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恶搞】队长,别开枪(肆)

    

肆•迷雾重重

    等到张继科重回警察局的时候,正好迎面撞上出任务的樊振东,两人相隔一米都突然停住了脚步,随后赶来的方博看到张继科拎在手里开了保险的手枪,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科哥...那个啥...别这么认真,咱这就是玩儿呢,是吧...”方博举着两只手慢慢靠近,试图把他俩分开。

    樊振东倒是无所谓,歪着脑袋笑了一下:“怎么的,张组长这是要杀人灭口啊?”

    旁边的方博眨了眨眼,站在原地没动,他在思考着樊振东的话,也在观察张继科的表情。

    “少废话,我问你,水谷隼手里的皮箱呢?”张继科把枪举起来,方博赶紧上前抱着他的胳膊。

    “别走,走了火!快,快放下!”

    “我以为什么天大的事儿呢,不就是皮箱么,我交给我们局长了。”小胖轻描淡写的说着,扭头找周雨去了。

    张继科和方博大眼瞪小眼。

    方博:“你猜局长是谁?”

    张继科:“我说不是王涛你信么?”

    方博:“......”

    窗明几净的北平市警察局大院,采光最好的位置上坐落着局长办公室,张继科跟方博通报了一下,一前一后的走进那扇雕花木门。

    “喵~”

    方博&张继科:玘哥?!!

    是的,那个端着功夫茶沐浴在阳光下的撸猫死胖子,正是陈玘。

    “这完全不科学嘛。”张继科摊着手“都是老肖手下出来的,官衔差距咋这么大?”

    “大概因为,老子有雅典奥运会的金牌吧?”陈玘翘着脚。

    “老子还有大满贯呢...”

    然而不管张继科愿不愿意,他都只能屈服于这个既定的事实,并且想要看到水谷隼的皮箱,他必需要获得陈玘的批文。不过后者倒是很爽快的把皮箱扔了出来,张继科跟方博前后左右看了三遍,也只找到了一本《三国》。

    “就这?”

    “就这。”

    “你驴我是不是?”

    “驴你我是你爸爸。”

    “啊?!”

    “不是,驴你,你是我爸爸......”陈玘拼命撸着泰哥,假装刚才的口误没有发生。

    正在所有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刘站长突然召集了大家在他的办公室开会,会议气氛很凝重,尤其是门口还站着持枪的张煜东和徐晨皓...搞得大家进门的时候都觉得后脖子凉飕飕的。

    “诸位都辛苦了哇。”刘站长笑眯眯的从黄花梨木的办公桌后面站起来,六个已经习惯了角色身份的逗逼们轻车熟路的打了个立正。

    “效忠党国!”这一嗓子吼得气势如虹,完全看不出来一点社会主义接班人的样子。

    “可以可以~”刘国梁很满意,他觉得照这个演技发展下去,以后让球就不怕被观众看出来了。

    “今天叫诸位来,是有一件事要请教张组长,也请各位做个见证。”刘国梁话锋一转,眼神凌厉的望向张继科。

    “我?”后者显然很惊讶。

    “是的,就是你张组长,我想请问,水谷隼死亡的当天晚上,你人在哪?”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马龙甚至都没有在意,他带着一脸淡笑等着张继科的回答,却看到对方瞬间苍白下来的脸。

    “怎么不回答呢?张组长,这个问题很难吗?”刘国梁背着手在六个人面前踱着步,“用不用我帮你回忆一下?你的家跟北平饭店的距离最近,所以发现了尸体之后,保密局的值班人员第一时间拨通了你的电话,但是却没有人应答,是也不是?”

    会议室里面落针可闻,片刻之后传来张继科低沉的声音。

    “是。”

    “好!”刘国梁点了点头接着说,“凌晨一点三十分,巡城的警卫在大街上找到的你,那条巷子跟北平饭店只隔了两条街,是也不是啊,张组长?”

    面对刘国梁的咄咄逼人,张继科选择了沉默,因为对方说的都是事实。

    “张煜东,徐晨皓!”

    “是!”

    眼看张继科就要被带走,一直沉默的马龙却突然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出来。

    “且慢!”马龙快走几步拦在了徐晨皓和张煜东中间,“刘站长,我有话要说!张继科那天晚上是跟我在一起!”

    “哎呀妈呀,我啥也没听见!”周雨赶紧捂住小胖的耳朵。

    方博吓得抱紧了许昕...张煜东左右看了看,徐晨皓很嫌弃的用枪托子把他推开了...

    “这咋还有意外收获呢?”刘国梁不知道该笑还是哭。

    “不是你们别误会...继科儿就是在我屋里聊天...唠嗑...串闲话...真的。”马龙一张白里透红的小脸彻底红透了,跟本命年买的红内裤似的...

    “我们没误会,真的...”许昕带头表态,“这不就是纯洁的战友情么,懂!懂!”

    “就是,就是”周雨接着说“就跟小胖和隔壁队的花滑小公主一样,很纯洁,很战友!”

    樊振东:“雨哥你不提还好...你给我站住!”

    散会的路上,方博若有所思的走的很慢,渐渐落在众人的后面,许昕推着自行车回头望了望他,站在原地慢慢的等。

    “大蟒,”方博的眼皮耷拉着,视线不知道落在什么地方,他轻轻的说:“我有件事不知道应不应该跟你讲。”

    “不应该。”许昕一点面子也不给。

    “艹...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有话说有屁放!磨磨唧唧的跟个女孩儿似的。”

    犹豫了再三,就在许昕快要没有心思听的时候,方博终于开了口。

    “马龙说谎了。”

    “你说什么?”许昕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我说马龙,你的师哥,保密局情报处马处长,他说谎了!”许昕第一次看到眼珠子瞪得这么大的方博,他一瞬间觉得眼前的人很陌生。

    “你什么意思?”

    “张继科那天晚上根本不在马龙家,他在周雨的公寓里,我看到了!”

    与此同时,守着无线电监听器的林高远,终于在茫茫星海中捕捉到了那一瞬间的熟悉的感觉,这是邱贻可特有的发报手段,第一个音节很重,每六个音节会有一个微乎其微的停顿,如果不是这么多年的追踪经验,如果不是遇到了像熟悉自己一样熟悉他的林高远,可能这条发报就会被错过了。

    铅笔尖“唰唰”的响,在纸上留下一个个特殊的符号,邱贻可留给林高远的时间很少,只有短短的十分钟,却足以致命。

    “快!把这个交给破译组!”林高远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兴奋的说着。

    等到傍晚时分,一份成熟的译文就呈上了许昕的办公桌。

   【68】【12】【23】【308】【72】【170】【45】【255】......

    这一次难道只截获了这些无序的数字?许昕拿着报告看了又看...毫无头绪。他突然又想起了方博之前的话,张继科为什么会在周雨家,马龙又为什么会说谎...

    这个游戏,越来越好玩儿了。

评论 ( 16 )
热度 ( 139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