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恶搞】队长,别开枪(陆)

关于党通局:

抗战胜利之后,国民党两大特务组织都改了名字,军统更名为:保密局;那么中统就更名为:党通局,全名:党员通讯局。

跟军统一样换汤不换药,依旧是做脏活的情报机构。

        

————我是泰哥的痒痒挠————

陆•初露端倪

    就在小胖以泰哥的铲屎权相威胁,让陈玘去调查邱贻可屋子里发现的那半张戏票的时候,马龙却带着张继科去了位于花市大街的那座倒霉的,庆丰茶楼。

    “今天不是巡查么,你让我带着人和家伙干嘛?”张继科指着身后的行动一组,跟马龙咬耳朵。

    “巡查有什么意思,直接封了茶楼搜人多痛快呀~”马龙回头冲张继科眯着眼笑了笑。

    “奇怪啊...”张继科站在原地挠了挠头,马龙已经先他一步进了茶楼大门。

    查封的过程倒是很利索,毕竟行动组老干这事儿,扛着枪把掌柜的和小二厨子们都集中在大堂里用麻绳捆好,客人自然早就是一哄而散。张继科拎着驳壳枪顶了一下脑袋上的大檐帽,横过来一条板凳斜挎着,茫然的问马龙。

    “然后呢?”

    “搜嘛,要说搜人您是行家呀~”

    好嘞...徐晨皓领着三个兄弟前后院的转悠,锅碗瓢盆都给掀起来看看,就连挂在墙上的簸箩都没放过,为了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像鬼子进村,徐晨皓已经相当的轻拿轻放了,结果还是摔了一个碗,引得大堂里的掌柜的骂骂咧咧。

    “你们这些官兵,就会祸害老百姓!”

    “呦呵?你嘴挺硬啊,再给我说一句试试?”徐晨皓把帽子攥在手里,张继科看他离着日本鬼子不远了。

    “我说了怎么了?不是我吓唬你们,别看你们现在牛气,一会儿等我们东家回来了,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好家伙,要不是有麻绳拴着,掌柜的准能把徐晨皓的鼻子咬下来...

    “我看,吃不了兜着走的是你吧!”马龙从后院走进来,轻巧的说着,他身后的几个兄弟跑过来,小声儿的在张继科耳边汇报。

    “组长...后院有间密室,里面还有电台!”



    搜出了电台来,大家都很震惊,最开心的要数周雨了,他欢快的哼着曲子,在今年的采购单子上划掉了一笔数字。不过大家纷纷表示,抠门可以,别开腔行么,自己人。

    “马处长和张组长辛苦了哇。”刘国梁适时的出来抢胜利果实。

    “谢站长栽培。”张继科点头哈腰的,“我这就连夜审那个掌柜的!”

    “我看谁敢!!!”

    门口一声怒吼,声若洪钟,周雨和小胖下意识的打了个立正...张继科则像是被雷劈了似的,突然背对着大门抱着脑袋,蹲在地上默默的念叨:

    “这货不是王皓...这货不是王皓...这货不是王皓...”

    许昕在背后偷偷的踹他屁股:“继科儿,你憋搁那自欺欺人了...除了皓哥谁还能长这么一张阖家团圆的脸啊...”



    怪不得之前掌柜的那么硬气,原来王皓就是庆丰茶楼的东家,而且人家来头大了,据说时任绥远省主席,党国著名的将军傅作义,是他远房表哥...具体有多远就不知道了,但是在北平行走起来也各个衙门趟平过,尤其是北平市警察局,人家说进就进。

    “这不是废话么...”方博小声跟许昕吐槽“警察局长是玘哥,那要是敢不让皓哥进门,估计明天连他玘哥他自己都能被轰出来。”

    王皓此时翘着二郎腿,跟刘国梁谈笑风生。

    “刘站长,您也知道,我虽然明面上说是个商人,但是在党通局,还挂着职称呢,是吧,那部电台是我的,您看?”

    “原来是这样,一场误会哇!”刘国梁一拍大腿站起来,指着张继科。

    “赶紧把电台给王先生还回去,还有人家店里的人,都给我放了!”



    浩浩荡荡的一场搜查活动草草收场...马龙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还没等同命相连的张继科过来安慰他,陈玘的人马倒是先到了。

    “不就是误抓了皓哥的人么,也不至于劳烦您亲自来护驾啊...”许昕陪着笑脸在门口拦着陈玘,结果被推开。

    “我找刘站长有别的事情。”陈玘举着那半张烧焦的戏票,在马龙面前明显的晃了一下,看到对方瞬间苍白下来的脸。

    刘国梁心说了,可拉倒吧,你就是给王皓报仇来了。

    看着陈玘进屋之后,樊振东很狗腿的立刻转换了阵营。于是陈玘领着小胖,小胖抱着泰哥,两人一猫六只眼齐齐盯着刘国梁,对方觉得压力很大。

    “那我就不绕圈子了,这么说吧,是有一件事情要跟刘站长汇报。”

    周雨给陈玘递了一杯茶,被刘国梁拿小眼睛瞪了...

    “这张戏票您先看看吧。”陈玘把那张烧焦了只剩下一半,但是该有的信息一样没落下的倒霉证据,递给了刘国梁。

    “哎呀,程砚秋先生的锁麟囊,好东西哇。”刘国梁也是个懂戏的。

    “那可不,千金难买,一票难求呀,这场唱的是《春秋亭》,好戏~”陈玘拿眼睛瞟了一下马龙,让樊振东去门口堵着,有他这个吨位在,谁也别想跑,要是敢动手,直接让泰哥挠脸。

    “啧啧,什么时候的戏,找时间我也去见见世面。”

    “5月18,大前儿,水谷隼死的前一天。”陈玘微微一笑,“刘站长就不问问,这张戏票我是从哪拿来的么?”

    “我不问。”刘国梁笑眯眯的看着陈玘噎在那。

    “不问我也说,哼~这是我们警察局在邱贻可的屋里发现的,别的东西都烧没了,老天长眼,让它留下来了。”

    第一次知道这个情况的其余四个人,大眼瞪小眼,许昕跟方博这俩没有素质的,交头接耳在后面说小话。

    许昕:“还别说,你叔挺会享受生活的,这么严峻的环境下还想着听戏呢。”

    方博:“拉倒吧,他那是装逼呢,只要进了戏园子,不出五分钟准睡着。”

    许昕:“不能吧,听说程先生身段可好了,邱哥就喜欢看这个。”

    方博:“你少来这套,让我管他叫叔,你们都叫哥,占我便宜是不是?别以为我傻听不出来。”



    “共党爱看什么不爱看什么,跟我们保密局有什么关系呢?”刘国梁被后面说小话的两个人闹得心烦,清了清嗓子接着问。

    “原本是没关系的,但是我们觉得这个时间很巧啊,你看头天你们保密局还在通缉邱贻可,他却大摇大摆的去戏院听戏,第二天,邱贻可果然死了,但却是带着面具的水谷隼,那你说他俩是啥时候互换的身份呢,好奇不师父?你说好奇不~哈哈~”

    众人:......〣

    刘国梁忍着骂街的冲动,跟陈玘说:“陈局长请你说重点...”

    “重点就是!”陈玘把手中端着的茶杯往桌子上一磕。

    “跟邱贻可一起看了这出《春秋亭》的,不仅有那位死了的水谷隼,还有你们保密局鼎鼎大名的情报处处长——马龙!”


评论 ( 15 )
热度 ( 132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