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因为发文来的这儿...话说这是哪...

巴黎往事——球迷(番外)

“阿诚平时看球吗?”
原本在认真读书的人,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还真有些叫人措手不及。阿诚细瘦的后背微微一滞,但也只是那么十分之一秒的停顿,他就继续手里的活计了,仿佛没听到明楼的问话。
得不到答案的人,推了一下自己的金丝边眼镜,循着声音望向不远处的人,看着他白净的手指间夹着一根光洁的银匙,正在漆黑如墨的咖啡杯里缓缓搅动。
于是明楼也有一瞬间的恍惚,那搅动杯子的手也曾经那样温柔的,小心翼翼的帮自己磨墨,在无数个灯火昏黄的夜里,静静的陪伴明楼。
“我的阿诚长大了。”
于是看球的话题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开始,又不明不白的结束了。
其实明楼是个不折不扣的球迷,这一点阿诚是知道的,只不过儒雅的明教授不会亲自挽袖下场踢球,...

【楼诚】昔年快乐

    经济系的同学们很惊讶,因为今天的明楼先生显得有些异常的兴奋,平时都将习题讲解到最后一分钟的他,这次居然提前了5分钟下课,尽管只有5分钟,已经足够让这条八卦从洗衣房传到学生餐厅直至两条街以外的薇妮咖啡馆。

    明教授的爱人来了,听说是从他们那遥远的故乡赶来。

    等到学生们绞尽脑汁用了各种借口到挤到明教授的公寓门口时,接待他们的却是一个面目清秀的男子。他拥有典型的来自东方的面孔,身材倒是像明楼先生一样高大,只是单薄些,这让他藏青色的呢子大衣下摆显得有些空荡。...

bo主是个干大事的

咸吃Kimi淡吃seb:

改自苗阜老师版的送情郎

一不叫你忧来呀,二不叫你愁啊

三不叫你穿错了,阿诚哥地青兜兜啊
阿诚地兜兜本是那青花瓷啊
情郎哥地兜兜是吹了气地黑毒蛇啊,呀咿呀咿儿喂
阿诚哥哥送他的郎啊(观众:呦呦)送到了大门东啊
正赶上这个军统站送来了王天风啊
毒蜂不如小弟毒蝎儿好啊
小毒蝎儿开错门滚到厨房下面条啊,呀咿呀咿儿喂
阿诚哥哥送他的郎啊(观众:呦呦) 送到了大门南啊
风衣中他就掏出了两张一百元呐
这一百给他的郎,应付那汪曼春呐
这一百给他的郎,购买头疼药,呀咿呀咿呦喂
阿诚哥送他的郎啊(观众:呦呦) 送到了大门西啊
一抬头他就瞧见了,有一个卖梨...

点梗专用

呼~终于完结了一个连载,大概可以轻松的玩会儿点梗游戏~请大家不要拘束,只要是我写过的所有cp均可~来玩儿呦

【谭赵】一发糖要什么名字

我基友给我的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披散头发笑到癫狂】
瞬间就鸡血起来了!
我会努力更新的……大概……嗯!
么么哒!!!!

什微:

·赠基友@读书不高 给基友提供更文动力。
·谭赵没有对手戏怎么办?别担心,lof上天天都有新剧本。
·私设严重,全靠脑补,不要谈论细节的常识,因为我真的不知道XDDD
·肉是什么,能吃么?

赵启平跟谭宗明坐进餐厅的时候,内心都要乐开花了,谭宗明是自己难得能看的上的有趣的人,这个有趣,他之前跟安迪解释的时候,安迪似懂非懂,他也解释的模棱两可,总之呢,论智商,论情趣,论善解人意,老谭是他遇到的最优质的男人。
关...

【楼诚】 采访稿 (脑洞一时开启瞎写的)

有一点我始终很好奇,不得不问出口,虽然可能在你看来,有些幼稚。你作为一个间谍的短暂生涯里,每一个孤独的夜晚是怎样渡过的?


其实夜晚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样的,你可以选择睡着或是醒着,这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一种选择罢了。


可是...我的意思是,毕竟你身边的朋友,亲人都离你而去了,哪怕是你的贴身秘书,他都发表了声明与你断绝关系,这样的孤独?


每个夜晚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孤独的,没有声音没有画面,不管你在白天是如何的被人们前呼后拥着,等到夜幕低垂,一切都走远了。只不过像我们这种人,大概会稍微的迟疑一下。


迟疑什么?


迟疑自己明天还是否能够看到天边的朝阳。

你刚才问我,身边的

【楼诚】大暑(污)(大家平安夜快乐~)

    上海的夏天总是有些难耐的,酷暑的天气里仿佛连柏油马路都化成一团,懒洋洋的扒在地上。在这样的天气里,明楼总是能不动就不动的,平日里严肃整齐的三件套现在穿起来,也像是一种酷刑折磨。可是阿诚就很喜欢,喜欢的恨不能天气永远都停留在这一刻。明楼总是想,这大概是源于他童年的悲惨经历,记忆中只要空气一转寒他就会立马裹上羊毛大衣,紧张的就像是在执行什么分秒必争的任务。

    所以在这样整府上下都昏昏沉沉的午后,就只有阿诚一个人乐呵呵的跑前跑后,明楼靠在书房的椅背上往窗外望去,只看到他挽了袖子在花园里浇水,雪白的衬衫不知

【楼诚】冬至(污)

    每到这个节气,都是明家大宅最忙碌的时刻,明镜说:冬至如大年。

    而且恰巧,明楼还是冬至这一天的生日,喜上加喜,往往要做好大一桌子的菜,有时候还会邀请挚友故交来家中一道庆贺。

    可是今年不同,明家上下冷冷清清,三兄弟两个在巴黎,一个在维也纳,阿香又被明镜打发回老家去看娘亲,在这东方孤岛一样的上海,竟然就只剩下当家的明镜一个人。想了又想,她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拿起电话,给远在法国的弟弟送上一个生日的问候。

    阿诚...

【楼诚衍生】【现代AU】猎风者 第七章(完结)(洪少秋X李熏然)(赠基友)

    那天晚上的谈话在李熏然杠铃一般的笑声中结束,他拍了拍洪少秋的肩膀,手指长久的粘着在那里,热度透过棉质的衬衫传递到洪少秋的心里,让他有一种难耐的焦灼感。大概是意识到了面前人的不适应,李熏然讪讪的将手收回来,在空中虚晃了一下插进裤兜里,一摇一晃的走了,走回他那间孤独的小房子。

    第二天一早,洪少秋接到了局长的电话,迎接他的是一份从省厅交接过来的档案,薄薄的牛皮纸封存着,属于李熏然的过去。

    “这个家伙!我还当他愿意为我违反纪律...敢情早就知道自己的解密期...

【楼诚衍生】【现代AU】猎风者 第六章(洪少秋X李熏然)(赠基友)

     技术部门在之后从山上那个假工厂里拆回来的电子设备里,找到了大量与境外联系的通讯记录,其中就包括了盗窃301研究所的数据硬盘计划,自此本案成功告破。洪少秋和他的小组领了个集体一等功,局长美滋滋的亲自跑过来把奖状给挂在墙上,洪少秋被李熏然捅了捅腰眼,满脸不情愿的找块红布当着领导的面把奖状擦了擦。

    “小洪啊,这次任务完成的很漂亮,尤其是跟你这个新副队啊,合作默契,一改以往的山大王作风,我很满意,省厅也很满意。”

    洪少秋想翻白眼,可是脚面被李熏...

【楼诚衍生】【现代AU】猎风者 第五章(洪少秋X李熏然)(赠基友)

     李熏然没想到张鲁一会搬出尹副厅长的名号,抱着胳膊在一边的他本来是想捡个热闹的,可是事情闹大了也不好,尤其是捅到省厅去。可是现在出口帮助张鲁一又难免会让洪少秋怀疑,思来想去的时候,洪少秋已经开始揪着尹正的裤腿掏他兜里的手机。李熏然眉目一转对上张鲁一的深沉的眼睛,已经是对好了口供。

    “不用打了!他的身份我能证明。”

    洪少秋不可思议的看着李熏然走到张鲁一面前,把他两手之间的银色手铐打开,扔回给尹正。...


【回梗时间】【荣石X许一霖】 月下魅影 (2)(这是你们非要看的续集,不怪我)

    两天后,上线给荣石送来了一份礼物,那个日本高官的死讯被清楚明白的刊登在《申报》的头版头条之上,最有意思的是,在文章的最后,他们把凶手归咎于军统蓝衣社的高级特工身上,让荣石看的啼笑皆非。

    “所以,蒋委员长没有给我发个嘉奖令什么的?”

    “哼,有倒是有,只是落不到你身上。怎么样,需不需要我帮你给重庆方面递个投名状啊?”

    “不劳您费心,我荣石要是想去,门路应该比你更多些。”...


【回梗时间】【荣石X许一霖】 月下魅影 (人设混乱,为基友bo主已疯)

 @旖旎灵狐 亲爱的,我想看荣石配许一霖的,想看荣石磕巴,和占有欲,怎么写随你,嗷嗷按你的我死不要脸的留言


————————正文——————————


   “苦哇~~~”

    三更半夜的来这么一嗓子,把睡梦中的荣石惊出一身冷汗,掀了被窝打开二楼的窗户往后街的小巷里看去,只见皎洁的月光之中,影影憧憧的站着一女子,长身玉立着水袖,眉目不甚分明,独自在月下起舞,身段窈窕似风摇摆柳,嗓音却凄苦难闻,低低转转像一记闷棍打在荣石的心上。那女子唱了一回牡丹亭之后便像脱力一般的靠着小巷青灰色的粉墙,独自...

【楼诚衍生】【现代AU】猎风者 第四章(洪少秋X李熏然)(赠基友)

    尹正连口晚饭都没吃就被洪少秋连夜送上了回省厅的汽车,坐在车里的尹正看着窗外一脸期许跟自己挥着小手的李熏然,突然有一种上京赶考的错觉。   

     此时夜幕低垂,晴朗的天空中嵌着繁星点点,一轮明月斜斜的挂在天上。尹正抬头看了一会儿,突然觉得眼眶有些发热。这样美好的世界,的确是值得他们这些隐于黑暗,猎风逐影的人为之奋斗的。   

    第二天一大早,洪少秋手里拿着一纸搜山令,雄赳赳气昂昂的重新...

【楼诚衍生】【现代AU】猎风者 第三章(洪少秋X李熏然)(赠基友)

     本以为专案组来了新成员,会给繁重的侦查工作带来一丝活泼的气息,可是不料想这个尹正简直就是个圆润版的洪少秋,年纪轻轻的就总是板着一张脸,一本正经的,叫李熏然总想去逗他。
    "小肉脸儿啊,你这个,报告写的不错嘛,文笔很好,小时候语文挺好吧?"
    "嗯。"
    "呦~我看你简历上写的,全市作文大赛一等奖…来,跟我说说写的什么题目啊。"
  ...

玩儿点梗~【庆祝粉丝数520】

粉丝数520~撒花~~(๑•ั็ω•็ั๑)蟹蟹大家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态度关注我,再开一个点梗贴,所有我写过的CP,都可以点~么么哒~

【楼诚衍生】【现代AU】猎风者 第一章(洪少秋X李熏然)(赠基友)

    “你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吗?”

    “总不会可恶过你...”


    洪少秋很讨厌这个从天而降的所谓将门虎子李熏然,不仅是因为他插手了这个被洪少秋视作个人领地的专案组,还因为这个小伙子绵里藏针的个性和那张很讨领导欢心的脸。作为一个警察,长成这样也太招摇了一点,洪少秋一边想着,一边习惯性的把自己桌子上新收到的情书和小礼物一股脑锁进下层抽屉里,看都不看一眼。

    不过市局特派下来的这个李熏然据说还是有些真本...

【楼诚】【回梗时间】谢谢,先生。(肉,慎入)

 @旖旎灵狐 肉肉梗啊,我想看个甜的,大姐发现楼诚有奸情,不能接受,要他俩必须分开,心想看大哥表白,想看阿诚鼓足勇气忤逆大姐,想看大姐心疼同意了,想看明台疯子助攻,想看大姐同意以后的肉,说了这多,不要打我

————————————正文开始—————————————


    明楼已经进小祠堂整整半个小时了,阿诚却只能跪在大厅里,焦急的等待。一直都谨小慎微的他俩昨夜到底还是露出了马脚,一次躲在厨房里的短暂亲吻,让大姐撞个正着。

    "明楼,去小祠堂等我!"

 ...

【楼诚】【回梗时间】最爱你的人是我(污)

 @朗月孤舟 这么着:一次任务,要杀一个日本高官,任务很危险,但是阿诚非去不可。作为领军人物,他不去,队伍不好带,明长官给他配了两个小组。最后,任务成功了,但是人员十之去八。阿诚九死一生回来后。滚之。我觉得再也没有逼劫后余生大肉的更合情合理的了!握拳!    

——————————正文开始————————————

    “你不用去。”
    “大哥,陈参谋还没回来,我不去谁指挥?”
    “叫明台...”
 ...

【楼诚】【回梗时间】能干的明长官(ABO生子设定)

回梗时间

@朕寒心至极 刚刚在微博看到的。某人知道老婆怀了双胞胎,第一句话居然是 “我怎么这么能干。”

————————————以下是正文————————————

    阿诚怀孕了...

    明镜喜上眉梢,明台忙的乱糟糟,偏偏罪魁祸首明楼不见踪影,叫大姐一天三个电话的夺命追问,结果却是从76号到政府办公厅,人人都说不知道。阿香说,大少爷恐怕是高兴的躲起来了...

    “这叫什么话!”

    明

点梗【大概可以一直玩】【长久有效】

最近在写一篇【楼诚】的ABO…无奈难产中…所以我想着大家也许可以来点梗,我来写点甜蜜的小段子之类的,不知道玩不玩得起来…


【楼诚】巴黎往事(六)

    “青瓷同志,你的小组已经暴露,组织上派我来通知你,尽快销毁所有机密文件,立刻进入休眠状态。”

    风暴来的这样快,阿诚连一丝预兆都没有觉察到,他的小组除了自己和已经转移到伦敦的“烟缸”,其余人全部暴露,此刻已经被秘密押往南京第一陆军监狱。这就是革命的代价,阿诚端坐在塞纳河岸的露天咖啡馆里,手指几乎要将雪白的印花桌布抓出一个破碎的洞。那些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消逝了,很多人在他的脑海里还只是一个代号,将来如果有一天,自己和“烟缸”也步入这样的结局中,那么还有谁能够记得他们呢,记得这些曾经鲜活的,...

【楼诚】大哥的书房

    明家有一间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进入的房间,时常落着锁,乌木的大门阴沉沉的,隔住一切深思算计,那是只属于大哥明楼和他的管家阿诚的私人空间。

    作为小少爷的明台最近却越发觉得好奇,大概是他离开家求学的日子太久了,家里的气氛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诡异,阿诚哥总是一整日的跟大哥闷在那间书房里,隔着一扇厚重的木门什么也听不分明。有一次明台半夜偷偷翻墙回家,却看到阿诚哥小心翼翼的从书房里退出来,回到他二楼的房间去,脚步轻的像一只猫咪。

    "阿诚哥,你为什么总

【楼诚】巴黎往事(五)

    清除"烟缸"的行动从一开始就很不顺利,仅仅只是接近目标所住的“汉克公寓”途中,明楼就一直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为了不引人注目他特意打扮成一个醉醺醺的工人,一摇一晃的在寂静无人的街道徘徊,装作找不到家的样子。

    明楼转过一个街角,突然假意扶着墙弯腰呕吐,一道黑色的身影没有来得及停住步伐,从他余光的范围里一闪而过。他慢慢直起身子,用沾满了油污的白色线手套蹭了一下嘴角,藏在蓝色工作帽下的眸子精光一闪。

    毒蜂的计划暴露了…他现在只能肯定这一...

【楼诚】巴黎往事(四)

    明楼没有想到会在报纸上看到军统蓝衣社的接头暗号,他拿着三明治的手停顿了一下,马上就被阿诚看出端倪。
     "怎么,早餐不合口味?"
     "哦,没有…味道很好,刚才不小心硌到舌头了。"
     "严重吗?"
     "没事,喝口水就好了。"
   ...

【楼诚】巴黎往事(三)

    阿诚回到家的时候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头,客厅的沙发上空空荡荡,往常这个时候明楼都会坐在这里看书,他的第一反应是出事了,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冲动,直接闯进了明楼的卧室。    

    人好好的坐在那里,低着头,原本梳的整齐的头发也垂了一缕在额头,眼睛隐藏在鼻梁的阴影里,落寞且孤独。

    “出去...”

    没有任何别的话,阿诚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下意识的往前迈了一步,立

【楼诚】巴黎往事(二)

    去世的老爷生前曾经说过,明楼将来是要做学问的。

    有时候阿诚也会好奇的拿过他的课本翻一翻,晦涩的词句和艰深的道理,如果没有铁一般的意志,他觉得自己根本坚持不了五分钟。可是明楼却依然如饥似渴的阅读着,尽管他曾经最讨厌就是经济和政治这两门课程。阿诚没有去问他为什么,自己并非象牙塔里的公子哥,如今中国的局势已徘徊在悬崖的边缘,明家子弟若想救国,大概也只有这两条路可走。

    “大哥,明天早上九点你有一个考试。”...


【楼诚】巴黎往事(一)

    明楼告诉阿诚,自己是被大姐赶到巴黎来的。

    他一个人提着扁扁的行李箱走在繁忙的马赛港的人群中,阿诚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大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阿诚。”

    好久也没有很久,不过是两个寒暑,明楼在暗中接受了军统蓝衣社的招募之后,便以进修学业为名把阿诚送到了巴黎,这样的突然,当时明镜也疑惑过,可是顾念到阿诚成绩优异,也就没有过多阻挠。...


1 / 2

© 读书不高 | Powered by LOFTER