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衍生】白龙传大结局——珏(杀团,美玉,少量阎王)

    “皓,你知道愚公的故事吗?”

    陈玘在初冬的晚上,点着一豆灯火,他指间的玉杯已经凉透。

    “那时的愚公还是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浑身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追随者祖先留下来的足迹,他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耕耘着家门口那一点狭小却还算丰腴的土地。有一天,一个卖货郎从山的那边转过来,留宿在愚公的家里,他告诉这个年轻人,山的那一边有着良田千亩和一望无际的大海,生活可不止眼前的这一点苟且。

    货郎走了,可是他的话却像是在愚公的心里扎下了根,山外面的世界一定是很精彩的吧,精彩到可以让他下决心搬走眼前的这两座大山。

    王屋与太行。方七百里,高万仞。以愚公一人之力,恐不能毁之一毫。

    然而愚公说他还有无穷无尽的子子孙孙,这种坚韧不拔的精神仿佛是镌刻在他们的骨血里的,生命不尽,挖山不止。

    这样的精神终于感动了天帝,帝令夸娥氏二子助愚公一臂,负山迁之,这便是愚公移山的故事。”

    故事讲完了,王皓眨了眨黑灵灵的眼睛,他知道陈玘的话还没说完。然而对方却似乎是困倦了,丢了玉杯,把身子缩进已经被王皓暖热的被窝里。

    陈玘很少有事情会瞒着王皓,然而他只要瞒着,便任谁也不能打探到分毫,这是陈玘最后的一点坚持。

    就这样过了一个寒暑,转眼便是新的一年冬天,依旧在一个深夜里,陈玘依旧握着那个玉杯,这一次他不再往里面斟酒,就那么握着,指尖的温度轻轻的透进玲珑杯壁,却温暖不了它依旧冷冽的质地。王皓一个人缩在被窝里,早就睡熟了,陈玘紧紧抿着嘴角,注视着王皓的睡颜,仿佛贪恋般的不肯挪动眼睛。

    王皓只感觉这一觉睡得好沉,等他再次睁开眼睛,小院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小院,只是青石板上的人影却只剩下一个。

    陈玘走了。

    他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王皓没有想到的是,孔令辉会来。

    他已经很久没有来找自己喝酒了,他的口味很叼,不喝白酒,于是只有从西域传过来的深红色葡萄酒才能对他的胃口,两个人一喝便要到天亮。孔令辉是个神人,这倒不是王皓恭维他,作为一个月相大仙,能数万年如一日的恪守朔望规则,是一件极其无聊的事情,孔令辉就做的到。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么...”孔令辉习惯性的冷着一张脸,然而双颊却被酒液沾染上玫红。

    “为啥?”王皓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睡眼朦胧的靠着孔令辉的肩膀。

    “不为啥...”

    也只有这三句没头没尾的对话,孔令辉头一歪,跟王皓依偎着睡去。

    没有陈玘的第一日就这样过去。


    第二天来的,是张继科,王皓堵着大门没让他进来。

    “皓...”

    “回去吧。”

    “皓哥。”

    “家里没人,不方便。”

    张继科愣了一下,揉了揉鼻子,片刻过后他自嘲的笑了笑,抱着胳膊歪在门框上。

    “那我在门口跟你说说话,这样总行吧?”

    王皓觉得有点奇怪,但又说不出哪里奇怪,他最后还是让张继科进来了,两个人搬了小木桌坐在院子里喝茶,张继科喜欢甜食,于是桌子上摆满了甜腻的苏州小点。

    “你当初肯到山东来帮我,我很感激。”张继科淡淡的说着,声音低沉的像是快要埋进土里。

    “那是太白金星的安排,你不必特别挂在心上。”王皓喝了一口茶,可能是泡得太久的缘故,茶水涩涩的扒住舌根,搞得人很难受。

    “苦吗?吃口点心?”张继科递过来一块圆圆的玫瑰糕,芬芳诱人。

    “不吃了,玘子说我最近太胖了,这些甜的都不能吃...”

    张继科的手腕一抖,好好的玫瑰糕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第三日来的是刘国梁。

    王皓看着他,他也笑眯眯的望回去,两个人什么也没说话,片刻过后,刘国梁亲昵的摸了摸王皓的耳朵。

    “还好哇?”

    “挺好的。”

    王皓觉得,也该他到了,孔令辉和张继科都没能告诉自己的事情,到底还是要太白金星本人来解决。他把刘国梁迎进屋里,搬出他最爱吃的松仁和瓜子。

    松仁是东北特产的大松仁,个个饱满香甜,瓜子是春天王皓种来做篱笆的向日葵收获的,特意送到村口的炒货张那里加工回来,香脆适口。

    刘国梁笑眯眯的捡了两颗在手心里,不住的摩挲。就在王皓以为他今天都不会再开口的时候,刘国梁突然说话了。

    “皓啊,你知道愚公的故事吗?”

    他的语气跟当初的陈玘,一模一样。

    “我知道,玘子跟我说过。”

    “他没有把故事讲完……”刘国梁依旧笑着,却微微从眼神里流露出一丝不安。

    “那就别说了。”王皓喝了一口茶,真苦啊,没有陈玘在的日子里,连甘甜的茶水也没人懂得冲泡。

    傍晚时分,刘国梁走了,驾着他的五彩祥云,王皓站在院子里送他,一直到目力不能及的地方。

    此时的平庞胡同安静的吓人,王皓从来不知道世界可以寂静如此,只是空了一个人而已,怎么好像是空了心,他甩了甩头,抄起手慢慢往屋子里走,他知道刘国梁不会是最后一个。


    第四日来的是王涛。

    作为一个土地公公,王涛管的事情有些太多了,王皓一直都想吐槽他却苦于没有机会,今天倒是个黄道吉日。

    “涛哥你就没有别的事情了吗?”王皓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

    “你就知道怼我。”王涛晃晃悠悠的走进来,噗通往椅子上一歪,开始闭目养神。他的紫金葫芦拐靠在门口,被王皓随手拿起来往院子外面扔。

    “哎哎哎...那是我的吃饭家伙!臭小子你给我捡回来!”屁股上被踹了三脚之后,王皓才颇为不情愿的把拐杖捡回来了。

    “涛哥时间不早了我就不留你吃饭了。”

    “找揍是不是,给我坐下!老子要讲故事了!”

    王涛不像孔令辉那么淡漠,也没有张继科的优柔,更没有刘国梁的圆滑,他要是想说什么事情,你不听都不行。

    “故事要从当年的愚公移山讲起...”

    王皓打了个哈欠,又被狠狠的掐了一把脸蛋,疼,特别疼。

    “世人只知,王屋与太行是被夸娥氏的两个儿子移走的,但是这世上又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呢。夸娥氏是一位勤劳的母亲,可是她的两个儿子却并非她本人亲生,乃是她在田间劳作时候捡到的弃婴,年纪稍大的孩子叫做:勤,年纪少小的孩子被她叫做:森。这两兄弟从小相亲相爱,又生的力大无穷,尤其是大儿子,五岁便可伐树,十岁就能扛鼎,后来消息上传到了天庭,被天帝亲封:大力士。

    后来两个孩子长大了,天帝派他俩去帮助愚公移走两座大山,这对于哥哥勤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对于弟弟森,便稍显吃力。两兄弟移山的路上,由于体力不支,弟弟森的脚步颠簸了一下,太行山的一角不小心磕在大地之上,引发一场剧烈的震动,此时,两块千年古玉从山的裂缝中掉落出来......”

    王涛讲到这里,便停了口,他的眼角瞟了一下王皓的神情,发现对方仿佛根本没有听进去一般,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指。

    “皓子...”

    “涛哥,后来呢?”

    “唉......后来弟弟森虽然把太行搬到了指定的位置,却伤到了左脚的筋骨,从此变成了一个跛子,再也不能跟哥哥一起上山打猎,伐木了...”王涛叹了一口气,他的故事讲完了,于是拍了拍衣服准备离开,却被王皓拦住。

    “我问的不是这个...我问的是那两块玉。”王皓轻轻的低着头,他的手指纠结的缠绕在一起,看的王涛眼睛发酸。

    “玉,玉有什么好讲的...”

    “涛哥你知道吗,第一天小辉哥来过,第二天是继科儿...第三天连太白金星都驾到了,现在你也来了...不知道我王皓何德何能,劳驾这么多神仙关照...一开始我说了,你们的故事我不想听,可你们非要讲,现如今讲了,又不肯讲彻底...你们究竟想我怎样?”

    王皓从来没有这样疾言厉色的跟王涛说过话,印象中的他都是温和的带着一点腼腆的笑,可是这样的王皓又怪得了谁呢?

    王涛只能叹一口气,继续说下去。

    “那两块古玉,相生相伴,双壁无暇,合则为珏,主天下大乱;分则为琚,主国泰民安。为着这个原因,双玉既出,便被分开,辗转流落于皇家,上千年来,始终不能合为一处。后来到了大唐盛世,其中一块玉被镶嵌于大明宫含元殿顶端,取其安邦定国之意,那便是...那便是...”王涛再也说不下去了。

    “那便是陈玘...他在含元殿顶上待了一百年,我也陪了他一百年...他给了我一个名字,叫做皓。于是这个世上便有了王皓。”

    王涛没接话...现在轮到他坐立不安了。

    “可是大明宫却不光只有这一块安邦白玉,含元殿后面有一座宣政殿,上面悬着一块一模一样的白玉,我还记得他的名字,叫做琳。”

    这却是王涛也不知道的事情了,他呆呆的看着王皓,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涛哥呀,你说他们两个在出世之前,度过了多少我不曾参与的岁月呢?”王皓像是在问,又像是喃喃自语。

    “我一直以为自己到的够早了...却原来还是晚了一步。要不是当初大明宫破,战火纷飞,他们两个应该早就遇到了吧...或者说如果没有我的话...”王皓这样说着,眼睛里一闪一闪的泛着些水花,王涛上前一步紧紧的握着他的肩膀。

    “不许你这么想!双壁决不能相合,相合则为珏!天下要大乱的...” 

    “没有他们天下也会大乱的...朝代更替是谁也不能阻止的事情,涛哥,你我看的还不够多吗?”

    面对王皓的诘问,王涛无言以对,他本来的任务是来劝阻王皓,让他看开些,因为就在孔令辉来的路上,陈玘便已经见到了马琳...作为一对相生相伴的玉,两个人是有独特的心灵感应的,一年前陈玘没能下的决定,他终于在今年兑现。

    “涛哥,你说他还会回来吗?”王皓依旧低着头。

    “我不知道。”

    “也许我该想想以后的事情。”

    “我们都该好好想想......”


评论 ( 17 )
热度 ( 39 )
  1. 法修ROCK读书不高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知道怎么转载了,这篇是我很喜欢的结局。说不上也说不清但又说的是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