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恶搞】队长,别开枪(贰)

写在前面:

有妹砸昨天留言说有些搞不清故事背景和人物身份,那么我来简单的梳理一下。

故事主要发生在1948年的北平城,此时我们国家已经结束了长达八年的抗日战争,正式进入了国共内战,也就是主要矛盾从敌我转换为人民内部的斗争...(我瞎说的,bo主理科生)

其中出场的人物身份如下:

马龙:保密局北平站情报处 处长

科子:保密局北平站行动处一组 组长

许昕:保密局北平站情报处破译组 组长

方博:保密局北平站行动处二组 组长

胖儿:北平市警察局 副局长

周雨:保密局北平站后勤处 处长

保密局就是原先的军统,对日战争结束后,改名为保密局,隶属国防部,但是换汤不换药依旧是臭名昭著的情报机构。

————我是根红苗正的分界线————

贰•攻守同盟

     刘国梁知道这六位主人公一定还在懵逼,为了让他们更好的理解剧情,当然也是为了能够再嘚瑟一回自己的少将军衔,他决定出面重新帮大家梳理一遍现阶段的情况。

    “咳咳,大家都在哇,我讲两句。”开过会的同学们都知道,只要领导说出这句话,一般起步就是半个小时。所以龙蟒獒胖雨博都各自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靠着,准备接受长篇大论的洗礼。

    “诸位,都是党国的人才,是哇,也是我们保密局的精英。”刘国梁刚起了一个头,就被小胖打断。

    “报告,我不是你们保密局的,在下隶属北平市警察局。”

    刘国梁眉毛跳了一下:“……怎么的,不然请樊副局长来讲!”

    “不敢不敢……您继续。”胖秒怂。

    “值此党国危急存亡之时,我等当竭尽全力为党国分忧,为蒋委员长分忧。”刘国梁提到了委员长的时候,脚下打了一个立正,正在放空中的六个人居然也蜜汁同步的打了立正……到底是国乒,演技还是相当在线。

    “就在前几日,我们保密局的情报处获得了一份可靠的情报,是哇,共党特派员邱贻可不日即将渗透进北平,他的手上有一份从延安带来的行动计划,这对我们十分不利。所以当机立断,我亲自下达了对邱贻可的暗杀计划,由行动处二组,方博组长执行。”

    听到这里,大家不约而同的看向方博……后者半张着嘴,做了一个委屈的摊手。

    “真不是我……我怎么会暗杀我叔呢?”

    “住嘴,跟一个共党攀什么亲戚,是哇,方组长你就不怕我给你安一个通敌的罪名?”刘国梁用手指戳着方博的脑门。

    “啊不对,我刚才说错了,什么叔啊,丫就是一个共党,泥腿子!妄图破坏我们国民政府的撼树蝼蚁!这就是没让我撞见,撞见了我一枪崩了他!”

    啧啧啧……在场的诸位都十分佩服方博这种变脸的技能。

    周雨这时候正好站在尸体旁边,于是他伸出脚轻轻踹了一下水谷隼。

    尸体睁开眼,周雨冲他做口型。

    周雨:“你都听见了吧?”

    水谷:“听见了,一会儿我就去告诉邱贻可。”

    周雨冲他比了个OK。



    说到底还是要抓卧底,刘站长说就在他们六个人中间,如果卧底的身份没有暴露,谁也回不去。一时间,空气里很安静,六个人互相打量着对方。小胖率先打破了僵局。

    “那个,时间不早了,我们局里还有事儿呢。”他走到门口指挥两个警察制服的小伙子,“把尸体抬走吧。”

    水谷隼终于可以退场了,他躺在担架上长舒了一口气。

    人都走到门口了,小胖突然回过头,冲着周雨说:

    “周处长,走不走?”

    如梦方醒的周雨愣了一下,加快几步跑到门口,握住了小胖伸过来的手。

    马龙盯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若有所思。

    “看什么呢?”张继科压低着嗓子问他。

    “呵,”马龙自嘲的笑了一下,“迷妹们之前怎么留言的来着,平时好哥哥好弟弟的叫着,球拍一挥就开始站队了。”

    张继科挠着下巴回答:“那没辙,谁叫人家CP稳如泰山呢。”



    剩下的四位同学依旧很尴尬……许昕看了看马龙又看了看方博,觉得很难取舍,于是他决定看一看文章的tag……

    獒龙,龙蟒,昕博

    靠……

    正在犹豫的时候,张继科走过来揽住了马龙的肩膀。

    “马处长,还没吃饭吧,咱们去天坛门口喝碗野馄饨?”

    马龙点了点头,临走之前瞥了许昕一眼,后者心里很不是滋味。

    更不是滋味的是方博,凭啥每次我都是那个让人家挑剩下的,不就是个抓卧底的游戏么,离了谁不行啊,老子就一个人玩儿!

    他气冲冲的想离开,许昕伸手拦住了他。

    “方组长,我有事儿想请你帮忙。”



    许昕从袖口拿出来一张纸条,上面写了简单的六个字:

    花市 庆丰茶楼

    方博疑惑的看着许昕,心里却默默的记下了这条信息。

    许昕:“这是我来之前,破译组的同事刚刚截获的情报,应该是邱贻可传递给我们六个人其中一个的。”

    方博:“你是说我们中的那个卧底?他也收到了?”

    许昕:“没错,现在只有我们俩和那个卧底知道这条消息,不如就来个守株待兔。”

    方博:“你说的有道理,可是其实你只是想找我陪你吃早点对吧?”

    许昕:“……闭嘴,走不走?”

    方博:“你请客,我就走。”



    常年在天坛公寓住的许昕对花市大街还是比较熟悉的,虽然仅仅不到百年,北平城已经物是人非,但是他还是凭借着自己强大的第六感,成功找到了庆丰茶楼。

    方博说的好,瞎子打球全靠感觉。

    两人找了二楼靠窗的一个比较隐蔽的位置坐着,此时天刚亮,小二带着惺忪的睡眼给他们上了一壶好茶,两碟油炸果儿,两碗豆腐脑还有一小碟咸菜丝。方博往桌子上看了一眼,表示这都不够我们国家队塞牙缝的。

    “小二,再来四个大包子,六根油条还有...两碗馄饨!”方博扯着脖子喊完了才满意的坐下来。

    许昕眯着他梦幻般的单眼皮,认真的跟方博说:

    “方组长,你点这么多不怕撑死?”

    “好不容易许处长请客是吧,宁可撑死也不能放过。”

    话不投机半句多!

    饭倒是上的很快,大概也是两人一身的军装比较扎眼店家不敢怠慢,毕竟方博作为一个行动组的组长,腰里可是别着枪的。

    所谓肚里有粮,心中不慌,两个人埋头吃了一会儿,稍微感觉肚子垫了个底儿,进食的速度才慢慢放缓,许昕一双月朦胧鸟朦胧的眼神,灵活的盯着楼下人来人往的大街,静候嫌疑人的到来。

    不到半个小时,马龙的身影率先进入了许昕的视线,他一不小心掉了筷子。对面的方博顺势看过去,嘴角微微一笑。



    “呦呵,马处长,也来吃饭呀?”方博从腰后把手枪拔出来,“哐当”一声拍在桌面上。

    马龙一愣,身后闪出来黑着脸的张继科。

    “怎么着,方组长?”张继科也把手枪拍在了桌子上,“饭钱带的不够,准备拿枪抵债是吗?”

    方博原本怔愣着脸,听到这话讪笑了几声:

    “呵呵,那倒还不至于。”

    场面一时间剑拔弩张,苦了两个没有配枪习惯的文职干部,许昕偷偷凑在马龙耳边问:

    “我能给咱们情报处也申请一下么?”

    马龙冷着脸,皮笑肉不笑:

    “行啊,有本事你找后勤处长周雨试试嘛。”

    说曹操曹操到,四个人就听见楼下一个军号嘹亮的声音正在点单。

    “小馄饨四碗,大肉包一屉,油条有多少拿多少,什么厨子一时做不出来这么些?那总之先来六碗豆腐脑垫个底儿吧!”



    其实他们都不想拼桌,尤其是樊振东,主要是害怕自己碗里的包子让别人吃了...但是既然大家又凑到一起了,不拼桌又不合适...于是六个人两两成群,各怀心思的吃着早饭。

    许昕看了看方博,两人交换了一下意见,率先开口。

    “马处长怎么想到来这儿吃饭啦?”

    马龙从豆腐脑前面抬起头,嘴角还挂着豆花。

    “我俩路过,正好继科儿说饿了。”被点名的张继科斜着身子一手撑着桌角,霸气的点了点头。

    “哈哈...”许昕干笑了两声,转头问周雨,“你跟樊副局长也是路过?”

    “我俩倒不是,”周雨一边说着,一边帮小胖把清空的碗摞起来,“我俩沿着护城河走,好多早点摊一看见我俩扭头就跑...不知道为啥,这不就这个茶楼跑不动,所以我俩就进来了。”

    许昕脑后垂下来无数的黑线......敢情小胖没穿越过来之前,这个副局长就是个饭桶啊,看把人民群众吓得,跟碰见了城管似的。

    两波儿人马各有各的说法,许昕一时间也无法判断,总不能这六个人里面就他跟方博是国军吧,那还玩儿个屁啊,可真是应了委员长的那句话,天下何人不通共啊。

    回去的路上,方博压低着嗓子问许昕:

    “那份截获的情报,你给马龙看过了吗?”因为按照道理来讲,马龙是北平站情报处的处长,许昕这个破译组组长作为下级,理应向他汇报自己的工作进展。

    但是许昕摇了摇头。

    “昨晚情报截的急,又出了凶杀案,我还没来得及向他汇报。”

    “那就先不要汇报了。”方博想了一下,认真的说着,“可能已经不安全了。”

    “那我可以信任你吗,方组长?”许昕突然停住脚步,此时太阳已经高高的挂在中天,照耀着他脑袋顶上的青天白日徽章,闪闪发亮。


评论 ( 32 )
热度 ( 217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