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恶搞】队长,别开枪(伍)

      

关于分区停电:

很多影视作品里面都有详细描写,因为电台的工作主要依靠电力支持,所以通过对特定区域停电来缩小范围,最终抓获地下电台,是一种很有效的侦查方式。

———我是戏如人生的分界线———

伍•抽丝剥茧

    由于新截获的电报根本找不到破译思路,所以许昕还是按照组织程序将电报的内容交给了马龙,对方看了也是一头雾水。

    “就是一张数字表?”

    “是的。而且我们先前也没有截获过这样的电报。”

    “会不会是一种新的联络手段,”马龙用食指敲着下巴,“毕竟他们已经通过内奸掌握了我们很多行动和消息。”

    “或许我们可以先发制人。”许昕的单眼皮精光一闪。

    “你是说?”

    “分区停电。”

    这可是个大行动,许昕带着林高远跟随移动的无线电监控车全城搜寻,樊振东则坐镇电力枢纽中心随时听从马龙的指挥,张继科和方博各带一队人马,脚踩自行车,子弹上膛,只要许昕一确定下来电台的具体位置,他们就会第一时间冲进去抓人。

    电厂老板是个熟人,波尔咧着阳光般的笑脸给了樊振东一个拥抱,然后被他腰间的手枪硌了一下...

    “Sorry,这里被接管了。”樊振东往老板椅上一躺,歪着帽子,一副兵痞的样子。

    “Why?”波尔摊着手,他一个德国人表示我们国家正极力从战败的阴影里走出来,就不能给予一点春风般的温暖吗?

    “不能,我们是同盟国,你们是轴心国,自己心里没数吗?”



    马龙的办公室里面摊着一张巨大的北平市地图,阡陌纵横的胡同小巷,每一座看似平常的平民小院,里面都可能隐藏着邱贻可的地下电台,他此时就是要与时间赛跑,在这茫茫的人海之中锁定那个敏感的角落。

    “报告!许组长汇报,敌电台已经开始工作!”

    马龙紧闭的眼皮跳动了一下,慢慢睁开...

    “给樊副局长打电话,拉西区电闸。”马龙知道对方留给他的机会不会太多,在邱贻可停止发报之前,他大概只有两次停电的机会,然而。

    “希望我的运气不会太差,呵。”

    林高远听到,耳机那边的电报信号,戛然而止。

    “龙队真有一套!”他兴奋的冲许昕喊着,两个人的监听车加大了马力冲向西区。

    与此同时,张继科和方博的队伍也一前一后的向着西区包抄。

    “告诉樊副局长,立刻恢复供电。”听到许昕的汇报,马龙并没有显得很高兴,这样的压力只会让他变得更加冷静,只要一点,再接近一点,他就可以抓获邱贻可,求老天爷,再帮他一次。

    樊振东笑着看着波尔一头雾水的脸,然后轻巧的将电闸合上,霎时间,西区灯火通明。



    “千万别放弃啊,老邱。”许昕带着监听耳机,密切的在仪器上搜寻那一抹闪动的信号。只要邱贻可再发几句,哪怕只有几个简短的字符,他就能获得他的大概位置,到时候哪怕是让行动组一个院子一个院子的搜,也能把他挖出来。

    终于,老天爷又帮了他们一次,熟悉的电报声又一次被林高远敏锐的耳朵感知到。

    “南边!大概只有三条胡同的距离,快!”

    张继科的行动一组此时已经到达了许昕身边,他右手一挥,八个训练有素的黑衣人跟随着他隐入黑夜中,自行车被丢弃,大头皮鞋也在行动前被换成了悄无声息的布鞋,张继科一双鹰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监听车的方向。

    “就在这儿!”林高远摘下耳机,许昕立刻从车厢后面探出一个脑袋,随着他的点头,张继科一脚踹开了路边一扇封闭的大门。



    枪声,居然有枪声传出,这在普通人耳朵里听起来像是炮仗一样的声音,却像一盆冷水把许昕从头浇到脚。

    “我靠,谁他妈叫你们开枪的!!”

   从监听车上连滚带爬的冲下来,许昕不顾林高远的劝阻第一时间冲进了四合院,里面乱糟糟的充斥着行动组的喊声,一阵阵焦糊的味道飘散出来,许昕在堂屋门口看到了一摊刺目的鲜血。

    “老邱!老邱!”他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变了,两条腿像是不听使唤一般的发软下去,要不是扶着门框,他一定已经跪坐在地上了。

    “喊绳么...跟见了鬼似的。”张继科从里屋拎着抢走出来,他的左手紧紧的捂着右臂,隐隐从指缝里透出来些鲜红。

    “继...继科儿啊。”

    “没事儿,就是让子弹擦破点皮儿,老邱没事儿,我也没事儿,放心吧。”

    这个人黑着一张脸,咧着一口白牙,嘿嘿的冲着许昕笑,然而后者却只想给他一个大嘴巴。

    “你丫吓死我了知道吗!艹,谁让你们动枪的!”

    “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么,啊,别生气了。”

    张继科用仅有的半条胳膊,揽住门口正在指着他鼻子骂街的许昕,他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就好像是里约奥运会的那场总决赛,输了的人是许昕,自己却比他还要难过,仿佛那个犯了错的是自己。



    “邱贻可翻墙跑了,我们没抓到。”张继科右手挂着绷带,一脸半死不活的样子正在跟刘国梁汇报。

    “人没抓到是哇?”

    “是。”

    “自己还挂彩了是哇?”

    “是。”

    “我倒是忘了,你zang继科儿,是什么打法来着?”

    “右手横板...”

    “哦, 你还知道哇!门口,一万米,现在就去!”

    马龙跟许昕在门口站着陪骂,看着张继科风一般的跑出去了。

    “那个...”马龙刚开口。

    “也想跑?”

    “不是...”

    “之前的电报破译了吗?”

    “没有......”

    “那还不去?在我办公室门口装仙人掌吗?还一对儿?”

    许昕拉着马龙跑的比兔子还快。



    樊振东背着手,在一片狼藉的屋子里面搜查,这里已经被张继科和方博带人翻了两遍,按说没什么线索了,可是闲着也是闲着,如果不给自己找点事儿做,回局里就只能给泰哥铲屎了,他宁可出来跟雨哥公费压马路。

    “邱哥跑的真快,还有时间把核心资料烧了。”周雨从里屋端出来一个铜盆,里面全是灰烬。

    “我翻翻。”樊振东带着白手套,准备下手,被周雨拦着。

    “你别想了,里面肯定没有烤白薯,也没有叫花鸡。”

    “那......万一有呢,是吧。”小胖吧唧了一下嘴巴,试探的说着。

    怎么可能有呢?他是共产党,又不是周伯通。

    然而樊振东还是从灰烬里面找到一片残存的纸片,虽然被火焰熏得黢黑,依稀还是能够辨认出模模糊糊的字迹。

    【天桥戏院•锁麟囊】

    这是一张,戏票?

    “哎呦,程先生的戏呀,这可是一票难求啊。”周雨不愧是后勤处长,识货。

    “邱哥还有心思看戏?”小胖顿时觉得当个地下党还挺滋润的,毕竟他们这些国军穿越来三天了,别说听戏,净给别人演戏了。

    “谁知道呢,程先生一个月就演一天,就是大前天吧......”周雨翻着眼皮回忆,小胖突然一拍他的肩膀。

    “那不就是水谷隼死的前一天么?”



    “局长,您帮我查查,大前天在天桥戏院的那场锁麟囊,都谁去看了。”樊振东抱着泰哥,一边顺毛一边说着,对面那个死胖子却不为所动。

    “那我哪儿知道啊,现在买票又不是实名制,一个大戏园子那么些人,我上哪儿去给你查?哎呀我都呆掉了。”

    “您要是不帮忙也行,以后泰哥的屎你自己铲,饭你自己喂,毛你自己梳,是吧,什么预防针啊,逗猫棒啊,这些花销你也别从雨哥的后勤处走账。”小胖手一撒,泰哥应声窜到陈玘的脸上,用刚刨过猫砂的爪子糊他一脸。

    “查!必须查!我现在就给你查!”


评论 ( 21 )
热度 ( 114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