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胖球恶搞】队长,别开枪(捌)

            

捌•殊途同归

    张继科看了译文之后二话没说直接冲出了许昕的办公室。

    天边积压了好几日的黑云此时像终于找到了出口的洪流,降下大雨倾盆,许昕只来得及看到一个清瘦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漫天的雨幕里。

    没人拦得住此时的张继科。

    “站长,我要验马龙的身份!”

    刘国梁一个人安静的立在窗边,一道银色的闪电照亮了他晦暗不明的脸。

    “这个作者是不是没词儿了,翻来覆去就知道写这一句话?!”

    看着突然动怒的刘国梁,张继科被雨水打湿的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

    “薅羊毛你们也换个人吧?一天到晚盯着马龙干什么?”

    “站长,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不就是说马龙是日谍吗,方博已经替你说了!”




    没人能想到这一次抢先发难的人,居然是方博。他比所有人都早来一步,在雨中跟马龙进行的短暂对话之后,他重新回到了刘国梁的办公室。

    “站长,据我这几天来的调查,内奸有两个,一个是张继科,一个是马龙。”方博转着手里的青花瓷茶杯,小心翼翼的说着,甚至都不敢对上刘国梁的眼睛。

    “别闹,马龙才验过身份,你这孩子什么记性,属林高远的?”

    “我没说他是共产党,共产党是张继科。”方博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图摊在刘国梁面前的茶几上。“这是我找人画的,抓捕邱贻可那天现场的弹道图,根据墙上的弹孔显示,张继科胳膊上那一枪位置太蹊跷,很大的可能就是他自己用左手持枪打的。”

    刘国梁拿过弹道图,假装自己能看懂一般的认真研究起来。

    片刻,他抬起头: “嗯?你怎么不说了,张继科是共党,那马龙呢?”

    “马龙是日本方面的人,我现在还不知道他变没变心,但是他一定是吃双饷的。”方博的说话更谨慎了,他小心的抬头瞟了一眼刘国梁,看到了对方紧皱的眉头。

    “这一天天的,戏怎么这么多!”刘国梁终于恼了,丢掉那张弹道图开始在屋里转磨。

   方博吓了一跳,鼓足了勇气追上刘国梁的脚步: “凶案发生那天夜里,轮到我们行动二组值班,我亲眼看见张继科进了周雨家的公寓,可是后来当您质疑他当晚行踪的时候,马龙却出面来替他遮掩,您觉得这是为什么?”

    “你说是因为什么?”

    “因为他不是在保张继科,他是在保他自己。”方博稍稍提了一下声音,引来刘国梁的注视。

    “你继续说。”

    “孔令轩跟我证明,马龙那天的确是一个人来的凶案现场,但是在孔令轩遇到马龙之前,他去了哪,没人知道,但是,我知道。”方博低头喝了一口水,接着说:“他一直在情报处的监听室等候水谷隼的电报!许组长跟我说过,每周二的晚上21点,都有一个神秘的电台频繁的进行活动,林高远早就监听到了,他们按照流程正常的将这一情况汇报给了马龙处长,但是马龙却没有要求他进行后续的跟踪和破译,而是将这件事压了下来。”

    “许昕监听到的这部电台持续活动了多久?”刘国梁眯着眼睛问。

    “据许组长说,已经有半个月了。”

    “你怎么能证明那是水谷隼的电台呢?”

    “守城的第四师团跟我讲,水谷隼是在半个月前进的城,化名:谷鹰。而在案发当天,持续了半个月的电台活动突然中断了,正好时间都对的上。”

    刘国梁看了一眼方博,意味深长。

    “你刚刚只是证明了,每周二21点活动的那部电台,来自于一个日本人,而马龙处长对这个情报有失察之职,却并不能证明,马龙跟水谷隼有关。”

    “那我们就要重新提起那张《锁麟囊》的戏票了……”方博又从怀里掏出来一张戏院座位图。

    “陈玘之前只是查了个大概,就风风火火的跑来跟您汇报,所以才会抓错人。”方博微微一笑,从眼神中透出来些光彩。

    “我查到,马龙跟水谷隼的座位紧挨着,在戏台的侧面,属于一般听戏的人不会注意到角落。而邱贻可则在二楼,从他的位置刚好能将楼下那两个原本很隐蔽的位置,看的一清二楚。”

    刘国梁缓缓的点了点头:“辛苦方组长了……”

    “我第一次拿到这张座位图的时候,就想到了一个成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嗯,方组长很有长进,都会说成语了。”刘国梁频频颔首。

    “谢站长夸奖!”

    “你等会儿再谢,就算马龙是日谍,他又为什么要替张继科开脱呢?”刘国梁并没有被绕进去,他脑壳清明的很。

    “站长,我之前说了,马龙他是在救他自己。许昕早就因为电台的事情在暗中调查,马处长心知肚明,他需要一个人证帮自己开脱,张继科是最好的人选,因为他们同样都是在案发当天行踪不明的人,如果张继科出言反驳马龙,他自己也就解释不清楚了。”

    “那,张继科那天晚上究竟去了哪里呢?”刘国梁揉了揉太阳穴,这比三创还让他费脑筋。

    “我们的人只看到张继科进入了周雨家的公寓,却没看到他出来,但是我们找到了这个。”方博从怀里掏出来另外一张图片,是半个清晰的脚印,来自距离北平饭店一墙之隔的民房屋顶。

    “你怀里究竟揣了多少?你一次都拿出来……”

    “没了没了,真没了,这是最后一张……”

    刘国梁知道,这几乎就是铁证了,方博来之前肯定对比过张继科的脚印,半夜三更行踪不明,脚印出现在案发现场隔壁的民房,再加上之前巡逻士官的目击,他们找到张继科的时候,这家伙就在北平饭店两条胡同之外……上房还挺快的。

    “粉丝们猜的没错,到底还是这个臭小子...”



    看着刘国梁晾在自己面前的两张图片,张继科知道这一次说什么也糊弄不过去了,身份暴露就是暴露了,只怪他自己小看了方博和许昕,原来这两个看似总是在一边吃瓜的群众,背地里做了这么多调查工作。

    “要杀要剐随您。”张继科双手往前一摆,亮出了他那一副睡不醒的死样。

    “放心,一样都少不了你的,也少不了马龙的!”

    徐晨皓再次被叫进来的时候,几乎是懵逼的:“不是站长,咱们说好了,这次千万选对了啊。”

    “放心这次没错了...但是你要记好,张继科是共党,马龙可是日谍知道吗?”刘国梁抚摸着徐晨皓的大脑袋,亲切的说。

    徐晨皓点点头,半信半疑的走了。

    这一次果然没让大家失望,监狱长二话没说把两个都扣下了。众人焦急的在会议室里等待,一看到徐晨皓就急切的围上去七嘴八舌的:

    “怎么样?是不是抓对了?咱们啥时候能回去啊?”

    徐晨皓皱着鼻子好一会儿,才委屈的摇了摇头。

    “啥意思啊,抓错了?”

    “没有,抓对了...”

    “那导演咋说的?”

    “导演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评论 ( 23 )
热度 ( 106 )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