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黑道小段子衍生——蜀气

我就是那种吃了吐的bo主...刚才还说要把杀神打入冷宫的,扭脸就写段子...

—————打脸分界线—————

    陈玘在跟许昕赶往成都的路上给邱贻可打了一个电话,对方没接,陈玘骂了一句:你奶奶的。

    离开香港的那一天早上,陈玘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所以他去找了樊振东。名动铜锣湾的东哥可不是什么善人,他很乐于告诉陈玘一些没人知道的秘密,比如王皓是被他从马龙的地牢里救出来的,方博是被马龙亲手出卖的,你把别人当做亲弟弟,人家却只想做老大云云...

    “我救了你的相好和小弟,杀神,这是你欠我的。”樊振东用一根干净的手指点着陈玘的心尖,带给他麻木的钝痛,如果说王皓是他如论如何都不肯割舍的人,那么马龙则是他想要守护一辈子的存在,陈玘从未想过这两个人会有什么深切的矛盾,然而等他后知后觉的时候,一切便已经滑向了难以挽回的深渊。

    “大蟒,跟我去成都。”

    “玘哥,我没脸......”

    陈玘觉得自己还不如许昕,人家至少还知道要脸。

    飞机落地的时候是成都的傍晚,夕阳刚刚好把一切都镀上一层金黄,陈玘拖着半死不活的许昕到达了邱贻可略显烧包的大宅门口,两人被实木的大门挡得结结实实。

    据说这是邱家的老宅,一座高级的二层小楼,复古的石刻雕花彰显了这座建筑悠久的历史。陈玘此时正试图踩着邱家大门口那座将近一百年高龄的石狮子,往二楼的阳台爬...许昕帮不上忙,想了好久决定在不远的小卖部里买了一根冰棍,又开了一瓶汽水,这样他就获得了店家特别奉送的小马扎一个。

    午后的暑气正盛,许昕坐在小卖部门口,吹着冷气吃着冰棍,认真的观看着汗流浃背的陈玘被邱贻可从二楼阳台一脚踹下来的盛况,他再一次肯定了自己刚才的选择。

    “老邱!浪浪!卧槽让我进去!”陈玘拍了拍自己的屁股从地上爬起来,开始疯狂的砸门。

    “玘砸,我老邱金盆洗手了,不方便见你。”

    “放屁!王皓是不是在你屋里呢,老子都看见他晾在阳台的内裤了!”

    “你才放屁,王皓来的时候根本没穿内裤!”

    “......”

    “......”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目睹了全过程的许昕不知道该说什么,刚才这一段对话的信息量太大了,他吓得抱紧了自己的冰棍。

    陈玘只是站在原地消化了一秒,然后开始扭头找刀了......

    大概是出于对于街坊邻居的保护,邱贻可最终还是把陈玘放进来了,不过许昕进门的时候被结结实实的踹了一脚,他揉了揉屁股没敢吱声。

    王皓这时候正在阁楼窝着看电视,周雨坐在他身边老老实实的叠衣服,这孩子看上去白净又苗条,身上一点戾气都没有,像只单纯的小白兔。王皓不知道刘国梁用了什么手段把周雨招募过来的,这个一直在樊振东身后的男人是所有黑道老大试图挟持的对象,然而谁又会想到他竟然是国安部的高级侦查员呢。

    这大概就是宿命吧。

    王皓知道陈玘要来,他也知道邱贻可家的周围布满了局里的暗线,他只是想赌一把,赌这个男人对自己的爱超过了他对权利的追逐。

    陈玘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样的状态下与王皓重逢,宽敞的客厅里面,四个人分别占据了四个角落,沉默的许昕,警惕的周雨,满不在乎的王皓和...心情复杂的自己。没人愿意上前一步,也没人敢第一个说话,这时候最无辜的大概要数站在中间的邱贻可,他抱着脑袋第一百零一遍的反省,为什么要放陈玘进来。

    “皓...”陈玘做了那个率先打破沉默的人。许昕和周雨非常不给面子的打了个冷颤。

    “玘哥我忍不了了,要么你带皓哥远走高飞,要么你让我一枪崩了他给师父报仇!”

    许昕话音刚落,三把手枪同时指着他的头,只有王皓没动,他懒得动。

    看了看一脸认真的邱贻可和陈玘,许昕跳着脚指着周雨骂街:

    “卧槽你凭他妈什么拿枪指着我,你会使吗!” 

    “皓哥教我了。”周雨一脸冷漠。

    始终没有处在暴风中心的王皓此时难得挪动了一下身子,他从沙发里慢吞吞的爬出来,说了一个字:饿。

   于是邱贻可就必须去煮火锅,周雨许昕就必须去买食材,陈玘就必须跟王皓腻味在客厅说悄悄话...真不公平,干活的三个人想着,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周雨洗着菜,撅着嘴巴跟许昕吐槽,樊振东都不舍得让我下厨...许昕点点头,马龙也不肯叫我沾水的...邱贻可从后面踹他俩的屁股,闭嘴吧,谈恋爱很了不起吗?!


评论 ( 15 )
热度 ( 54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