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恶搞】队长,别开枪(壹)

壹•游戏开始

   “铃铃铃......铃铃铃......”

    老式电话机特有的金属铃声在空旷的房间内回荡,一只细长白净的手从棉被里伸出来,循着铃声的方向慢慢摸索,压在了听筒正上方。

    “喂?”马龙喉咙都没有打开,黏黏糊糊的问了一句。

    “北平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还睡得着!赶紧给我滚到北平饭店来!”

    对方吼完之后“咔嚓”一声落了电话,只留下被吓醒的马龙一张懵逼的脸。

    “北,北平?哈?”

    勉强摸索着找到了开关,马龙看着脑袋顶那盏年代感十足的电灯泡,足足愣了十分钟...雪白的墙壁,木质家具,蒙了白色镂空布罩的沙发...还有衣帽架上那套古朴刻板在领口别了青天白日徽章的...中山装。

    “word妈...”马龙抱着头蹲下来,“又来?!!!”

    是的,对不起,您老人家就是又穿越了。

    本着赶紧找到队友才能顺利回到未来的这个思路,马龙简单洗了一下脸,别别扭扭的套上了那套灰蓝色中山装,大头皮鞋,白袜子,这个穿越也太写实了...马龙撇了一下嘴,推开了1948年的大门。

    “额...这是哪...”21世纪的好少年在北平的大街上迷失了方向。

    马龙抬手看了一眼表,凌晨2点半...这街上冷清的连条狗都没有,总而言之先走一走,不就是北平饭店么,应该大概...在长安街上???额不对,现在还没有长安街吧。

    “什么人!”刺眼的手电筒光线照在脸上,马龙吓得赶紧抱住路边的电线杆子。

    大头皮靴“啪嗒啪嗒”的声音由远及近,应该是守城军警在例行巡逻,蜷缩成一个球型的马龙被他们团团围住,领头的小兵把自己的帽檐往上一翻,露出孔令轩年轻瘦削的脸。

    “哎呀?龙队?”

    “哎呀,轩轩!!!”马龙激动的抱住他,引得周围的国军士兵们都嫌弃的向后撤了一步。

    “咳咳...马处长你别这么客气...”孔令轩左右环视了一下,把马龙从他身上扯下来。

    “马?处长?”

    “对呀,您是咱们国防部保密局北平站情报处的处长呀。”孔令轩眨着眼睛,尽可能多的为马龙传递信息。

    “word天...”马龙重新抱住了电线杆。

    “厉害了,word哥。”孔令轩向他伸出一根大拇指。



    在孔令轩的帮助下,马龙终于到达了1948年的北平饭店,从进门开始他就感受到了一丝紧张的气息,身穿制服的军警们将门口严密的控制起来,闲杂人等统统不得入内,不过看到马龙他们倒是很自觉的让出来一条专属通道。

    “我的官儿还挺大看来...”马龙碎碎念着,假装自己认识路一般的,笔直的往饭店里面走去。

    “马处长!”沉闷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诶!”马龙惊恐的回过头,看到了器宇轩昂的刘国梁。

    “刘...刘指导...”

    “叫我刘站长。”刘国梁指了指胸口的一排彩条,马龙假装自己看懂了,努力的点了点头。

    刘国梁绷住表情,把马龙带到了右手边的一道侧门。

    “尸体在里面,赶紧进去看看吧。”

    “是,刘站长。”



    沉重的雕花木门刚刚推开一道缝,就听见里面熟悉的两个声音正在激烈的争吵,马龙想着,嚷嚷的最大声的那个,肯定张继科没跑了。

    “妈的这是什么情况,没事儿闲的又穿越!”

    “张组长,你冷静点。”

    “废话你给我冷静一个试试?穿越就算了,还把我穿越成国军了!我们家八辈儿贫农,根红苗正,这哪儿说理去!”

    “委屈啥呀,就你一个是国军嘛?我不也是嘛?”

    马龙终于看清楚了正在拌嘴的两个人,美式装备大长靴的张继科,黑色制服白手套的樊振东...此时两个人正注视着站在门口的马龙,目光灼灼。

    “那个啥...没事儿我先走了...”马龙刚要溜,就被张继科拎着胳膊给扯进来。

    “矮呀妈呀还有一个活的诶~来来来,你是啥身份,快咱俩比比谁官儿大~”张继科一脸兴奋的翻着马龙的裤兜。

    “别翻了!我北平站情报处处长!”

    “哈?”张继科愣住了,“我靠凭啥你们俩的官儿都比我大?”

    趁着张继科怀疑人生的功夫,小胖把马龙拉到一边去耳语:

    “科哥是北平站行动处一组的组长,比你小一级呢,我是北平警察局的副局长,也比他大不少,刚才就嚷嚷半天了,非要刘站长给他升一级,结果被骂了,你习惯就好。”



    “所以说咱们是又穿越了呗?”马龙乖巧的坐在沙发上,问张继科。

    “多新鲜啊...你看不出来么?”张继科还在为自己的官衔发愁。

    “那这回怎么回去啊,还是抱在一起喊口号化蝶?”马龙放弃了张继科,转头问小胖。

    “没那么简单,刘站长找我们来说是有一桩凶杀案,可能是破了才能回去。”樊振东说着才想起来,这个房间里面还躺着一个死人呢,怎么就给忘了。

    白被单一掀,马龙吓得往后跳了半步。

    “有尸体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提前说嘛!!!”

    三个人蹲下来观察死者,一个西装革履的人趴在地上,梳着一头标准的海归发型,手里还握着一个皮箱子,张继科刚要去翻皮箱就被马龙制止了。

    “你没带手套,小心指纹!”

    张继科翻了个白眼:“整的还挺正规的...”

    于是由小胖下手把这个人翻了过来,死者的真面目显露出来的那一刻,三个人失声大喊:

    “邱贻可!?”



    原本的死人被三个人穿透屋顶的叫喊声吓了一跳,睁开了双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的,他换来了更大的尖叫声...

    “妈呀诈尸啦!”小胖指着邱贻可,手腕止不住的颤抖,天可怜见得,封闭集训高强度训练的时候他都没抖过。

    “别喊了...我不是邱贻可。”死人把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一撕,露出了里面的水谷隼...

    “妈呀水谷隼诈尸啦!!”马龙接着小胖的话头,接着喊。

    “小点声......”水谷隼强压着内心的妈卖批,尽量平心静气的说着,“本来指望你们仨能发现的,可是我忍不了,开头都2000字了,你们还没正经看一眼尸体呢,这不是开玩笑呢么!”

    他把手里的人皮面具一扔,继续说:

    “原本死的就应该是邱贻可,他是共产党派遣到北平的特派员,保密局截获了情报之后,对他进行了暗杀,就是酱紫。”水谷隼说完了自己的台词,准备继续死,被张继科一巴掌拍醒。

    “等会儿!那为啥死的是你啊,还套着邱贻可的人皮面具!”

    “废话,因为你们保密局里面有共党卧底呗!”水谷隼特别生气,“我跟你们说啊,老子已经杀青了,谁再拿巴掌拍我,我就把他带走!”

    单眼皮一翻,国际友人水小鸟重新死过去,演技完美逼真。



    小胖咬着手指上的死皮,总结归纳了一下:“所以说,我们是要找到保密局中的共党卧底?”

    马龙点点头:“看来游戏的规则是这样的。”

    张继科听完默默的从腰后拿出一把手枪:“总共不就咱们仨么,老子肯定不是,卧底就是你俩中的哪一个,干脆把你俩都毙了游戏就结束了。”

    小胖听完飞快的也掏出了枪:“哎哎哎,我也不是啊,我警告你别轻举妄动啊。”

    马龙也摸了摸自己的后腰...那里空空如也。

    “靠,欺负我一个情报处长没有配枪是咋地?!”

    这时候大门又重新被推开,一群人懒懒散散揉着眼睛从门外走进来,嘴里还絮絮叨叨的。

    “大半夜的穿越...让不让人睡觉了。”——北平站情报处破译组组长,许昕。

    “就是啊...过两天还有公开赛呢。”——北平站行动处二组组长,方博。

    “小胖呢...这回我俩怎么没在一块儿啊。”——北平站后勤处处长——周雨。

    六个人面面相觑,心里都循环播放着一行飘屏:

    How old are we!


评论 ( 63 )
热度 ( 327 )
  1. 杯盏浮月读书不高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好可爱hhhhhh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