠抽,回过来刚巧擦边,王皓翻了个白眼。

“肖战只要不闹,我就能趁机把其他几个小帮派扫干净。”

樊振东擦了一把汗,甩给王皓一瓶水。

“那就仰仗东哥了。”



【你是谁?】

“张继科?”

“很好,那我是谁。”

“方博?”

“很好,那咱俩什么关系?”

方博瞪着一双大眼睛,期待的看着病床上的人。

“额……”张继科嫌弃的皱了下眉。

“可是我真的觉得你不像我表弟啊……”



【藏獒醒了,你不去看看?】

陈玘给王皓剥了一个橘子,讨好的问,因为处理马龙的事情,他已经三天没跟王皓碰面了,现在地位很被动。

“我不去了……”王皓看上去一脸不高兴,却飞快的接过了橘子。

“他这辈子,可能最大的不幸就是太早遇到我吧……”

橘子很甜,王皓心里却很苦。



【小伙子,我劝你不要激动,伤口要是再崩开,我就把你丢下去喂鲨鱼。】

何钧杰睁开眼,只嗅到浓重的鱼腥味,他艰难的转了一下头,昏黄的灯光那头坐着一个细痩的影子。

“你是……”

“名字嘛只是个代号,不过他们都叫我——万事通。”



【来来来,张嘴,别皱眉头,大夫说了你不能顿顿都吃拍黄瓜,没营养。】

方博拿着一碗肉粥,耐心的哄着床上的张继科吃饭,嘴皮子都磨破了,那人还是纹丝不动。

许昕靠在病房外面的走廊里,听着方博苦口婆心的劝导和张继科暴躁的回应,自己莫名其妙的也暴躁起来。

他一脚把房门踹开,劈手夺过方博手里的碗摔在地上。

“爱吃吃,不吃滚!低声下气的干什么!”许昕也不知道自己是冲谁发火,他只看到方博瞬间灰白下来的脸,皱成一个委屈的核桃。

“你干绳么!”张继科反而不乐意了,把方博一把拽在自己身边。

“你丫谁啊就欺负我表弟,先问问我同不同意!”



【方博这小子真能编……】

陈玘跟王皓都走到病房门口了,又悄悄的退回去,缩手缩脚的像是在做贼。

“我说咱们一会儿再来吧,现在进去就是活靶子。”陈玘搓着手,心有戚戚。

“你瞅瞅你现在哪还有个杀神的样子?”王皓一脸嫌弃。

“我才不当杀神,我就当玘子,跟你腻乎一辈子~”

两个人打情骂俏误伤了在一旁路过的尹航,膈应的三天没正经吃饭。


评论 ( 15 )
热度 ( 69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